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入城

撷明月 蓬荜生花 3588 2017.07.15 23:39

  又走了几天,青莺还是坐在另一辆马车里。别的人看到青莺也比以前更加谄媚殷勤了,说不定将来她就是压寨夫人呢,好好巴结总是不会错的。

  而红烛还是像以前一样看见青莺也不好意思主动攀谈,只是远远望到的时候笑笑罢了。她却没想到自己其实是救过青莺的,这时候应该盘算要点什么好处。

  青莺倒是记着红烛,比之前对红烛更热络了,时不时拿点点心给她。“红烛,来,伸手,这是给你的。我特意给你拿来的,快吃吧。”

  红烛捧着手里小小的点心,小心翼翼,像捧着稀世珍宝。红烛特别高兴,不仅是因为手中的点心,更是因为这世上终于有个人对她这么好。红烛望着青莺,一直傻笑到她的背影消失。

  “头领,”怀信骑马上前与头领并排,“我们就快到了。”“恩。”“头领之前每次都要被王上责怪没有带女子回去。这次总算能对王上有个交代。”“恩。”

  怀信看他紧闭着嘴唇,没有打算多说一个字,只能继续说:“这些女子,头领打算怎么处置?”

  “这个我们不是已经讨论过了吗。”

  怀信惊讶地问:“所有人?”

  “恩。所有人。”

  “也包括我马车中的那位青莺姑娘?”

  头领头都没转一下,斜眼瞄了怀信一眼,暗暗一笑,“承勇他一贯是看见美女就走不动路的人,对萧青莺念念不忘的,我可以理解,没想到连你这个一向对女子不动心的人也这般表现……看来她确实不简单。”

  怀信似乎是脸红了,有些激动地说:“我并不是对她有意,只是我见你特意将她留在我马车上,特别照顾,还以为你对她……”

  “并不是我将她留下,而是她自己的要求。”

  “她的要求?”怀信皱眉,不太明白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她可是一个有明确目的的人。”

  “她有什么目的?”

  “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都能比别人过得更好。”

  “那你答应了她什么?”

  “给她想要的机会。不过,既然你关心她,要不把她留给你吧。”

  怀信吓一跳,“什么!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以为你对她有所青睐才想要问问你的。”

  头领故意夸张地打量了怀信一眼,“你说的是真的?真的不想要她?”

  怀信认真地点头,“是真的。我完全没有这种想法。怎么说她呢又突然说起我来。”

  头领认真端详了他的脸,确认了怀信不是因为害羞或其他什么的原因而这么说,“那你可要想好了。以后再反悔可就来不及了,因为我打算把她献给父王。”

  怀信听闻,极为惊讶,“献给王上?你怎么会想要把她献给王上?即便要给她一个飞黄腾达的机会,也不必将她捧得如此之高。你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

  “因为不能辜负了她和刀疤陈演了这么一出好戏。”

  怀信心里也早就怀疑,刀疤陈怎么会这么大胆,胆敢在头领的面前浪荡至此,这是头领明令禁止的,他也不是这种为了美色就不要命的人。

  “萧姑娘果真与刀疤陈合谋?”

  “恩。当然。她们的营帐有专人看管,只准女人进出。刀疤陈不可能轻易得逞,只有里应外合才能单独见到萧青莺等人。所以他们很有可能一开始就是串通好的。”

  “萧姑娘倒是十分胆大。可是他们是什么时候串通的?”

  “之前有好几次让这些女子下马车休息,这么点时间互通个消息还是足够的,应该就是趁着这些时候吧。”

  怀信说:“刀疤陈明明知道在营中淫乱是要处死的,即使这样还是愿意同萧姑娘串通。他真的是色胆包天了。为了萧青莺连死都不怕?”

