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离别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365 2019.07.08 09:00

  今天是三王子火葬的日子。茫茫大漠,抬头看,天空中大片大片的晚霞不知是从何处开始翻涌。它铺洒开来像仙人抖开的巨大的红色羽毛毯子,盖住了无垠的天那头,也盖住了红烛的心。

  这是红烛最后一次见到三王子。他躺在高高的草垛上,看不见脸。因为三王子死于巫术,为了免除后患,暮王决定将他进行火葬。伴着荒凉的乐声,头戴鹿角,穿着奇异而肃穆的巫人围着草垛跳舞,他们口中唱念着挽歌。

  天色渐晚,侍卫点起了火把。有人牵出了一匹黑色的马。

  马高大俊美,优美的肌肉线条可以让人想象得到它原本是驰骋在草原上的精灵。它的四条腿上都绑着铁链。他们把它腿上的铁链用铁桩牢牢钉在地上。

  它似乎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一声嘶鸣,接着便慌乱地挣扎起来。

  鼓手将鼓锤落得更密集,每一次击打都像是用尽全身的力气。

  鼓声把大漠映衬得更加广阔荒凉。

  巫人继续跳舞,用诡异的姿势在马周围的茅草上撒上酒,随后侍卫将茅草点燃,野风催着火势迅速蔓延开来。

  马发出了颤抖的嘶鸣,疯狂地踢着腿,想要摆脱铁链。痛苦使得它歇斯底里地挣扎,它的两只前蹄把铁链从地里拔了出来。马立了起来前蹄不停地在空中踢,它的毛发熊熊燃烧,看起来就像是天神的坐骑。

  侍卫紧张地关注着马的行动,用矛作势抵住它,预备着它如果逃脱就动手制住它。

  火势熊熊,高高的火焰将马包围了起来。毛发燃烧的臭味和干草燃烧的黑烟伴着它悲惨的嘶鸣回荡在荒野的上空。

  红烛满脸都是泪水,一直摇头,她皱着眉头闭上了眼睛,她实在不忍心看这么残忍的场面。这匹马跟自己一样是三殿下的陪葬品。三殿下生前没有骑过马,它跟三殿下没有任何关系,它是无辜的,无辜的牺牲品。

  可是自己呢?红烛想到了自己陪葬的那天,是不是也像这马一样,在烈火中燃烧。还是活活地被推进坑里,然后被无情的黄土掩埋在这荒无人迹的陌生土地,然后被人遗忘。

  会不会在久远的多年以后,有人发现埋在这里的我。他们不知道我是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红烛感到眼珠子发烫,虽然闭着眼还是感受到眼前一片火红。炙热的火焰吞噬着每一寸皮肤。

  有人轻轻扶住她的肩膀。

  红烛回头看,居然是凌岫。

  凌岫将她的身子转向,面对他自己,不让她继续面对燃烧的悲惨一幕。

  天色完全暗下来。巫者又开始了他们神秘的仪式。他们点燃了三王子身下的草垛。

  草噼噼啪啪地燃烧,在火焰的包围下完全看不到三王子的身体。不久传出了一股奇异的味道。

  公子,再见了。

  凌岫用手挡在红烛眼前替她遮住烟尘。

  “烟尘吹到眼里,会很疼的。”红烛红着眼,溢出的眼泪早已湿透了面纱,红烛感觉自己的眼泪快要流干了,眼睛炙热地疼。

  红烛说:“希望他来世能够快快乐乐,不要再承受这么多痛苦了。”

  凌岫看着红烛,眼里有一丝情感一闪而过,然而他说:“往世不可追,来世不可待,人只有现在。灿然的现在就是扬起的烟尘,风一吹就散了。”

  她惊讶地望着凌岫,还没能整理好自己的泪眼婆娑,她看着他的眼睛,好似在分辨凌岫此话的真意。

  凌岫没有看她继续说:“他死了,等驱壳烧成灰烬,剩下的骨头被野狼叼走吃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没有感觉,没有希望,也没有来世。”

  红烛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竟然说出这么冷漠无情的话,那是最依赖自己的弟弟啊,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这样冷静地说自己最亲的人不会再与这个人间有关联,就这样烟消云散呢。

  “不过,他也不会伤心,不会生气,不会害怕,不会痛,再也没有什么能伤害他。”

  再也没有什么能伤害他!这算是一种安慰吗?

  红烛从震惊变为理解。风吹云散也是一种解脱了吧。

  像是在印证凌岫的话一般,野风吹过荒原,带起一阵沙尘,带起了一丝悲凉。

  此时红烛不知道有一双眼睛注视着红烛,“看来她跟二殿下的关系真的是不错呢。哼,不过,你可得意不了几天了,等着吧。”

  ……

  大牢里昏暗而寂静无声,王后知道今天是灿然火葬的日子。她靠在墙边一动不动。她呐呐自语:“灿然,我的儿子,是我害了你。”

  ……

  凌岫、承勇、怀信几个人在谈话。重山立在一旁。

  “金王后现在怎么样了?”凌岫问承勇。

  “在牢里待着呢,严加看守,出不来。”

  怀信说:“看来这次王上是下定了决心要摆脱金王后。金王后一倒,太子在王上面前很快就要失宠了。”

  凌岫摇头,“那未必,父王向来宠爱太子,小时候虽然是因为他是嫡出的关系,不过现在,王兄在父王身边处事这么多年,父子情深,并非会因为金王后说没就没的。或许父王会因为对金王后的愧疚反而更加厚待他也说不定。”

  承勇一脸疑惑,“愧疚?怎么王上反而会对王后有愧疚呢?王后害死三殿下,这怎么说都是王后的错啊。”

  凌岫说:“如果不是父王有心要处置王后,这事其实可大可小。灿然他本来就体弱多病,说是一时有失,外人也不能得知此事的真相。”

  承勇瘪了瘪嘴,“所以王上是故意要治金王后的罪。”

  凌岫转头问重山:“重山,之前让你查的事你有什么发现?”

  重山说:“回公子,那天除了三殿下,死的还有王后的侍女绮莲,据王后宫中侍女们证实,当天早上大家曾见过绮莲,还一如往常。中午就被发现死在自己的房里,就在三殿下出现异样的前几个时辰,最奇怪的是,死状与三殿下一模一样。”

  怀信怪道:“这个叫绮莲的侍女与三殿下的死有关系?”

  凌岫回答:“她是王后的贴身侍女。与灿然同一天遇害。金王后所练的法术是夺取别人的精气助长自己的功力,她以前都是利用城中还怀在母亲腹中未成形的女胎练功。而这次却利用成人的精气,是什么原因使她改变了方法,是什么原因让她一下子吸取两个人的精气,这么急于增长自己的功力?”

  怀信说:“或许是她发现其实成人其实更有效果或者她的法力已经到了新的境界可以利用成人的精气,从如今王后的状态看来她确实比以往恢复得更快更年轻了。那个绮莲死在三王子之前,应该是王后的试验品。”

  承勇哎呀了一声,“真是蛇蝎心肠啊,啧啧。”

  可是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凌岫心中有怀疑。虽然金王后确实不是心慈手软之人,但是别人不知道,凌岫是明白的,金王后不是不爱护灿然这个儿子,相反是极其心疼灿然的。谁都会伤害灿然,唯独金王后不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