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喝酒(一)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908 2018.12.12 21:30

  凌岫整整衣服照例去里屋找三弟。

  看见三王子没有像往常一样躺在床上,而是坐在看得见院子的地方。“二哥。刚才外面怎么了,吵吵嚷嚷的?”他说。

  “没什么,她们在外面干活而已。对了,上次跟你说去浮稥阁的事,你准备好了么?”

  三王子微蹙的眉头稍稍舒展开。

  他嘴上说不要去这种地方,但心里其实是很想去的。

  一方面,浮稥阁是二哥的地方,由于自己行走不便,从小都是二哥来看他,他从未到过二哥的府里,不知道二哥平时坐卧起居的地方是什么样子的,屋子里放着什么摆件,喜欢些什么小玩意。

  三王子一直很想知道,但是鉴于二哥跟母亲的关系,自己不好主动上他的府里。这回去浮稥阁,虽然不是二哥的居所,但是也是二哥经常去的地方,多少都能窥探到二哥的喜好。

  另一方面,凌岫一直把自己当成是小孩子来看待,什么事都不跟他说,现在要举行冠礼了,要变成大人了,总算可以跟他分享一些他们大人心里的事了,这次去凌岫的浮稥阁就是一个象征。

  不过自己就这么去很不好意思,三王子说要带上府里的几个人一起去,人多热闹。

  “你以前从不愿意去到人多的地方,一见到人多就说头疼。现在竟然说要人多热闹。看来你的身子确实好转了许多。很好,很好。”凌岫摸摸他的头,看到弟弟的心性变化,人看起来越来越有朝气,很是欣慰。

  不久后,暮王为三王子的冠礼举行了家宴。

  家宴布置得简单,不过也不失王室气派。由于三王子随从并不多,所以红烛得以进宫凑数。在家宴上红烛远远看到了许久不见的青莺。

  青莺比以前圆润了几分,双颊饱满,微微泛红,看来是喝了一点酒。青莺的发髻丝毫不乱,头戴金爵钗,华贵雍容。

  真美啊,红烛想。看来青莺过得真的很不错。红烛从心里为她高兴,华服配美人,还有什么能比这更相得益彰呢。

  红烛盯着她看,看了许久,但是青莺却丝毫没有意识到红烛的存在。

  家宴上,暮王赐三王子字灿然。

  ……

  按照约定,今天是灿然要去浮稥阁的日子。凌岫带着怀信、承勇和慧儿还有最近刚开始跟着凌岫到处跑的世家子弟重山。三王子带着府里的美燕、春花、大柱和红烛。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了浮稥阁。

  阁内早就打点好了等着众人。秋娘将大家领到楼上,因为今天是为了庆祝三王子成年,没有别的什么人,除了凌岫,大家不仅是属下和家仆,也是照顾灿然多年的哥哥姐姐。凌岫让几个家仆也不要站着了,找了下首的位子坐好了,大家一起吃菜。

  几个家仆都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玩乐,兴奋得东看西看吵吵嚷嚷。

  “我先敬已经成为了大人的三王子一杯!”承勇最喜热闹,一刻都不能停,一到就忙活起来。

  怀信偷偷拉扯承勇,悄悄说:“承勇,应该让二殿下先说话。”

  凌岫阻止怀信,让大家随意喧闹:“没关系,在这里不必计较这些规矩,都自在些无妨。我也恭喜三弟。”凌岫拿起酒杯向灿然敬酒。

  承勇起哄让灿然一口气喝了,一点也不要留。

  三王子第一次喝酒,呛得厉害,引得众人大笑,唯有怀信很是担心他的身体,劝阻大家不要胡乱给灿然敬酒。

  几位装扮得花枝招展的“姑娘”给大家斟酒夹菜。

  一位“姐姐”和承勇在教红烛和慧儿划拳行酒令。

  重山长得白白嫩嫩,年龄比三王子还要小,今年还未成年,几位姑娘乐得戏弄他,使得重山害羞不已,慌里慌张,逃到了承勇他们这里躲了起来。

  大柱被一位壮硕的“姐姐”盯上,被不停地劝酒。这“姐姐”一把勾住大柱,特别粗壮的胳膊勒得大柱喘不上气。“不不不。”大柱使劲挣扎,不想被看起来比自己还大块的“女人”搂在怀里。她一边劝酒一边手还不停地摸大柱的大腿根。摸得大柱坐立不安。

  春花见大柱这么被占便宜,上前替他解围,一把打开那人的手,“别摸了,跟你说别摸了,你个臭不要脸的。”敢摸姑奶奶的男人,你是活腻了吧。春花见着大柱被那“姐姐”调戏了,十分生气。

  那“姐姐”见她这么无礼,切了一声,推了春花一把。轻轻一推就把春花推了个大跌。“你说谁臭不要脸呢。我们在这里喝酒呢,关你什么事哟,你们是什么关系啊,这么紧张?”