  “刀疤陈当然不是真的想依照萧青莺的计划行事,他的本意就是要从萧青莺身上得到好处而不会受到一点点的处罚。他料想萧青莺根本就不知道要是刀疤陈做了淫乱之事,将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更不会知道,刀疤陈绝对不会让这件事被人发现。于是就欺骗她说可以依照她的计划办。其实他早就想好要给萧青莺设个圈套,让她自投罗网。如果不是那个红烛,她真的就危险了。”

  怀信想起那天的情景说:“也是。那天她跑过来的行为举止十分不合常理。明明是承勇和我站在前面,她却径直撞到站在后面的你的怀里。想必她与刀疤陈合谋就是为了接近你,为你制造一个英雄救美机会,好得到你的注意,从而找一个靠山。既然如此那就证明她是一个颇有心机的女子。这样的女人,你若是把她送给王上,那岂不是让她如鱼得水,甚至是放虎归山,将来根本就无法再控制她。”

  头领笑说:“送予父王不仅可以讨得父王的欢心,更可以让金王后如鲠在喉,也随了萧青莺的愿,一举三得,何乐不为?何况就是因为有心计才能将她送予父王,一个单纯天真的女子又怎么能在父王手中活过三日呢。你看那个红烛,若是她……”

  怀信接话道:“是她又如何?”

  头领摇头,“活不过一炷香。”

  “哈哈哈。”

  此时的红烛完全不知道,有两个无聊的男人正在因为原本跟红烛毫不相干的话题嘲笑她。

  车马在一片荒芜的山脚前停下。他们好像在等什么人。

  过了一会,有人从远处骑马而来,把一个水罐给了承勇。承勇接过水罐,让底下每个人都喝了一点,又倒出来让所有的女子都喝点水休息一下。

  轮到红烛,红烛看了看碗里的水却迟迟没有喝,不知道为什么红烛觉得这水隐隐泛着红光。

  “这水不对劲。”

  慧儿看了看水问她:“怎么了?这水哪里不对劲啊?”

  “我也不知道。”

  红烛看一个喽啰盯着她要她快点喝:“你快点,还有人在等着呢。”红烛便敷衍地抿了抿,水只湿润了她的嘴唇。

  车马又继续前行。方才近在眼前的高山转眼却不见了。前方仍然是茫茫一片荒野。又走了约莫一个时辰,正当大家有几分疑惑的时候,猛然看见前面有巨大的阴影出现,面前是两座万丈的高山,中间断开一个口,形成一个天然的“门”。女子们揉了揉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红烛姐你看!”慧儿看着眼前的景色,一转头看见红烛已经晕过去了,早已人事不省,嘴角还渗出血来。大家看见红烛晕倒了惊叫了起来,有人通知了怀信。

  “让我看看。”怀信匆忙来看红烛。

  “她刚才喝水了没有?”

  慧儿摇摇头说:“好像没有。”怀信把红烛抱出来。放到了自己的马车上。

  “怎么了?”头领也来问询。

  怀信给她搭了脉说:“她没有喝落叶泉水。现在晕倒了。恐怕五脏六腑都震伤了。”

  承勇问:“大家都喝了,她怎么会没喝呢?头领,救不救?”

  头领白了一眼,“自作主张,尽找麻烦。”他没有回答承勇的话,而是直接拿出一个小药瓶,倒出仅有的一颗药丸给怀信,“让她服下。”

  怀信惊讶道:“这是合玉丸?”

  “恩。”

  “这合玉丸是王后特制的,半年才给一颗,你就这样给她了?”

  头领笑了笑:“如今我们已经回城了,期限也还没有到,最近是用不到的。不过是一颗药丸,再要就是了。”

  怀信却不同意,“王后能那么轻易就给你吗,要是去求她再给药,必定要受到她的冷言冷语,况且,以你的个性,你恐怕不会去求药吧。要只是普通的合玉丸倒也罢了,你的药跟别人的可不一样。你是知道的,要是没有了这颗药,到了期限,要受的痛苦可是常人难以忍受的。”

  头领拍了拍他的肩头:“没有便没有吧。我也想看看我能否忍受这种痛苦。不过是撕心裂肺罢了。把药给她用吧。晚了就救不了了。”

  怀信看他这么坚决只好给红烛服下了药丸。

  內宫之中,金王后正在闭目休息,突然睁眼,她感应到有人没有喝落叶泉水就鲁莽地闯入了设下的屏障,现在应该已经五脏俱裂了吧。

  红烛在马车中缓缓醒来,身边是青莺,梁怀信还有王三小姐和她的奶妈。

  “红烛,你醒啦。”看到红烛醒了,青莺关切地问。

  “我刚才是怎么了?”

