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顶嘴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045 2019.07.03 09:00

  太子齐光的侍卫在他的耳边耳语了几句。太子一听立刻皱起了眉头,“什么!”

  “你跟我来,我有事跟你说。”齐光急急走出了屋子,把流云叫走了。

  “母后被抓了,现在在地牢。”

  流云没有明白,“夫人被抓了?为什么?”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父王派人带走了母后,直接送到了地牢,说是母后用法术害了灿然。”

  流云大惑不解,夫人怎么会害三殿下呢,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一定是一个误会,夫人是绝对不会伤害三殿下的。”

  “我们知道,难道父王就不知道吗!这其中一定是有人在搞鬼。我们现在就去找父王。”齐光带着流云一行人快步离开,去查明金王后的事。

  怀信走出了灿然的寝殿。

  红烛问怀信,“公子他怎么会突然就这样了?早上还是好好的。”怀信似乎不愿意细说,只是说三殿下发生了意外。

  这算什么意外,能意外成这样?

  “意外……”

  “恩。”

  “为什么不告诉她三殿下发生了什么事,金王后都已经被抓起来关进大牢了,告诉她又有什么关系。他不说。我告诉你。”急性子的承勇从外面进来院子,听到红烛的询问就说:“三殿下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是被他亲娘害死的。”

  “什么意思!”红烛说。

  “他亲娘,就是王后作法害死了她的亲儿子。”

  “为什么?”

  “为了让自己的法力更强大,让自己回复青春。王后作法要了三殿下的命。”

  怀信喝止承勇:“这是还没有定论的事,没有亲眼所见,不要胡说。”

  红烛感觉很累,这是个什么世界?她扶住墙不让自己因为腿脚发软倒在地上:“这都是什么?亲娘怎么可能为了这种事就害死自己的孩子,太残忍,太不可思议了。”

  “王后现在已经被关进了大牢。她就是个妖妇,希望快点处置她,别让她再害人了。”

  “你别说了。”怀信制止承勇再说。

  这时凌岫也出来了。他看了看红烛,对怀信说:“你看看红烛的脖子有没有伤到?”

  怀信疑惑道:“红烛姑娘你脖子怎么了?”

  “之前,灿然刚断气的时候曾经掐住她的脖子。”

  “啊!”承勇吓了一跳,“你快给她看看,会不会中毒?”凌岫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我应该没事吧。”红烛听承勇说什么中毒也紧张起来。

  怀信上眼看了看,没有伤口,只是略微发红。“没有伤着,放心吧红烛,不会有事的。”

  凌岫示意美燕把红烛带回房。

  等她们走后,怀信对凌岫说:“她知不知道灿然死后她要……”

  凌岫说:“应该不知道,先不要告诉她,让她休息一下,灿然的事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凌岫已经告诉底下人也不要对红烛多嘴。

  ……

  “我没事的,不用扶着我,谢谢你,美燕姐。”

  美燕看了看红烛煞白的脸,放开手,叹了口气:“不用这么客气,遇到这种事我也是很同情你的。虽然平时我们关系一般,但是看你就要……我也于心不忍。”

  红烛不明白就要什么“就要?就要做寡妇么?”

  之前凌岫提过不要告诉红烛望南国的嫁娶丧葬的风俗,所以红烛应该是不知道这些事的。美燕心里偷乐,脸上却展现出怜悯的样子,她摇摇头道:“做寡妇也就罢了。王族过世后,他的妻子是要陪葬的。王上已经下过赐婚的诏书了,你已经是公子的妻子了,也就是说,如今公子出了意外你是要陪葬的。”

  红烛看着她,她在笑,红烛十分肯定,虽然她努力遮掩着笑容,但是她心里在笑。红烛想不到为什么美燕会这么讨厌自己,但现在已经无所谓了,不是,是从来就没有什么所谓。

  “你不用可怜我,更加不用假装可怜我。你从来就没有对我心存过善念,事到如今你又何必忍得那么辛苦。你要是想笑就笑出来吧,你做什么我都不在乎。”

  美燕惊讶红烛居然这么直白地说出来了,“你,这是什么态度,居然这么对我说话。”

  “怎么了,我这么对你说话有什么不可以吗。我就算死了也是夫人,你不过是丫鬟。”

  “我也可以做夫人,只不过你是看不到了。”美燕心想跟我斗嘴,你还差得远呢。

  红烛笑道:“你要做谁的夫人?二殿下?那恐怕我是看不到了,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美燕气急了,“你现在倒是会还嘴了!哼,可是死到临头,你也得意不了多久。”

  “我能得意多久不用你担心。你就慢慢等着二殿下娶你吧。”

  要是以前,红烛怎么都会忍下来的,她一直都抱有在不危害自己的性命的前提下得过且过,不与别人发生冲突的准则。但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红烛像是故意要发泄一下心中郁积的压力似的说出了狠话。

  红烛回到自己的房间,靠着胡乱推上的门滑到了地上。刚才与美燕的一番话已经耗尽了红烛所有的力气。她气得脸上由红转白。

  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好像不是真实的。红烛现在脑中一片空白,像是被抽掉了思绪。她眼眶充盈的泪水终于滴落下来,睫毛像江南大雨天不停滴水的屋檐。她的面纱今天已经湿透过好几回了。

  早上出门前还嘱咐过自己早点回来的那个少年如今已形如枯槁,无知无觉,既没有血肉也没有灵魂。

  红烛只要一闭上眼,眼前就全是他空洞的眼神和颓然大张的嘴,像一个黑洞,展现在红烛面前,并且无限扩张开来,吞噬了光,吞噬了灰尘,吞噬了红烛的脚,然后是她的身体,她的脸。

  回想刚才美燕说的话。陪葬,她是要陪葬的。红烛虽然想过很多坏的结果,比如被逼随便嫁给一个什么人,被平安侯抓回去严刑拷打,或者被太子折磨死。但是却从来没有想过陪葬这个结局。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可是现在,红烛不想挣扎了,甚至一动也不想动,就这样紧抱着自己睡过去,睡到地老天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