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二章 闺蜜(二)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236 2019.08.22 21:42

  “我知道。”红烛仿佛是自言自语。

  “你知道?”

  “我知道金王后不会害死三殿下的。我见过金王后,我相信她不会那么做的。”

  “对,你见过夫人的。”

  “哦对了,你还没说完呢。后来呢,后来美燕怎么样了?春花呢,大柱呢?”

  “他们呀。你别急呀,我一个个给你说。”流云提了提被子,刚要说,就发现有一个人偷偷摸摸地坐到了床边。当然是秀秀了。

  “嗨嗨嗨,这个美燕我也知道。拿着鸡毛当令箭的货。讨厌得很。”

  “你也认识美燕?”

  秀秀把腿一盘,“我知道啊,见过几次,对着小丫鬟都是趾高气昂的样子,从来没有好气,对着比她品阶高的就一副媚相。是那个美燕吧。”

  红烛点头,“应该是。”

  “接着说啊,流云将军,接着说。”

  流云被秀秀的自来熟搞得很茫然。不过美燕春花的事也也不是秘密,而秀秀看起来就是朴实善良的人,流云也不介意让她听到。

  流云说:“春花因为有身孕暂时安排到二殿下府中了。大柱么,被派去做苦力了。至于那个美燕,原本她理应被问斩的,可是有人替她求情,所以就留下了她的狗命。”

  “你说过了,有人替她求情,谁替她求的情?”

  “你怎么都猜不到,是你的旧相识。”

  “我的旧相识?什么人?”

  “萧青莺呀。”

  “青莺?呃,你是说萧夫人?”

  “恩,对,萧夫人。”

  红烛不解,“青莺怎么会替她求情呢?她们难道有什么交情吗?”

  “呵呵,”流云冷笑,“她们有什么交情我不知道,可是总归不是什么好交情。”

  “此话怎讲?”

  “那个萧夫人可不是省油的灯啊。她虽然替美燕求了情,让她免于一死,可是,却让美燕生不如死,我想,要是美燕早知道萧夫人会这样对她,一定觉得还不如一早就一头撞死的好。”

  “青莺到底做了什么?”

  流云啧啧称赞,“萧夫人将美燕赐给了平安侯。啧啧,心狠手辣,萧夫人真是值得敬佩啊。”

  “啊?”

  “恩。”

  “你说平安侯,是那个平安侯吗?”

  “什么这个那个的,还能是哪个。就是那个色眯眯一口烂牙,还把你脸弄成这样的平安侯。”

  红烛听罢,噌地坐了起来。

  “哎哟你干嘛?”

  “真的啊!平安侯!”

  流云也坐了起来,“对啊。你激动什么?”

  “你们怎么了?”秀秀也好奇地问。

  “呵,真没想到,代总管落到了平安侯的手里。啧,那她还活着吗?”

  “活着吧,反正我离城之前没听说她死了。”

  “虽然不应该,但我觉得挺开心。”红烛皱着眉笑。

  “你这是什么表情?又是愁眉苦脸又是一嘴奸笑。中邪啦?”

  “啧,不是啊,她害死了花杏,害得三殿下背了一个逼人自杀的罪名。本来就是恶人一个。而且平时就对我颐指气使,架子十足,我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讨厌她。可是,要是落到平安侯那个变态的手中,要生不得要死不能,实在是有她受的,似乎也是有点残忍。”

  “那照你说,还要放虎归山,给她好吃好喝,供养她一辈子咯?”

  “那倒不是,我是觉得,还是没必要折磨她,不如给她一刀了结了她,也就罢了。”

  “呃。我还以为……那也行。”

  “只是青莺,难道是在为我报仇,所以才故意明着说是要救她实际上是让她受苦?”

  “你也太天真了吧!”流云差点笑出来,“萧青莺不是这样的人好吗?她跟你有这种交情吗,还给你报仇。”流云对红烛的想法嗤之以鼻。

  “你不懂,我们以前在王家的时候也是关系不错的。虽然没什么特别的交情,但是从未交恶啊。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要是换做是我,我就会这么做,帮同乡出一口恶气。”

  流云摇头,“你想太多了。这只是凑巧而已。相信我,她绝对没有要帮你的意思。而且,她哪里知道你和那个美燕之间关系好恶啊。这个理由根本不成立。”

  “那倒也是。”

  “你呀,哪来的这些自作多情的自信啊。”

  “我有吗?”

  “有。困了,睡觉。”

  “你怎么了?说着说着就发脾气了还是怎么了?真是的。睡觉。”

  两人相继躺下安睡。

  “说完了?这就说完了?好吧,那我也去睡了。”秀秀慢慢移到她的铺子上睡下,不一会儿就打起呼来。

  ……

  第二天,照例是承勇、流云二人主持士兵的训练。凌岫在旁监督。红烛和秀秀在屋里待着闲得无聊,于是让流云也带她们一起来到了演武场。

  “哇真好看,是不是,姑娘?”

  “好看什么?”

  “你看那些小兄弟,多壮实啊。”

  红烛转头看她,“你在看哪里?”

  “嘻嘻,就,那里呀。”秀秀指指自己的胸前。

  “真有你的。”

  “其实我觉得,秀秀你也可以。你看,他们不一定比你强壮。”承勇贱瘦瘦地说。

  “我看你真是天生自带的贱气,对谁都无法藏得住啊。”

  流云和承勇又开始了从斗嘴到动手的过程了。

  “你说的是哪个贱,啊?”

  “就是你这个贱。”

  “又来了。”红烛偷偷说。

  “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我吃醋?吃谁的醋?”流云瞪眼,手扶腰际,按在了她的软鞭上。

  “呃,那个,大家都看着呢。”红烛提醒他们。

  “不就是秀秀咯。”承勇笑得眼睛弯成一条线。

  “天啊。不要。”

  流云挡开红烛,“因为什么?”

  “不就是因为我吗。”

  “吗”字还没出口,流云就把软鞭挥向承勇。

  凌岫立刻将红烛拉走,逃离战场。

  “二殿下,这,他们这样真的没事吗?”

  “没事,他们闹着玩的。”

  “总是这么闹着玩,会不会打着打着认真起来?”

  “不会的,你看,他们什么时候认真过。不用担心。或许这是他们的乐趣所在,我们不要打扰他们。”

  二人打得看似剑拔弩张,但是却分毫没有伤到对方。让人分不清是真打还是假打。

  “流云的软鞭好灵动啊。像是有意识一般。”

  “流云从小练软鞭,这是她的看家本领。”

  “郑将军的躲闪也非常及时,没想到,郑将军个子挺大倒是异常灵活。他们都有一身好功夫,真是让人羡慕。”

  “羡慕?你也想像他们一样吗?”

  “是啊,我也想像流云一样,这么英姿飒爽。”

  “看起来容易,可是要做到却很难。他们都是从小习武才能练就如今的身手的。”

  “要是我也能像流云一样,那该有多好。”红烛满眼都是对流云的倾慕和艳羡之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