  “你啊,刚才晕过去了,还好梁大夫救了你。还不快谢谢人家。”青莺帮红烛擦了擦脸说。

  “多谢梁大夫。”红烛昏昏沉沉照搬青莺的话说。

  “其实……不必谢,举手之劳而已。你还是多谢这位姑娘吧,是她一直在你身边照顾你。”

  红烛转头说:“多谢这位姑娘,哦,不青莺姐姐。”

  青莺被她逗笑了说:“小傻瓜,我们之间还用得着这么客气么。”

  怀信看她已经没事了便说:“那红烛姑娘,你就好好休息吧。”

  “恩。”红烛点头。刚才是发生了什么?突然就感觉身体不知道是哪里疼痛欲裂,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红烛看向青莺。青莺摸摸她的头,让她好好休息。

  不多时,梁怀信给青莺她们拿来了些吃的,看见青莺正在马车外闲看风景。

  “多谢青莺姑娘。”梁怀信说。

  青莺略略一想,柔柔一笑说:“梁公子指的是,没有告诉红烛真正救她的人是头领?梁公子,您不必这么客气,这既然是头领吩咐的,我自然要照做了。只是,为什么头领不愿意让红烛知道是他救的呢?”

  怀信犹疑要不要对青莺说这么多,“头领他不是善于对别人表示好意的人。何况对他来说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我想他是不愿特意让红烛姑娘惦记这个恩情吧。”

  青莺点头,“头领考虑得真周到,红烛是怪会胡思乱想的,要是她知道是头领救的她,恐怕真的要食不下咽地揣测头领为什么要救她呢。”

  怀信想着红烛担忧的样子就被逗笑了,“姑娘这么了解她,你们之间的关系一定很好。对了,红烛姑娘曾经拼了命地救姑娘你,还有那个王三姑娘,她也这样护着她,她还真有些义气呢。”

  青莺点了点头,“但是对于女儿家而言,这样的义气之举不见得是好事。红烛实在太过鲁莽,做事之前没有考虑得失后果,好在有头领和梁公子及时出手救助,否则这后果不堪设想。”

  “青莺姑娘思虑周全,让人敬佩。不过,说是出手相助,倒是不敢当,我也只是听命而为罢了,算不得什么。”

  “梁公子太客气了。不过……这,我有点不好问出口,但是红烛如同我的亲妹妹一般,我又不得不替她多考虑考虑。”青莺打量了怀信,“或许梁公子对红烛有意?”

  怀信听到她的话大感惊讶,不知道她怎么会这么想,极力否认,“不,青莺姑娘,不知为何你会这样认为?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我对红烛姑娘可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难道我有做了什么不当之举让红烛姑娘误会了吗?”怀信急于否认导致他一下子说了那么多的话。

  “公子无需紧张。在青莺看来,公子为人正直守礼,也绝然没有做什么让人误会之事。只是,红烛么,情窦初开,也爱多想,总是容易……何况梁公子如此一表人才,任何姑娘都会一见倾心的。”

  怀信被她夸奖得觉得不好意思,脸一红,说:“这,姑娘提醒的是,我是该注意自己的言行。”

  “我可没有怪罪公子的意思。”青莺捂嘴笑了笑,“树欲静而风不止。红烛也是个不错的姑娘,公子若还未有家室倒不如考虑看看。”

  怀信赶忙阻止青莺继续说下去,“青莺姑娘,我,目前没有考虑儿女之事的打算,实在抱歉,多谢姑娘的提醒和好意。我还有事要去做,这里有一些吃的,请姑娘与红烛姑娘她们一起用吧。”怀信拱了拱手便逃跑似的溜了。

  看他这样跑了,青莺觉得自己是不是说得太多了,是否让他反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