  “你胡说什么,我哪里紧张了,你没看见他不喜欢跟你喝酒吗。”春花眼神闪躲,怕其他的人注意到刚才壮硕姐姐说的话。大柱和春花的关系还没有向府里人公开,现在还不好明说。

  那个“姐姐”把大柱一把甩开,使得大柱在地上滚了几滚,撞到墙上才勉强止住。“来,你说他不愿意喝,那你来喝。”

  “喝就喝!”不知道春花是什么毛病,非要和天天在与人划拳喝酒的陪酒“女郎”斗酒。这把春花给灌得,连妈都不认识了。

  虽然大柱和春花一直没把两个人的关系向大家说明,但是府里上下的人又不是傻子,长眼睛的早就看出来春花对大柱花痴得不行。春花总是一看见哪个姑娘跟大柱说了两句话,哪怕是最最普通的话,她也要大老远地跑过来,瞪眼睛咧嘴地冷嘲热讽一番。

  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到现在还是偷偷摸摸的,没有公开。当然,其实没有必要这样隐藏,因为本来就没有人会反对,都是普通的家仆,在一起便在一起吧,谁还能来抢。只是大柱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一直没有向公子提起想要春花的事。

  “红烛姐,我先出去一下。”慧儿酒喝多了,要出去休息一下。

  “恩,我陪你去吧。”

  “不用了,我就在门口吹吹风。”

  暖阁里人多,空气有些浑浊,慧儿就出来透透气,她站在栏杆前看看风景。

  楼下厅堂中人来人往,人声鼎沸。跳舞的高台上,舞姬长袖轻舞,身段婀娜。慧儿看着看着突然发现旁边多了个人。那人脸上笑嘻嘻,毫无预兆地离慧儿很近。这不是三王子府里的大柱吗。他怎么出来了。慧儿往旁边躲了躲。

  他揉着刚才撞伤的腰。“是慧儿姑娘吗。”

  “是的,我是慧儿。可是,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哦,我是听红烛提起的,她一提,我就记住了,慧儿,特别好听的名字,让人印象深刻。”慧儿这个名字很普通,也谈不上让人印象深刻吧,这个借口也太僵硬了,他到底想干什么,慧儿看看这个大柱小眉小眼的,不住地瞄自己,感觉十分不舒服。想立刻就走,可是他渐渐靠近慧儿,还不住地东拉西扯地说些无关紧要的话。

  “慧儿姑娘,原来你在这里,红烛说你出来很久了。”承勇出来看见慧儿就走了过来。

  “郑将军,我正好有事想请您帮忙,能借一步说话吗。”慧儿一看是承勇就扔下大柱向他走了过去。

  “当然。我们去那里说吧。”

  看着他们走了,大柱呸了一声,“不就是个小小的将军吗,又没有实权,你手下有兵吗,一天天地得意个什么劲。这个叫慧儿的丫头,没想到看起来这么清纯,原来也是个小妖精,看到有点地位的男人就立刻贴上去了,那个样子,像多久没见过男人似的。切,不知道她们干了点什么没有。幸好我还没有搭理她,要不然不就要戴绿帽了。”

  “慧儿,你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其实没有事,只是刚才……那个大柱……”

  承勇了然地点头。

  慧儿与承勇一同回到暖阁,看见红烛在吃肉。

  “红烛姐,你喝口水。”

  红烛尴尬,“好久没吃肉了,有点馋,呵呵呵。”

  “红烛姐,你们府里那个大柱,看起来老老实实的,其实也是满脑子歪脑筋,怪讨人厌的,你要小心着点他。”

  “啊?”慧儿怎么突然说起大柱了,红烛不解,“怎么了?他怎么了?”

  “刚才他一直拉着我说话,神情跟那个平安侯没有两样,就是那种。”慧儿给红烛演示了一下那种色眯眯的眼神。

  “噗。”红烛放下碗筷,“大柱?他竟然对你动心思,他不是有了春花了吗。这个不要脸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看不出来,他平时外表老老实的,内里,心思倒是挺多的,有了春花还想搞事。你别理他,反正你是二殿下府里的人,他见不了你几次。”

  慧儿点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