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三殿下

撷明月 蓬荜生花 1875 2019.07.05 09:00

  不知过去了多久,红烛突然被背后的门推了推。“啊!”红烛惊醒,是的,红烛竟然睡着了。

  红烛跳了起来,往后退,看见门打开了!

  红烛睁大眼睛,看见是一个男的。

  是个侍卫?二殿下!

  侍卫的身后是凌岫。

  门打开,月光照了进来。

  得救了!太好了!红烛一步就跨了出去,“啊!吓死我了!”红烛不停地跳,中间还打了二殿下两下,疯了一般地跑出了内院。

  “红烛!”凌岫在她身后叫她,但是红烛完全没有理他,飞快地消失不见了。

  “这是吓疯了吧。”承勇一脸惊恐。

  “你们太放肆了!竟然拿你们公子的灵堂胡闹!”凌岫怒斥跪在地上的美燕春花等人。

  几个人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没有一个敢说话。

  凌岫怒气难消,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不宜责罚他们。等灿然下葬后,再罚他们每人三十板子。“你们好好守灵,所有人都不许离开一步。”

  “是。”大家都战战兢兢地答应。

  凌岫走出内院打算去看看红烛去了哪里,结果一绕出院子就看见了红烛等在那里,来回绕圈子。

  “你怎么了?还在害怕?”凌岫问她。

  红烛看见凌岫,并脚朝他跳了过去。

  “你这是怎么了?”

  “我……我我……腿弯不了。”

  凌岫无语。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了,不用害怕。”

  “我想问……”

  “什么?”

  “里面……公子的寝殿里……”

  “……”

  “公子他到底是什么病?”

  “你看到了什么?”凌岫看着红烛。

  红烛也看着凌岫。红烛在想凌岫知道自己看到了密室会怎么样。这个密室既然是密室,那对于大多数来说就应该是一个保守秘密的地方。这个秘密我能不能知道呢?不一定。我要是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该怎么办?二殿下他会不会……

  “密室?”

  “啊!没有没有。”

  凌岫叹气,“我一直都很犹豫要不要告诉你。”

  “什么?”

  “灿然的事。如果你不可避免要嫁给灿然的话,知道了会比不知道更好吗?我不知道,所以我犹豫要不要告诉你。”

  “公子他有什么事?”

  “灿然他从小就得了怪病。应该说这种病是天生的。”

  红烛屏息,专注地听凌岫讲话,预感接下来要听到的是一件不同寻常的事。

  “灿然从记事起就有一种嗜血的毛病。每隔几天就要喝人血,不然的话就会萎靡不济,形容枯槁,非常恐怖。”

  红烛眨眨眼说不出话来。

  “灿然还小的时候,金王后疼惜灿然,一直给灿然养着人,供应灿然喝血的需求。”

  “所以这个密室是用来关那些供应血的人?”

  “不是这样的。”

  “啊?”

  “灿然喝的不仅是人血,还有很多要求,这是我们后来才发现的。灿然不能连续几次喝同一个人的血,否则那血对灿然来说根本没有效用。那时几乎能供血的人都找遍了。这样下去根本不是办法。后来金王后想到了一个办法能治灿然的病,不过要治好这个病,灿然要经过非常痛苦的过程。每一个疗程,灿然都会苦不堪言,疯癫狂躁,会自虐,甚至自残。”

  红烛紧皱了眉头。

  “那个密室不是关押别人的,是关灿然自己的。”

  红烛沉默。

  “每一个疗程中,灿然发病的时候,就把他关在那个密室里,用铁链牢牢锁住,不让他抓伤自己。可是他还是会撞墙来伤害自己。”

  “所以墙上的血迹是公子的。”

  “是的。”

  公子太可怜了。

  “后来就像你看到的那样,灿然嗜血的病好了,但是他一直身子瘫软,不能靠自己站起来自由行走,这是治病的后遗症。金王后也没有办法。”

  “原来是这样。”

  “公子为什么天生有这种病呢?”

  “因为金王后,金王后拥有强大的法力,可是事事都不能圆满,法力反噬报应在了灿然身上。所以金王后对灿然是又爱又恨,既疼惜他,又不愿见到他,因为看见灿然,就能想起自己是拿走了灿然的生命力才拥有强大法力的母亲。”

  “那也挺可怜的。”

  凌岫看着红烛,心下想,其实你也可怜啊,你还不知道,你将要面对什么呢。

  ……

  虽然三王子不在了,但是还没有下葬,所以三王子府中的人们还是要照常生活。

  春花回到厨房看见红烛在看火,一屁股撞了她一下。

  “你干嘛!”红烛差点被她撞到火里,大叫起来。

  “叫什么呀,见鬼啦。”

  “是啊,又见到你啦。”

  春花举手要打红烛。红烛不服输,也把手举起来,表示,来打试试,我也可以打人。

  “切,我今天心情好,不跟你一般见识。”

  “你心情好?好什么啊。”

  “我就要嫁人啦。哦不是你这样,还没过门丈夫就死了的这种。哈哈哈。”

  红烛抓了一把锅灰扔在春花脸上。

  “你要死啊。”

  “你这样说三殿下,就不怕他晚上来找你算账吗!”

  “我呸,你少装神弄鬼地吓唬我。”

  “不就是大柱吗。他终于要娶你啦。”

  “什么叫终于要,是我一直不答应。”

  “哈哈哈。你说得好像谁还不知道你们两的事似的。”

  “你是不是在公子寝殿待了一晚胆肥了,敢这么跟我说话。”

  “有什么不敢的!”

  春花这下是真火了,操起擀面杖就要打红烛。红烛一手夺过作势要打她。正好美燕进来看见了,喝住她们:“还闹,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

  切,你不是也不看看是什么时候就作弄我的吗,现在来装模作样了,小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