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狼牙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232 2019.06.22 09:00

  这些日子以来公子对红烛的态度早就被美燕和春花两人注意到了,晚上休息的时候,春花和美燕在美燕的房里大聊特聊。

  春花在坐榻上盘起腿来,对美燕说:“这个红烛,最近到底是对公子做了什么?公子对她是越来越好了,真让人看不顺眼。”

  美燕嫌弃地看了她一眼,缓缓回了一句,“是啊。”

  春花叉腰,夸张地说:“小人得志。我真是看不过去了。她才来这里多久。今天公子点名说不要其他人服侍吃药,只要红烛服侍。美燕姐,你说气不气人。”

  美燕在脸上抹着什么东西,有一句没一句地回应春花,“那就让她服侍呗,谁还愿意上赶着服侍不成。你以前不是老是抱怨,不想伺候公子吃药的吗,怎么现在又想伺候了。”

  春花看美燕毫不在意,着急地说:“美燕姐,你不知道,最近公子对她是越发重视了,自从上次她从外面回来以后,公子一句重话都没有对她说过。她一定是趁着给公子喂药的机会在公子面前大献殷勤了……”

  美燕放下手里的瓶子,说:“得了吧,就她这笨嘴笨舌,脑子不拐弯的样子,还不如你。能说什么!而且她不是这种搬弄是非的人,你放心吧。”

  “不是,美燕姐,这怎么听起来像是你在夸她呢。”

  “我夸她干什么,还不就是事实吗。”

  春花皱眉,“可是她越来越受宠也是事实。现在公子对她是最好的了。”

  “公子对她好有什么用。你也清楚公子的脾性,他的喜好来得快去得更快。而且被公子喜欢简直是自找麻烦,倒了大霉了……我是说,好就好呗,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丫鬟而已。你要是不解气,大不了就私底下对付她一下,你不是经常这么干的吗。”

  “也是。美燕姐不也常常这样作弄她吗。”

  美燕听了这话眼睛一瞪,“谁说的,我可没有,我一直是公事公办,大公无私的。”

  “……是,是美燕姐,美燕姐最公正了。”春花陪笑。

  ……

  当然,春花的机会很快就来了。

  春花一到后院就听见吵闹声。只见红烛与小玲在争执。

  “干什么呢!吵什么吵!”春花大声呵斥她们。比她们吵架的声音还要响。

  “春花姐。”小玲一见到春花,就跑过去,向春花诉苦,“春花姐,你可要给我做主啊。红烛真是欺人太甚。”

  “我欺人太甚?”恶人先告状!

  “春花姐,我只不过是跟她拿项链来看一下,她就跟疯了似的。”

  “你没有跟我拿,你是擅自拿我的项链。”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偷你东西咯!”

  “难道不是吗!”

  “一条破项链有什么稀罕!都不知道是什么恶心的玩意儿。”

  “你才是恶心的玩意儿!”红烛大声骂小玲。你这个贼,竟然还敢说伊思的护身符是恶心的玩意儿。

  “春花姐!你看!你看!她又骂人了,她实在是太过分了。”小玲指着红烛躲在春花身后。

  “骂的就是你!”红烛指着小玲。

  “够了,红烛,你太大胆了,小玲比你先进府,你不可以对她这么无礼。”

  “那她就可以随便不经我同意拿我东西了吗!”

  春花看她不依不饶,十分硬气,真是气不打一处来,突然想到,这不是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好好治治她吗,让她吃点苦头。

  “够了,你太放肆了。”春花大声说红烛,“这是什么东西,你那么紧张,不会是情郎送的吧,让我看看。”春花拿过小玲手里的红烛的狼牙吊坠。春花嫌恶地左看右看,看不出什么名堂,“这是什么?哪里来的,你说清楚,否则我就告诉美燕姐,治你的罪。”

  “我有什么罪,这是我的东西。”

  “这种东西看着就邪性,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个是用来做什么的,你老实讲!”

  “什么都不做,就是装饰。”

  春花哼了一声,“我看不像,不会是从哪里学来的妖法,要害人吧!”

  “什么妖法,当然不是!”

  “你,不可信。我要告诉美燕姐,好好问清楚。你等着。”

  眼见春花要拿走她的狼牙,红烛大为紧张,要是被她们拿走不知道还会不会还给我。“你不要拿走我的东西,还给我!”红烛上前抢夺狼牙。春花不给,两人争抢起来。红烛力气大抓住春花的手不放,把春花的手腕扼得生疼。“你给我放手。小玲你还看着干什么,过来帮忙啊!”

  这时楞在一旁的小玲冲上来拉住红烛。

  红烛被两个人拉住,非但没有怯懦,反而越发愤恨,使出更大的力来。今天一定要抢回狼牙!

  三个人扭打起来,她们抓住红烛的头发,红烛抓住一切缝隙,用拳头打她们的脸,用膝盖踢她们的肚子。现场简直是鸡飞狗跳,尘土飞扬。

  “住手。”

  “快住手!你们在干什么!疯了吗!”

  原来是梁怀信和美燕。

  他们二人好不容易把三人分开,美燕累得气喘吁吁。

  “发生什么事了?啊?”

  此时三人均是披头散发,满身泥土。红烛把头发从嘴里噗出来。春花见她如此,摸摸自己的脑袋,有一块地方已经秃了,急得要哭了,“这个疯婆娘,把我头发都咬掉了。”小玲摸摸头,还好没事,赶紧缩在一边。

  红烛还是气鼓鼓的。像一只充了气的皮筏子。“她们拿我的东西。我要她们还给我!”

  “什么东西。”美燕拿过项链看,不知道这是什么。

  春花凑上来说:“美燕姐,这不知道是不是她们那家乡的害人玩意儿。看这样子就不是好东西。”

  “你胡说,这只是装饰。”

  美燕第一次见红烛那么大声说话,不置可否。怀信上前拿了项链来看。

  红烛看着他,不知道他会说什么。

  “这是狼牙。”

  红烛听他这么说,吓了一跳,他知道?

  “狼牙?”其他人都惊讶地问。

  “是,可是只是一种普通的小装饰而已,并非有什么作用和意义。”怀信这样说着,随意地将狼牙还给了红烛。红烛赶紧捏在手里。

  美燕说:“真的吗。”

  怀信板了板脸,“难道代总管不相信我说的话?”

  “没有没有,自然是信的。”,美燕转头对其他人说:“就这么点小事,你们弄得不得了了似的。行了行了,散了,以后别这么大呼小叫的,吵到公子看你们怎么办。都干活去!”

  “可是美燕姐,你看我的头发……”春花还想美燕替她骂红烛。

  “行了,你头发本来就容易掉,早点晚点都是要掉的。”美燕挥挥手,不耐烦地把她们都轰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