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心意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149 2019.06.29 11:42

  嫁给公子,这应该是我人生中最好的结果了吧。

  在红烛将来只能听任主人家的安排随便嫁给什么人的时候,或者实际上连随便什么样的人都看不上她的情况下,红烛能嫁给三殿下那可以算是鸿运当头了。

  红烛不讨厌三殿下,相反,红烛对他有对弟弟般的亲切感。按照以前在王家时,李妈的说法,能嫁给一个自己不怎么讨厌的人就已经是得到上苍眷顾,有天大的福气了。可是红烛始终过不了自己那一关,没有男女之情,没有分明的爱情,两个人怎么相处相守,又怎么可能会真心幸福呢。不过现实总是如此,不得不让人低头。嫁与不嫁始终都不是红烛自己能决定的事。不论是坏的结果还是更坏的结果,红烛都没有选择权。

  灿然是个敏感的人,他知道红烛并没有因为要成为夫人而高兴。他问红烛:“红烛,你怎么不太开心?难道你真的像二哥说的那样根本不愿意嫁给我?”

  红烛后悔自己不该肆无忌惮地表现出对于要嫁给三殿下这件事的冷漠,因为当红烛面无表情的时候看起来就像是与世界有仇,红烛应该尽量笑容满面,准确地说应该是尽量假装笑容满面,这样就可以不用面对三殿下的质问了。二殿下?可是二殿下为什么要跟公子说自己不愿意嫁给公子呢?他是什么意思?

  “我……”红烛说。

  灿然抓住了红烛的手腕:“红烛,虽然二哥不太同意我娶你,但是我跟二哥说了,除了你我谁都不娶。想起你离开的那几天我就很害怕,我再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再也不想再害怕一次了。红烛你是愿意嫁给我的吧。”

  二殿下不同意?呵,又不是嫁给他,他有什么可不同意的,这个二殿下,有这么讨厌我吗,连嫁给他弟弟都不允许。

  “红烛?你还没有回答我呢。”三殿下看着红烛,疑惑她在想什么。

  “啊?”红烛不愿意说同意,但是面对灿然又不忍心说冷淡的话,“我会陪在公子身边的,之前从大漠荒野回来的时候,我就答应公子的。”是的,红烛回府的那天就答应过三殿下要永远都陪着他,虽然以这样的方式陪伴是红烛未曾想到的。

  在这之前,从来没有人像公子一样那么紧张红烛的死活。红烛也永远记得回来时灿然紧紧抱住她激动得语无伦次的样子。

  当然这不是爱情,永远不是。红烛对灿然的感情永远都不可能是像对梁怀信一样的爱慕之情。在对怀信的爱恋的希望熄灭了之后,让红烛觉得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爱恋可以期待了。

  红烛不会对灿然产生爱情,但在红烛的心底也根本不奢望自己能拥有什么爱情,她要的只是一个逃避更坏的结局的救命稻草。

  由于三殿下的病,红烛与三殿下之间可以永远保有各自的空间,可以完美地避免过于亲密的尴尬。想到这里,红烛觉得对灿然有所亏欠,她利用了他,利用他避免自己讨厌的事,愧对了他对自己的感情。人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好人,总是在有意无意地成全自己,梁怀信伤害了我,可是我不也伤害了公子吗。

  灿然在得到了红烛的回复后,安心地拉了拉她的手,她的手又小又柔软,像天空中居无定所的云。

  ……

  二王子府中,凌岫刚回府,正准备用膳。

  “王小姐?”凌岫惊讶地看见王琳鸢竟然在忙活着布菜。

  “殿下。您回来了!”琳鸢很高兴见到了凌岫,她上前帮凌岫把披风除下,差点踩了跟在凌岫身后的重山的脚。

  “王小姐,你是客人,这些事自有人去做,你不必忙碌。”

  琳鸢噘嘴不满道:“琳鸢在府中这么多时日怎么能还是客人呢!”

  “不论是不是客人都不能让你做这些事,王小姐身子虚弱,应该多休息,秋雁呢,怎么回事?怎么让王小姐自己摆碗筷。”

  丫鬟回说:“公子,秋雁嬷嬷今日偶感不适,卧床休息呢。”

  “殿下,是我自己要帮忙的,不关她们的事。多亏殿下请了梁大夫来为我诊病,已经好了很多了,琳鸢为了感谢殿下,想着总要为殿下做些什么。见殿下这些日子来风尘仆仆,早出晚归,很是劳累。琳鸢做不了别的,做点家事也是应该的。”

  不知凌岫是不习惯女子的温柔体贴还是羞赧,凌岫感觉浑身不自在。“王小姐,还是我自己来吧。来人,替王小姐摆碗筷。”

  重山接下琳鸢手里的碗筷。慧儿服侍琳鸢坐下吃饭。

  两个人第一次对坐着吃饭。琳鸢问东问西,对凌岫的事情很是好奇,但凌岫并不愿意把自己的事都与别人说,更不愿意在吃饭的时候说话,总是一问一答,并且答一半藏一半,期望琳鸢感觉到问话的时机不对,能停止对凌岫的问询。但琳鸢觉得他是内敛怕生,又更主动地与他说话。

  不一会,凌岫便宣称吃完了,逃了出去。

  吃过了饭,晚上,凌岫没想到琳鸢又来给他铺床。

  “重山,你先下去吧,这里有我呢。”

  重山偷偷看凌岫,没有挪步。

  “怎么了,重山?你先下去吧,这里有我呢!”重山仍然是没有移动分毫,只是低头看自己的脚。

  “王小姐。”凌岫说。

  “恩,怎么了殿下?”

  “王小姐不必如此。王小姐第一天来我府里时我就说过,当时在大殿之上我向父王要下了王小姐只是权宜之计,要是王三小姐有想去的地方我绝不会阻拦,当然,若是三小姐愿意待在我府中,我也定将以礼相待。所以三小姐大可自在随意,不必在意我。更不必觉得不好意思而想要做点什么作为回报。”

  琳鸢听了这话眼眶瞬间红了,眼泪不能控制地滴落下来。

  凌岫看见了她的表情,但是并没有心软,“三小姐,我知道三小姐是单纯爽直之人,我也不想转弯抹角了。我与三小姐是不可能的。一开始我对三小姐就毫无越矩的想法,现在也是一样的。”凌岫说完立刻对重山说:“重山,请王小姐回房。”

  重山偷看了一眼琳鸢,默默对她做了个请的动作。

  凌岫没有看她,即使知道现在王小姐已经流泪满面了,也并不觉得愧疚,现在说清楚总是比拖拖拉拉,让王琳鸢越来越抱有希望的好。

  王琳鸢毕竟是大家小姐,被这么一说,面子上实在过不去,嘤咛一声便哭着跑出去了。

  “三姐姐!公子……”

  “你好好照看她吧。去吧。”

  “是公子。”慧儿紧跟着追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