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君侯总是被打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魏远之怒

君侯总是被打脸 细雨鱼儿出 2460 2020.08.28 22:19

  坐在主座的男子虽面如冠玉,一双眼睛却透着一股逼面而来的威严,听到自家军师的调侃,也不在意,淡淡道:“先生请坐,不过是小小的风寒,与我无碍,这次请先生过来,是想跟先生探讨探讨如何对付鲧州的刘家。”

  白术脸上掠过一抹微妙的情绪,在右下角的位置坐了,看了看主座上气宇轩昂的魏远,斟酌了一下语句道:“主公神勇,千古无二,不过半天功夫便收复了平洲。

  只是,这次虽说是刘家先偷袭咱们,但刘家在他统治的区域一向有贤名,何况刘家如今的家主刘通道主动给咱们递了求和书,言明这次偷袭只是他的叔父刘学艺个人的行为,并没有得到他的允许。

  如果咱们这时候还咄咄逼人,倒显得是咱们不对了,恐会落下个不义的名声……”

  话音未落,便听到一声雷鸣般的巨响,却是主座上的魏远狠狠地把手上的军报拍在了几上。

  白术身子一颤,竟不太敢看上头怒火仿佛化为有形之物迅速扩散的魏远。

  “我们咄咄逼人?先生说得倒是轻巧!一封请和书便能告慰我方无端战死的兵士?我来之前便说过,敢动我手下的兵士,我便血洗刘家以慰他们的在天之灵!”

  白术早便料到主公不会轻易听进他的话。

  他在主公身边这么多年,太了解他的为人了,主公的勇猛机智天下无双,但他自负,冲动,暴躁易怒。

  他就像一把能斩断天下万物的利剑,却独独缺少了一把好的剑鞘。

  但再怎么狗也是自己主子,只能受着呗!

  白术心里暗暗叫苦,连忙深深作了个揖道:“主公请息怒,这一回刘学艺偷袭我平洲,我们确实无端折损了不少兵士。

  然主公到平洲后,立刻便打退了刘学艺所率的兵马,抓到的俘虏悉数原地活埋了,刘学艺更是被砍头后,头颅被挂在平洲城城门示众三天。

  属下以为,这已经能告慰我方战死兵士的在天之灵!

  这时候若我们还步步紧逼,却是失了道和义了,传出去,恐会损害主公的名声啊!”

  感觉到上头传来的如山一般的威压,白术不自觉地出了一身冷汗。

  但他知道,这回是无论如何都要阻止主公的,主公意气用事、残暴狠绝的名声一旦传出去,小则没有能人将士敢来追随,大则影响民心啊!

  见上头的人久久没说话,却隐约能听到人在紧紧握拳时才会响起的关节摩擦声,白术暗道不好,连忙站起,双膝跪地大声道:“主公,得饶人处且饶人!要对付刘家,以后还有机会,但万万不是现在!”

  几乎是他刚跪下,便听到了上头那人猛地站了起来的声音。

  魏远快步走了下来,扶起白术,沉声道:“先生何必如此,对子望而言,你是如同亲生父亲一般的存在,你这样是折煞子望了!先生既然不同意攻打鲧州,不打便是!”

  白术这才暗暗舒了口气,然而抬眼见到魏远眼眸里的不快和阴霾,又是暗暗心惊。

  他知道自己这一跪,主公十有八九是会听自己的,但这个法子用多了就不好使了,可能还会让主公觉得自己在要挟他,引起他不快。

  白术不禁暗暗叹了口气,伴君如伴虎啊!

  想他拖着这把老骨头,还不知道能约束主公到什么时候。

  主公自小被胡人掳去,受尽折磨,是在滔天的仇恨和痛苦中长大的,会长成这般残酷狠戾的性子,也是无奈。

  他忽地,想到了什么,不由眼眸微亮,看向已经坐回了座位上的魏远,道:“属下听闻陈家那娘子已是在昨天到达冀州了,不知道主公可曾见过她?”

  主公至今孤身一人,也许他成家后,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和温馨,性子能变得包容温和一些。

  这是成大事者,所必须拥有的品质啊!

  魏远心底正不畅快着,听到他突然提起那女人,眼里霎时涌起浓浓的厌恶和阴戾,展开还没看完的军报,冷声道:“不过是区区一个女人,不足先生挂念。”

  白术看到魏远这厌恶排斥的模样,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突然,眼睛盯着军报的魏远道:“我知晓先生的意思,刘学艺率领的军队乃是刘家的精锐部队,他出兵刘通道不可能不知,甚至很可能,便是他命刘学艺出兵。

  然而他如今这一番作为,却是把锅都推到了刘学艺身上,这时候我若出兵,便是不义,不出兵,却是正中他下怀,解除了这次的危机。”

  白术一愣,忍不住深深作了个揖,“主公之智,亦天下无双。”

  这也是最让白术无奈的地方,道理自家主公不是不懂,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所以他天天做的就是约束一个性格暴躁的小孩不要一时冲动做傻事?有点心累……

  也不知道有谁能接手这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嗯,谁呢……

  白术不禁认真地在脑中寻找接锅俠。

  “主公。”这时候,一个温和清朗的声音响起,随即一个身穿铠甲面容清秀的男人走了进来,却是魏远的副将吕闻。

  见到白术,他先是朝他抱拳行了个礼,才走到了魏远面前,把一封信递给了他。

  “今天凌管事遣人送来了这封信,请主公过目。”

  魏远看了他手中的信一眼,淡淡道:“嗯,放下吧。”

  吕闻把信放到了几上,又开始跟魏远汇报军营里的一些事务。

  白术一直在下面看着,眼光不知不觉地汇聚到了吕闻脸上。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小子长得竟还有几分俊,主公身边一向没有女人,身为主公的副将,他算是最经常跟在主公身边的人了。

  莫非……

  白术不禁想起了民间的一些传闻,想着想着,身子渐渐僵硬了起来。

  好一会儿,吕闻终于报告完今天的事务了,朝魏远行礼告退后,又转向白术行礼。

  然而,心里有个不得了想法的白术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小子……有点碍眼。

  吕闻察觉到了白术眼里的打量和嫌弃,不禁微微一愣,困惑道:“可是我今天的装束有什么不妥?”

  白术连忙打哈哈摆手,“没有没有,老夫只是突然发现吕副将这几天又俊了,不知道日后会便宜哪个小娘子哦!”

  吕闻哪里想到白术会说这种话,脸微微泛红,连忙跟他行了个礼,就走了出去。

  白术却发现,刚刚他在跟吕闻说话的时候,主公似乎抬头朝他们这里看了一眼,心里不禁一咯噔。

  主公竟然那么在意吕闻的婚娶之事?

  想了想,他痛心疾首地转向魏远道:“主公,属下心中有个疑问,已是折磨了属下多日,望主公可以如实告知,主公一直不愿意接近女子,可是因为主公……喜爱的是男子?!”

  

举报

作者感言

细雨鱼儿出

细雨鱼儿出

新书期,继续求票票啊~

2020-08-28 22:1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