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夜谈(三)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217 2019.08.17 14:00

  红烛听了二殿下的话,既然你让我吃,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红烛一口一口,一块一块地吃着,接连不断,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好吃吗?这样吃你尝得出是什么味道吗?”

  红烛点头,“恩,好吃。尝得出。”

  凌岫看她这么吃,想必真的是人间美味,于是也拿了一块点心来。“看你总是这么吃,你也不撑吗?”

  “不撑啊,一会儿就又饿了。”

  “厉害。”

  “呵呵呵,厉害吧,以前没东西吃也习惯了,不觉得特别饿,现在有东西吃也习惯了,吃了就停不住。”

  “你还真是能随遇而安啊。”

  说到随遇而安,红烛就想起了,在大牢里的时候凌岫曾经来看过自己,也揶揄自己随遇而安。想到那个时候凌岫的眼神,那种亮晶晶,闪着光芒的眼神,红烛不禁有些失神。“咳咳咳。”

  “怎么了?噎到了?”

  “咳咳咳,没事没事。”

  凌岫给红烛拿了一杯水,“先喝口水。”

  “多谢二殿下。”红烛随意地去拿凌岫手中的杯子,结果自然是碰到了凌岫的手。“恩?”红烛感觉到到自己捏住了凌岫的手,有一丝尴尬。凌岫手上的温度时候暖暖的,他手指细长,骨节纤细,指甲也颇为干净,是一双好看的男人的手。红烛嘴里塞着东西,看着凌岫,一会儿后才想起来要放开。凌岫将杯子放到了红烛的面前。

  “喝水吧。”

  “恩。”红烛喝了水,抿了抿嘴唇。此时只听得窗外雨声渐弱,滴滴答答了起来。有了屋外的雨滴声的对比,相较屋内更是过分安静,安静到有一些尴尬。

  “恩,那二殿下呢?二殿下有做过什么梦没有?”

  “我……当然也有做过梦。”说这话的时候凌岫的声音似乎由于刚才的短暂的尴尬而变得沙哑了一些。

  “二殿下做过什么梦?”

  “我做的梦都很平淡,没有你的那么有意思。”

  “怎么可能呢?我的梦有意思吗?我怎么觉得挺惨的呢。二殿下不能耍赖啊,我说了我的,轮到你了,就不说了。”

  “耍赖?我可没有说过要跟你分享我的梦,我只是问你做了什么梦而已。”

  “可是,如果二殿下不想跟我分享的话,那为什么提起这个话题呢?二殿下一定是想要与我说说你的梦的吧。你放心吧二殿下,我的嘴是最紧的,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告诉别人的。”

  “你知道得知了别人的秘密是很危险的一件事吗?”凌岫压低了声音说。

  由于他故意的威吓,红烛犹豫了一下,“呃。但是,只是梦而已,那殿下可以告诉我一些不是秘密的梦啊,而且我不对别人说不就不危险了吗。”

  “既然要分享,当然是要说一些秘密的事了。这些事,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你知道时候为什么吗?”

  “呃。难不成是……因为知道的人都……不,我不想知道了。”

  “可是我想说。”凌岫看着红烛,觉得逗她特别有意思。

  “不了,二殿下。”

  “嘘,”凌岫做了个让红烛别说话的动作“这事我只说给你听,要是别的什么人知道了,那一定是你说的。”凌岫故意说。

  “不不不,我不想知道了。”

  “不,你想知道。我现在就告诉你,我做过的梦。”

  “呃。”红烛痛苦地捂住耳朵。

  “我常常会做同一个梦。我梦见,我一个人在荒野里迷路,说是迷路,其实也不准确,因为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哪里。

  我的四周是白茫茫的一片,前路无法分辨,我手无寸铁,衣衫褴褛,我呆呆地站在原地,一步也不敢动。

  突然,黑暗中闪现出一双冰冷的眼睛。它们看着我。”

  “眼睛?”

  “那是一双绿色的眼睛,闪着寒光。在我还不确定那是什么的时候,迷雾中出现了又一双眼睛,然后,眼睛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我明白了,那些是狼的眼睛。它们是大漠中的狼群。狼群发现了我。它们围了过来,对我虎视眈眈。我是它们的猎物,很快就要变成它们用来果腹的食物。它们收拢了捕猎的范围,它们对我势在必得。”

  “然后呢?”

  “然后,”此时天空中闪了一道光,随即是震耳欲聋的轰隆声。

  “啊!”红烛被雷声吓了一跳,双手抱住了自己。

  凌岫停下来,看着红烛,被她害怕的样子逗笑了。“不用怕,是打雷而已。”

  “我知道是打雷,我毫无防备,所以被雷声吓到了,其实我不怕,打雷,不怕打雷。”

  “恩。我知道你不怕。”

  雨又开始下了起来,呼啦啦如倾盆。

  “那,然后呢?然后发生了什么?”

  “然后啊,狼就向我冲了过来。”

  红烛睁大了眼睛。

  “它们向我冲过来,飞扑到我身上,它们用牙急躁而疯狂地撕扯我的衣服和……”

  “和?”

  “我。”

  “啊。”

  “我的手臂和腿被它们咬住,锋利的尖牙让我甚至感觉不到疼痛,我只感觉到我的血流了出来。”凌岫看了红烛一眼,转而说:“当然这只是梦而已。”

  只是梦而已,可是你的表情却好像这一切这都是真实的,我都差点忘记你是在说你的梦境了。不过二殿下曾经在年幼时有过流落荒野的经历,他会做这样的梦是不是跟他的真实经历有关?

  如果现在,拉起他的衣袖是不是会看见当年狼撕咬的伤疤?红烛想想又摇头,不会的,要是真的遇到过狼群,那二殿下早就被吃了,哪里能活到现在,还这样玉树临风的,不可能,或许这真的只是梦吧。

  “你现在还会做那样的梦吗?那些吃不饱穿不暖的梦?”凌岫问。

  “我现在已经不会做那样的梦了。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

  “这么说,你已经放下了对当年痛苦生活的恐惧了。”

  “恩,早就放下了,那时候虽然苦,可是都是皮外伤,伤好了,吃饱啦,睡一个好觉,就什么痛苦都没有了。虽然当时是很讨厌叔叔婶婶的,他们老是让我干活,却只给那么一点点吃的。但是现在想来,虽然他们对我很坏,可是他们毕竟让我活了下来,功过相抵,互不相欠了。我不欠他们什么,所以我不用还想起他们,他们的坏也不值得我去想念。我对他们最大的报复就是不会在题起他们的时候心生怨恨,我不会再让他们伤害我一分一毫,哪怕是在回忆里。”

  凌岫此时对红烛肃然起敬,没想到她是一个这么理智这么豁达的人。凌岫自问如果是她,也不能如此潇洒地面对不堪的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