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劝告(一)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032 2019.06.30 09:00

  凌岫从秋雁嬷嬷那里得知,现在三王子府里的人都在说灿然要娶红烛了。“公子,这王上还没有赐婚呢,就在府里说开了,这可不大好,这让别人怎么看三殿下啊,掉身份啊。”凌岫明明告诉灿然暂时不要说出去,他竟然不守约定。灿然无非是想要先斩后奏,想着既然都已经说出去了,不同意也会默许的。灿然使了这种小心机让凌岫非常生气。

  他直接来到灿然府中,将灿然骂了一顿。

  “二哥,我现在说和过几天再说不是一样的吗,这又不是什么不好的事,为什么要隐瞒呢?”

  “我说过事情还没有定下来,还没有请父王赐婚,怎么可以到处宣扬,这合乎礼法吗?”

  “礼法还不是人定的,何必这么计较呢。早一点告诉红烛,让她早做准备有什么不好。”

  “当然不好,你有没有想过,要是父王或者王后不让你娶红烛呢,你事先张扬又没有实行,那你让红烛怎么办呢,你让别人怎么看红烛?”

  灿然气得腮帮子都鼓了起来。这不过是小事一件,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的吗?“二哥怎么那么在乎红烛的想法,怎么那么在乎别人怎么看红烛?”

  “我希望你能学会多为别人考虑。”

  灿然笑得阴阳怪气,“我身为王子,我愿意娶她,这就是在为她考虑啊。除了我,还有谁能这样为她考虑?二哥会吗?哼,奇怪的是,二哥为什么对我要娶红烛这件事一直都不满意?”灿然的眼光中有一丝得意,是恶作剧得逞的喜悦,“既然二哥不能一直陪着我,就让红烛代替二哥好了。”

  ……

  又到了红烛到医庐去给三王子拿药的时候了。虽然自从上次的事发生以后,再见怀信十分尴尬,但是红烛还是提醒自己要做一个成熟的人,不要把喜怒都放在脸上。红烛来到医庐,只见怀信正在自顾自忙着。

  “梁大夫。我来拿药了。”

  “红烛,你来了。”怀信见红烛来了放下手里的活。

  “好像大家都很忙的样子。”

  “最近闹风寒,病人多,事也多,大家都在忙呢。你们那怎么样,三殿下还好吧。”

  红烛到处看看药材,拿起来闻闻,深吸一口气觉得好香,“没事,公子很好。”

  “那就好,给,这是三殿下的药。”红烛拿了药,想想又问道:“自从我从大漠回来后,我煎药的时候觉得跟以前的味道有些不一样,是不是加了几味药啊?”

  怀信惊讶道:“我只是加了一味药,你居然能闻出药味有变化,难得啊。自从你上次失踪,从三王子、二王子府里一直闹到太子府,还惊动了金王后,三王子的情绪就很不安稳,所以我加了味安定心神的药。不过目前看来,三殿下的情绪稳定了很多。下次我要去府里再给三殿下把把脉。”听怀信这么说,红烛觉得自己真是多嘴,哪壶不开提哪壶。

  “哦,这样啊,呵呵。琳鸢的喘病好点了么?”

  “好一些了。你就放心吧,你们王小姐吃得好住得好,完全不用操心。”

  “也是。之前在集市上见到她,看起来气色很不错。那我先回去了。”红烛松了一口去,应该没被他看出来自己的情绪很不好吧。

  红烛拿了药正想走,被怀信叫住:“听说你要嫁给三殿下了?”

  别人这么问都没什么,但一被怀信这么问红烛就觉得很不是滋味。

  “是啊。”红烛想怀信不会是打算说些恭喜之类的话吧,其实你不说也行,这恭喜之类的客套话红烛不想从怀信的口中听说。

  “红烛,我是三殿下的大夫,他的情况我是最了解的。三殿下的病一直未有起色,稍有闪失就会……加重病情。嫁人始终是女子一生中最重要的事,将来的人生就全依靠你现在的这个决定了。终身大事你可要慎重考虑啊。”

  红烛没想到怀信会说这个,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呢?红烛想,他要我慎重考虑,他是在劝我不要嫁给三殿下?可是事到如今,我嫁给谁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梁大夫为什么提起这个?”

  怀信看红烛的表情好像意识到什么,立刻说:“我们相识一场,我也把你当成是朋友,对你来说如此重要的事,我想提醒你要考虑清楚。”

  “朋友?”

  “恩。”怀信犹豫地说,显得很没有底气。

  “朋友啊。是朋友。恩……”

  “怎么了?”

  红烛听得心情复杂。感觉怀信并没有拿自己当成是朋友,可是现在偏偏又当面这么说就十分勉强。红烛有一点生气,即使怀信从心底认为自己不是朋友,这也没有什么关系,当面说不是朋友吗,也没有关系,可是两个人分明没有到达朋友的交情,怀信却偏偏要硬说是朋友。何必要这么不真诚。

  “我说的话又有什么用呢?我的想法真的能改变什么吗?”红烛这么想着,说话都有些冲。

  怀信没有回答。

  “什么都不能改变,那我的心意又有什么重要呢。”红烛点了点头说:“况且我已经想清楚了。”

  怀信沉默了一会:“那好。你想清楚了就好。”

  呵,想清楚了就好了。红烛从药庐出来,心情很低落。红烛觉得他又何必关系自己要嫁给谁呢,跟他毫无关系不是吗!

  “你想清楚了就好。想清楚了就好?他根本无所谓我想清楚了没有,他纯粹就是随便一说。既然你根本就无所谓,那又何必要问呢。又何必要多此一举。”

  “哎,你干什么啊,走路不看路啊!”一个挑货的货郎看红烛晃晃悠悠走得很慢,还恰好就挡在他前面,于是骂了起来。红烛听见,赶快站到一边让他先过。

  红烛晃晃脑袋,“行了,我要振作起来。本来就是毫无关系的人,难道你还要指望他能关心你的将来吗,怎么可能,你的事情与人家何干?算了!这些毫无关系的人,绝对不可能的人就不要去惦念了,难道还期待结果会有转变不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