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意外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175 2019.07.02 09:00

  暮王已经下了赐婚的诏书,选定了良辰吉日,三殿下与红烛便可成婚。但是事实上,自下诏书之日起,红烛就可以算是灿然的妻子了,不过如今红烛依然如往日一样做着粗活。

  一大早,红烛便应美燕的吩咐,开开心心地外出采买去了。

  可是一回到府里,红烛就感觉气氛不同往常。府里怎么多了那么多不认识的人?他们不是府里的家丁,他们来干什么?红烛看见府里的几个人都偷偷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红烛,你终于回来了!你快去看看公子!”春花见到红烛急忙奔出来说。

  “公子怎么了?”

  “公子不行了。”

  “啊!”

  红烛一瞬间下意识地觉得春花在跟自己开玩笑,不过一想,春花也不可能开这种玩笑。红烛急忙跑到三殿下的卧房外。

  屋里站着许多人。有太子和流云,有医庐的几位大夫,还有府里的下人们。屏风之内,灿然床边站着医庐的主事和怀信。凌岫坐在灿然的床头边,他拉着灿然的手。屋里的美燕看到红烛,立即把她拉到房里。

  众人看到来人是红烛,默默侧身让她来到床边。凌岫看见红烛,立刻让开了位置,让大家都出去。

  所有人都让到了屏风外面。

  怀信看向医庐的主事,做出询问的表情。主事摇摇头。整个房间里虽有有那么多人但是一点声音也没有,静悄悄的。

  灿然靠在床头吃力地抬手,他的脸色白中有青,面颊比往日更加消瘦。红烛立刻拉住了灿然的手。灿然说:“红烛,你回来了。”

  红烛一见他这么虚弱的样子就忍不住哭了:“怎么会这样,早上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一会功夫。发生了什么?”

  灿然说:“红烛,这一天迟早要来,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我对不起你,我只是想要你在我身边,我以为我一天天在好起来,我以为我还可以活很久。我不是有心的。”

  红烛的声音已经几近于呜咽,“不要这么说,你会好起来的!你不会有事的。”

  “我也曾经这么以为,我以为有一天我能自己站起来,像大多数平常人一样生活。可是始终都是我想得太好了。”

  “不是的,公子,你会好起来的,会有那么一天的。”红烛听他这么说眼泪已经沾湿了面纱。

  “红烛你哭了,你是在为我哭?你对我真好,如果我能一直都记得你就好了,听说人死了以后就不会记得以前的事了,我想我会把你都忘了的,红烛,可是我不想忘记你,不想什么都记不得了。”

  “不会的,你会记得我的,不不不,你不会死的。”红烛的眼泪从眼眶里滴落下来。

  灿然用力想坐起来,红烛扶住他,然而他始终没有力气,挣扎着还是失败了,无力地躺了回去,由于刚才的尝试,费尽了他的力气,他喘着大气地说:“听说……地府是很恐怖的地方,到处都是孤魂……野鬼,它们会在我身边不停地喊叫,呜呜地。我……做过的错事都会一笔一笔地被算清楚,我害过的人,都会回来找我,要我偿还,我要日复一日地受着酷刑,伤口长好了又裂开,长好了又裂开……”

  “不是这样的,公子你不要想这些,没有那种地方,大夫会治好你的。”

  凌岫站在屏风外,听到他们的话,眼眶都红了,他的眼泪都要憋不住了。

  三王子还想说话,他的呼吸急促,但是只是张张口,没听见出声。“你说什么?公子?”红烛听不清他说了什么,低头贴近他,想要听清楚一点。

  灿然说:“我不想一个人在那种地方待着……我害怕……我不想一个人在那里,我真的害怕,你陪我吧,你要陪着我……”他断断续续地说着,气若游丝,语无伦次,好像害怕自己会死,害怕得癫狂了一般。

  红烛已经哭得泪眼模糊,“不会的,你好好休息吧,不要想那些不会发生的事,你不会死的。”

  “不,不,我不想,我不,你陪我一起去……”灿然突然安静了下来,连喘息声都没了。他的眼睛睁着,眼珠没有任何光彩,一动不动。

  红烛端详他的脸,许久灿然都没有任何反应。

  “公子?”红烛感觉他已经没了声息。红烛的心跳似乎漏跳了一拍。不会吧!公子你可不要吓我!

  “公子?公子!”

  听到红烛的叫喊,凌岫和大夫们都冲了进来。

  凌岫把红烛扶起来,让到一边,让医庐主事看看灿然的情况。

  主事仔细看了过后向凌岫说道:“回二殿下,三殿下已经仙逝了。”

  “啊?”红烛哭出了声。凌岫一时也说不出话来。

  主事让了出去,出去把这个噩耗告诉太子,好让红烛和凌岫过来看灿然。

  红烛无力地跪倒在灿然床边,泪眼婆娑,脑袋里一片空白,只是呆呆地看着灿然。

  凌岫轻轻按了按红烛的肩头。他的内心其实应该是比红烛更加难过的,相处了这么多年的弟弟,那个那么依赖自己的弟弟,现在却这样毫无声息地躺在自己的眼前。凌岫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他转身去擦眼泪。

  正在二人沉浸在悲痛之中时,本来一点鼻息也没有的灿然突然睁眼,猛地弹起身。红烛被他吓了一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灿然掐住了脖子。“啊!”红烛慌张地想扯开灿然紧紧掐住自己喉咙的手,可是他的手此刻仿佛坚如磐石,怎么也掰不动。

  凌岫听到红烛的喊声,立刻去帮红烛脱险。

  凌岫用力把灿然的手掰开,把红烛从灿然手中救出来。红烛吓傻了,拽住凌岫的衣服看着灿然。此时灿然重新躺了下去,又毫无声息了。

  医庐的大夫们还有太子,听见响动都跑了进来。主事小心翼翼地探测了灿然的鼻息,确认确实是死了。刚才是回光返照吧。

  “红烛你没受伤吧?怀信!带她出去!”凌岫说。

  红烛摸摸自己的脖子,只是仍然惊魂未定。她看着灿然的样子,惊住了,“你们看!”灿然的身体迅速干瘪下去,像是已经死了很久了。

  凌岫挡住红烛的视线,让红烛先出去。

  “红烛?”红烛一直看着灿然,看得入了神,直到凌岫说第二遍才稍微清醒过来,慌慌张张地出去。

  红烛出去,看见流云,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流云的眼睛也红红的。看见红烛哭得撕心裂肺,紧紧抱住了红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