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校场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016 2019.08.11 13:34

  红烛被蒙了眼睛,从软禁的屋子中被带了出来。一个丫鬟将她带上了马车坐好。

  那个丫鬟一手扣住红烛的手腕,扣得死死的。“呃,别抓那么紧。”那个丫鬟并没有放松一分一毫。

  马车颠颠簸簸,走了起来。

  “这是要去哪里?”

  “回姑娘,我也不知道呢。”语气还算柔,声音也还算甜美秀气。

  为什么突然要把我从屋子里带出来呢?还坐马车,看来不是去很近的地方。暮王是知道我疯了吧,难道要把我处理掉?

  马车一直在不急不缓地行驶着。走了这些时间了,难道已经出了內宫了?正这么怀疑着,红烛耳边就传来了嘈杂的人声。是红烛熟悉的街道上的叫卖声。这不是已经来到主街上了吗!这是要去哪里?难道要出城?

  红烛猜对了。马车驶过长长的主街,并未停下,一直向前行进。过了好久,马车的行进路线开始弯弯绕绕了起来。并且路面也越来越颠簸。

  “哎呀!”好像是压过了一大块石头。红烛被颠了起来,头差点撞到了车顶。这是去了什么偏僻的地方,为什么这么颠簸?难道是刑场?红烛紧张起来,想要站起来。被旁边的丫鬟发现了意图。“姑娘,你不要动,坐好。”红烛被她按了下去。这丫鬟手劲极大,红烛一被她按住就动不了了。慌得她大喊:“救命啊!”

  “姑娘你怎么了?不要喊啊。”

  “我能不喊吗!救命啊!啊!救命啊!啊,救……”马车突然停下,红烛一个没站稳向前扑去。没想到此时门开了。

  红烛被蒙着眼睛,不知道车门打开了。“啊!”红烛感觉自己的身子向前飞出去,完全不受控制。

  红烛在空中只感觉自己向前扑去。而红烛面前站着的那个人,眼睁睁看着向自己飞过来的事物,张开了双臂。

  终于,红烛扑倒了他,将他踏踏实实地压在了身下。

  场面仿佛静止了。

  红烛略略撑起身,伸手摘掉眼罩,看着面前的那个人。“呃,二殿下。”

  毫无防备就被红烛扑倒的凌岫确实有些震惊,震惊到说不出话来,只是呆呆地看着红烛。

  “我的天!”那个声音明显是郑将军,“用得着这么热情吗,啊哈哈哈!”

  “好笑吗!快扶我们起来!”凌岫说。

  “哦。”

  丫鬟和承勇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红烛拎起来。

  凌岫站稳,脸微红。红烛站稳,脸通红。

  “你们怎么了?说话呀。”承勇站在一边看着他们。

  “你没事吧。”凌岫说。

  “没事。”红烛摇头。

  “你怎么从马车里飞出来了,这么着急出来吗?”承勇说。

  “没站稳。”

  “哈哈哈哈哈哈。”承勇大笑。

  凌岫看了他一眼,承勇合上嘴停止了笑声。

  “这里是城外的校场。你暂时来这里修养。”

  “为什么突然把我带到这里?修养?来这里修养?修养多久?”

  “目前还不知道会在这里待多久。你不要着急,我也会在这里陪着你的,不用担心。”

  红烛抬头看看他,又把头低了下去,说:“我不担心。”

  一阵大风吹过,吹得人人都遮头掩面。

  承勇慌忙护住自己的头大喊:“这里不比城中,风沙大,我们进去再说吧。”

  众人来到了曾经是为了校场士兵建造的营地。

  营地虽然荒废了许久,但是,凌岫在红烛来之前稍作了修整,看起来还是可以住人的。

  那个丫鬟一直死死抓住红烛的手腕,仿佛是在大风中,怕她飞走了。

  红烛看了看她,不是平时看管她的那些丫鬟中的任何一个。这个很明显,因为这个丫鬟长得太特别了。身高七尺,面孔黝黑,手臂都有一般小女子的腿粗。“姑娘,你别乱跑。”声音居然是秀气的。“呃。哦。”

  “秀秀,你不用一直抓着她了,她不会跑的。”凌岫说。

  “二殿下,王上说要时刻确保红烛在我的身边。”秀秀说。

  “行了,她不就在你身边吗,跑不了,不用抓着了啊,手都被你捏青了。”承勇让她放松一点,把手松开。

  秀秀想了一下答应了,放了红烛的手腕。

  凌岫对红烛说:“这里是城外校场,荒废许久。不过这里远离人烟十分清静,适合休养生息,你近来心绪不宁,需要好好静养。你安心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我会在这里陪着你的,你不用害怕什么。”

  “恩。”红烛点头答应。心想,暮王怎么会让二殿下来这里看管我呢?

  秀秀将红烛的卧房安顿好。在屋子内盯着红烛。红烛被她看得无奈,“秀秀姑娘,不用一直盯着我看。”

  “不行,王上交代要盯牢你。”

  “我知道,王上交代了你什么。但是你这样一直瞪着我,你不累吗?”

  秀秀点头,“是挺累的。但是王上交代一定要看牢你。”

  “好吧,随你吧。”

  校场设在城外,靠近金王后设的屏障的边缘。如今金王后的心神未稳,早已失去了对屏障的控制,屏障日渐衰弱。城内尚且可以算是如金王后活着时没什么差别,但是这里的区别就显现了出来。校场所处之地,偶尔有大风劲吹,亦有风沙飞扬。虽然在来之前已经修复加固了个七七八八,但是没想到当晚竟然狂风大作。

  晚上本来,风平浪静,可是突然树叶沙沙响起,不一会儿,树枝也开始晃动。

  凌岫命人加固门窗,屋顶。

  “这里怎么变成这样了?风那么大?以前也没有这样啊。”承勇说。

  “应该是屏障减弱了,所以天气就产生了变化。”

  “不会打雷下雨吧。”承勇试探地问。

  “你怕了?”

  “我怕?我怕什么?”承勇抱了抱自己的手臂。

  “打雷啊。”

  “公子你又开玩笑了,我怎么会怕打雷。”

  “那是,你郑将军天不怕地不怕,一会打雷了,你可不要拉着我。”

  “不会吧,不会一来就打雷这么巧吧。”

  “那可难说了。”故意吓唬承勇也挺好玩的。凌岫暗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