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探望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335 2019.07.11 09:00

  二王子府中,凌岫、怀信、承勇三人正在商量事情。

  承勇说:“红烛这运气真是差得没法说了。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怎么平安侯现在又提起这事了?他是怎么知道红烛在我们这的?”

  怀信说:“或许是因为红烛本来即将要成为夫人了。坊间之前就在传,有位平民就要嫁给王子了。大家好奇,关注的人多了,被平安侯府里的人发现她就是当初杀平安侯未遂的人。也许是这样吧。”

  承勇摇头说:“不对。城里就那么大点的地方,平安侯当时要找个人应该不至于找不到,不可能发现不了红烛躲在哪里,他当时不说现在又说,这是为什么?”

  怀信觉得承勇的假设不对:“你凭什么认为当时平安侯就知道了红烛在这里呢?他或许根本就不知道。前几天三殿下大葬的时候平安侯也在,红烛也在,很可能就是这个时候平安侯发现了红烛姑娘就是当年让他吃了大亏的那个人。这个时间上也吻合。”

  被他这么一说承勇觉得也有可能,说:“这么说倒是也有道理。”

  “不。”凌岫看看他们说:“他早就知道了红烛在我府里。”

  “怎么说?”

  “当时他私下跟我提过,要我交出红烛,我没答应。”

  “这事我们怎么都不知道!”另外两个人说。

  “其实平安侯当初只不过是借此想跟我要些银子。所以我便给了他点钱财,把他打发了,没告诉你们。”

  承勇一拍桌子,“公子你居然给他银子,这种无赖,连后辈都要敲诈。可是他拿了银子现在还敢提这事!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怀信说:“他这样的人心胸狭窄。当初红烛姑娘差点把他害死,他心里肯定是十分怨恨的,这口气他一定咽不下。现在红烛姑娘当了夫人,眼看着她就要扶摇直上了,要不趁这个时机报复她,以后就更没机会了。”

  “那他也太着急了。”凌岫说:“灿然过世了。红烛只有另嫁才能逃脱陪葬的命运,可是现在也没有谁提出要娶红烛,一旦没人娶她,她就要陪葬,那么平安侯要求父王处死红烛岂不是多此一举吗。”

  “可是如果有人愿意娶呢?”承勇说。

  “那到时候再告发她也来得及。”凌岫说:“还有,当初害平安侯的明明是两个人,红烛和慧儿,为什么现在他绝口不提慧儿,只指认红烛呢?”

  承勇着急道:“对啊,他没有理由只抓着红烛而放过慧儿的。难道他忘了?”

  “他不可能是忘了,或许不仅仅是平安侯,还有别的什么人也要置红烛于死地。”凌岫猜测。

  怀信疑惑道:“红烛姑娘只是丫鬟,除了平安侯,还有谁跟她有深仇大恨,谁会非要红烛死呢,我觉得这不太可能,应该就是平安侯跟红烛的私人恩怨吧。”

  几个人陷入了沉思。

  ……

  老鼠真是生命力顽强的动物。在封闭的大牢里它们自得其乐地窜来窜去。红烛一点也不怕老鼠,她看看它们,老鼠看看她,双方都把对方当做是一种风景,双方都是一样的无动于衷。

  “姑娘,有人来看你。二殿下请。”看守拍了拍门,很有礼貌地喊了红烛一声姑娘,然后恭恭敬敬地让了出去。

  红烛正在看老鼠,抬头看见凌岫他们走了过来。凌岫身后跟着怀信,承勇和重山。

  承勇一进来就说:“我们给你带了点好吃的,吃饱了才好上路啊。”怀信轻推了承勇一把,让他这个时候就别胡说了。

  “你!哼!”红烛对着承勇直瞪眼。

  “闭嘴。”凌岫瞪了承勇一眼。

  “哟,你们瞪人的眼神一模一样。来红烛,吃点东西消消气。”看承勇的贱样,红烛还是瞪着他说:“你来干嘛。”

  承勇说:“我来看你啊。”

  “我才不要你看。”

  “不要我看,你要谁看啊?难道是?”承勇很明显地用眼神指指怀信。

  “你别胡说!”红烛急得差点骂人。

  “承勇。”凌岫看向承勇。“恩?”

  “你出去。”

  “好的。”

  承勇出去了,终于清静了。

  凌岫打量了一下红烛:“我们来看看你一个人待在这大牢里能不能受得住。不过看来你挺适应这里的,怎么好像还胖了。”

  二殿下怎么也这样,还有完没完了。红烛条件反射般反驳道:“我还好,但也没能好到……胖了。”

  凌岫走近牢门,看着红烛,挑了挑眉毛说:“不仅胖了,胆子也大了,谁允许你还嘴了。”

  凌岫的语气在围观人群听来是在教训红烛,但红烛看见他嘴角带笑,脸上也没有严肃的神色。

  凌岫此时离红烛很近,红烛能清楚地看见凌岫清澈的眼神。凌岫的眼睛在大牢昏暗的烛火下,竟然还是熠熠生辉,他的瞳仁里波光粼粼,仿佛黑色的湖水,底下藏着千古的秘密。这是宝石吗?红烛想。

  红烛看见他的眼瞳里有自己的样子,就一直盯着看。哎?他的眼睛里怎么有我呢?这真有意思。红烛看着他的眼睛,看得出神。

  红烛在看凌岫眼里的自己。凌岫在看红烛的眼睛。红烛的眼睛很美,关于这一点,凌岫刚刚被这个惊人的发现吓到了。从灿烂的眼睛到尖尖的鼻头,到轮廓精美的嘴……

  “咳。”怀信咳了一下。凌岫转了一下眼神。

  “你好好吃饭,不用担心,我们会救你出去的。”凌岫说。

  “我还能出去吗?”红烛的眼神暗淡下来。

  “当然可以。”看她的样子,好像真的失去了信心。凌岫伸手按住她的头轻轻晃了晃。

  本来只是想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做个丫鬟,能平安度日也就罢了,哪知道公子居然说要她要做夫人,可是还没真正过上一天当夫人的日子呢,就成为了阶下囚。变化太快,都来不及体会。现在除了看老天的安排也没有别的可指望了。二殿下说要救我?我姑且当成是一种安慰就这么听着吧。

  红烛抬眼偷瞄了一下他的脸,他平时都是不苟言笑的样子,但是此时他的表情竟然还是挺温柔的。

  “恩。”红烛点点头,谢谢你的安慰,不管将来如何,至少现在还是能感觉到人间的温暖的。

  红烛觉得他一直在看着自己,有点不自在,抓着栏杆不知如何是好,脸控制不住地开始发烫,这也不是害羞吧,红烛想,只是收到了一个不怎么熟悉的人的善意,很是意外而已。但是你这样一直看我的脸也很奇怪啊,二殿下你在干嘛?

  这时站在一边的怀信正看着凌岫,他很奇怪于凌岫的表现。从什么时候开始凌岫对红烛已经这么亲密了?为什么?究竟为什么凌岫会对红烛这么好?红烛她只是一个小丫鬟,既没有绝色容颜,也没有超常的智慧与手段。他很不理解为什么凌岫对红烛那么特别,这绝对不是自己太过敏感。他真希望能理解凌岫的意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