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上药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071 2017.08.09 08:49

  凌岫没等她们回答便转身走了。承勇也走了出去。两人关上门立刻走远几步,扑哧笑了出来。

  承勇道:“想不到公子你也会这样捉弄人,刚才她们两个都被你吓哭了。”

  凌岫看看承勇,佯装不可思议,道:“刚才不是你吓唬她们的吗,怎么是被我吓的呢?”

  “啊?是你让我吓唬吓唬她们的啊。”

  “恩……不过谁让那个红烛自作聪明不肯喝落叶泉水,害我用了仅剩的一颗合玉丸。让她们担惊受怕这么一会儿不过分吧。”凌岫对自己使用这样的报复手段可能是有点心虚。

  承勇答道:“不过分,不过分。哈哈哈。”

  凌岫说:“这红烛,别看她这么柔弱的样子,下手倒是不轻,平安侯现在还躺着呢,整个人都虚脱了。想起之前她救萧青莺,追着几个大男人一顿打,场面也是十分惊人。”凌岫不由得感叹道:“恩,真是鲁莽得可怕。”

  承勇反而赞叹道:“平安侯又贪财又好色,被这么整治一下真是大快人心。不过我倒是挺意外的,公子你怎么会帮她们呢?按照你往日的做法,都是不会管闲事的。”承勇都觉得这事有点蹊跷了。

  是吗?凌岫说:“偶尔做一点好事,平衡一下吧。”

  “恩。”

  两人说笑着步履轻松地离开了。

  他们离开以后,红烛发觉自己的手还在不由自主的抖动,胸口吊着的一口气始终下不来。

  “红烛姐,你没事吧,刚才真是吓死我了,我以为要完蛋了。”

  红烛大大地喘了一口气,拍拍胸口,把自己方才快要跳出来的心往里塞,“唉,我没事。哎,没事才怪,我也要被吓死了。哎,天啊。”

  不多时,门又被推开。惊魂未定的两人又是吓了一跳。

  门外走进来一个人,不是先前的那两个,而是梁怀信。虽然其实并不认识梁怀信,但是红烛相信,怀信跟刚才那两个人不一样,他是好人。

  “受伤的又是姑娘你啊。”梁怀信感叹红烛与受伤这件事的缘分。

  红烛无言以对地呵呵了两声。

  怀信看看红烛,走到她跟前蹲下,又看看她。他皱了皱眉。红烛瞬间意识到怀信是在看她的脸,下意识地用手捂。

  “哎,别动!千万不要用手摸。”梁怀信着急道。

  怀信抓住红烛的手,让她放下,打开药箱,给红烛上药。

  红烛脸上被烫的地方已经开始溃烂了,一开始就烫得很严重又长时间没有处理,只能隐约看出是个很繁复的花的图样,只不过这花糊成一团,恐怕这世上再找不出如此丑陋的花了。

  一边的慧儿已经吃上了饭,正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

  怀信的动作很迅速,下力却很轻柔。

  红烛突然想起来什么,“梁大夫,向您打听个事,行不行?”

  怀信点头,“行啊,你说吧。”

  “之前被那个……你们二王子带走的女子,不知道梁大夫有没有再见过?”

  “你是说王三小姐?”

  红烛激动地点头,“是啊是啊,梁大夫有没有见过三姐姐?”

  怀信微笑,“当然有了,这几天,二殿下一直让我去给她诊脉。”

  “那她怎么样?还好吧?”

  “她啊,每天有丫鬟照顾,衣食无忧,不知道这算不算好?”

  “算,算好了。”听到怀信这样说,红烛就放心了。

  红烛这些天来,没有疼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她就担心三姐姐。她落在那个坏人手里不知道会受什么折磨。三姐姐一定吓坏了吧。他这么恐怖,要是换做是自己跟他在一起,那真是日日担惊受怕,三姐姐比自己可是娇弱多了,她要怎么熬下去啊。

  不过红烛也侥幸地想过,他既然当时救了三姐姐,那就不会对她太坏了吧,不然又何必多此一举呢。现在看来确实是不用太担心了。

  “啊,青莺她怎么在舞坊呢?”红烛又想起来在舞坊见过的青莺。来到望南国的这几天就一直没见过她与大家在一起,不知道她当时在那种地方干什么?青莺不会是被二殿下卖给了舞坊了吧,那可坏了,这舞坊说得好听,还不就是妓馆吗。这二殿下还真不是个好人!

  “啊!疼疼疼!”

  怀信正在给红烛清理伤口,“原来你知道疼啊,还以为你是铁打的,只知道关心别人呢。之前伤口没有及时处理,现在是有点疼,不过换过几次药后会好一些的。”

  “恩。”红烛疼得抓紧自己的衣服,但嘴上没有喊出来。

  怀信开始一点一点给红烛上药,眼光如水,“还疼吗?”

  “有点疼。”

  怀信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头算作安慰。

  此时,怀信离自己这么近,红烛闻到他身上有一种,不,好多种草药的香味,真好闻。她感受到脸上凉凉的感觉一点一点在蔓延,烫伤处感觉没有那么疼了,心却砰砰地跳得不停。红烛一边使劲闭眼控制着脸上的表情,不让自己花痴的样子露出来,一边又斜眼偷瞄怀信。

  怀信连连摇头,即使他见过各种各样的伤情也忍不住感叹道:“太可恶了。下手竟如此狠毒。”

  听到怀信在为自己的遭遇感到气愤时,红烛心里还觉得挺温暖的,想想自己都这样了,还能因为怀信的一句话开心起来,自己真的有那么喜欢怀信吗?

  怀信给她上完了药,告诉红烛脸上不要沾水,不要用手摸,要好好休息之后,便带上门离开了。

  当天晚上,红烛和慧儿都睡不着,两人心想会不会被二王子灭口呢,毕竟他是杀人不眨眼的人啊。

  “慧儿。”

  “恩?”

  “你说二殿下不会是喜欢男人吧,你看他们三个老是在一起。”

  慧儿听了这话脸上写满了不解,“红烛姐,这是什么意思,你在想什么呢!”

  红烛摆摆手,“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她们没想到凌岫真的只不过是吓唬她们一下,本来就没打算把她们怎么样,如果这事真有那么隐秘又如何能被她们看见呢。

  两个人过了几天暗无天日又人心惶惶的日子后就被放了出来。而后也没有被灭口,却被留在府中,看来是彻底逃离平安侯的魔掌了。不久两人就与府中其他下人一样干起活来。

  期间怀信每天给红烛换药,但烫得很严重,又没有及时治疗,纵使怀信医术高明仍是留下了深深的疤痕。所幸平安侯没有把自己的标记做得天那么大,没有盖满半张脸,遮掉烫伤处还是可以看的。红烛只希望疤痕能越来越平整,不至于吓到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