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夜谈(四)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055 2019.08.18 15:07

  “所以,小的时候,你一个人被寄养在叔叔家?”

  “不是的,再小一点的时候,我还有我的姐姐。那时候我的姐姐和我在一起。”

  由于凌岫旁边趴着的承勇,以及再远一点的四仰八叉躺在毯子上的秀秀,由于他们二人此时已经熟睡,发出此起披伏的呼噜声,又加上窗外大雨滂沱,凌岫觉得红烛一定听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为了能让她听清,于是凌岫不动声色地向红烛的位置挪了一挪,随意地抱膝而坐。

  红烛手撑着头,半趴在桌上,感觉到了凌岫的靠近,但是红烛并没有往后移动。

  “你的姐姐呢?后来她就不跟你在一起了吗?”

  “她被人带走了。”

  “带走了。”

  “听说后来姐姐被送进宫了。”

  “进宫了。”

  “恩。被送进宫当宫女。叔叔因为这个拿到了一点钱当做补偿。”

  “所以后来你有没有再见过她?”

  “没有。我再也没有见过姐姐。我常常想着以后或许还能再见到姐姐,可是现在我到了这里,再见到她就几乎不可能了。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凌岫仿佛觉得心口一疼。天下间流离失所,被迫分离的亲人又何止是我呢。

  “不过我相信,她一定可以好好活着的。我的姐姐不是一个软弱的人,她从小就性格倔强,坚强坚韧,她一定可以化险为夷,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能够平安度过的。我相信她一定可以过得很好。”红烛握紧她拳头,轻轻敲击着桌面。

  “是的,她一定平平安安地活着。”

  “恩。”红烛重重地点头,好似只要点头够重,姐姐就一定能过得平安。

  她一定会平安的,她一定能得到自由。凌岫想。

  ……

  阳光洒在地上,温暖柔和,撒到了秀秀的脸上,秀秀咂咂嘴,翻了个身继续睡。红烛听见响动,缓缓睁开眼睛,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不过红烛并没有起身,还是懒洋洋地躺在那里,看了一会儿床边的帘子,发了一会儿呆。昨天晚上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呢?完全没有印象。我是自己躺倒床上睡着的?

  “咳。”另一边的地上发出了一个声响。秀秀醒了。“哎呀,我的腰,我的腰扭住了。”

  “秀秀,你醒了。”

  “恩?姑娘?姑娘人呢?”

  “在这里。”

  秀秀坐起来,揉揉眼睛,呆了一会儿才站起来,向红烛走来。

  红烛坐起来,看着还在迷茫中的秀秀,笑了起来。

  “姑娘,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我自己都不记得了。”

  “你和郑将军拼酒,可是没三两下你们都喝醉了。哝,倒在那里就睡了。”

  “哦。怪不得,我现在头还晕呢。昨天二殿下和郑将军在呢。看来他们一早就走了。”

  “我们梳洗梳洗,出去看看吧,昨天下了一夜的雨,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

  两个人简单梳洗后就出了屋子。并不见二殿下和承勇的踪迹。原来他们去地里干活去了。

  承勇嘟嘟囔囔,磨磨蹭蹭,半干半不干。

  凌岫打了他一下:“你到底在干嘛?还干不干活了?”

  “公子,我是将军,应该上战场杀敌啊,怎么在这里种地?”

  “战场?哪里有战场?”

  “有……是没有。”

  “那不就行了,你一身蛮力没有用武之地,你闲着也是无聊,不如种地。”

  “公子,我不闲,也不无聊,我看我这次来带的种子也不够,不如我受点累,跑跑腿,再回去带一些出来吧。”

  “来来回回地你不累吗?”

  “不累。我应该做的。”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只是想回去带些种子回来?”

  “对啊,还有再带些吃的过来。”

  “行吧,随你。”

  “好嘞。”承勇很高兴可以不用干农活了。

  红烛撸起来袖子,立刻要一起干活。

  “红烛,戴上这个。”凌岫将草帽扣在红烛的头上。

  “哟,我们公子知道关心人了啊。”

  “我不知道关心人,那我知道关心什么?承勇,你闭嘴。”

  “闭嘴就闭嘴。以前你对我这么好,现在这样对我,真是,世态炎凉,心寒啊。”

  “哈哈哈哈,郑将军,你在说什么。”红烛听他们斗嘴,觉得十分有意思。这两个人感情还真好。二殿下总是把什么事都放在心里,有这样一个快快乐乐喜欢热闹的朋友在身边就不会这么苦闷了。幸好二殿下有郑将军,能说说话,不然,他真是要把自己憋伤了。红烛想到了自己,也是把什么事都放在心里的人,突然羡慕起了二殿下来。

  这话把凌岫都惹得翻白眼了,“承勇,你不说这些废话会死吗。”

  “哈哈哈,不会。”

  ……

  这是一个平静的夜晚。不刮风不下雨,大家都熟睡了。尤其是红烛和秀秀。白天红烛和秀秀干了农活,刚躺下就呼呼大睡。

  睡至半夜,迷迷糊糊中听见屋外吵吵嚷嚷。红烛皱眉,怎么大半夜的这么吵?他们在干什么?大半夜演练呐?

  “秀秀。秀秀。”红烛看秀秀睡得香,短时间是叫不起她的,于是自己出去看看。

  原来不是在院子里,为什么我听得那么清楚。

  红烛出了院子,就看见厨娘跑了过来。“姑娘,你怎么出来了,快进屋里去。”

  “怎么了,大娘?发生什么事了?”

  “有几个游民进到屏障里来了。”

  “啊?”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们就进来了,毫发无伤,来偷偷进来偷了东西。”

  “屏障破了?”

  “不知道哇。”

  正在她们说话的时候,承勇来了。

  “哎,红烛你怎么出来了?”

  “我听见外面有响动,所以就出来看看。”

  “你出来看什么呀,有事你也帮不上忙。”

  “我怎么就帮不上忙了。算了,不说这个了。听说有人闯进来了,现在没事了吗?”

  承勇挥挥手,“没事,只是一些游民,误打误撞,进了屏障,结果就迷路了跑不出去,还来到了这里,看见我们这里有灯光就摸到了这里,还偷了东西。现在都被抓住了。”

  “金王后的屏障已经出现漏洞了吗。”

  “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红烛摇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