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香囊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832 2017.08.19 22:04

  以前对红烛来说没有什么东西是特别重要的,能吃饱穿暖就已经是最大的满足了,她对于什么胭脂水粉之类的毫无兴趣,对首饰什么的就更是一眼都不会看,对她来说这些都是毫无用处的。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很多姑娘都会珍藏着一些小玩意儿,这些东西,要是红烛早就嫌放着麻烦扔掉了。

  现在有了这个装着桃花花瓣和写坏了的药方的香囊,红烛就终于觉得自己是一个跟别人一样的姑娘了。

  红烛回到了府中,把药交给了美燕。

  美燕“刷”地扯过药包随手扔在了桌子上,既粗鲁又无礼。莫名其妙,红烛摇头。今天她又怎么了?是谁又惹到她了吗?不用在意,美燕就是这样的人,红烛想。

  红烛继续干起活来,还有好多衣服要洗,不能耽搁。

  红烛坐在小板凳上洗衣服。她用力往盆里一按,“噗”地一声水就飙到了身上。“我早就该想到水会溅出来,这下衣服都弄湿了。”

  红烛急急忙忙地把外衣脱下来,免得湿了里面的衣服,换了件衣服回来继续干活。

  第二天,红烛干完活来到院子的时候,发现府里的几个女人在聊天谈笑,有春花和与红烛住一个屋子的青青和小玲。

  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悉悉索索地样子。但是跟我没有什么关系,红烛想。红烛没有打算加入她们,只是路过。

  “你们看这是什么?”春花怪叫到。

  其他两个人围过去看春花手里拿的东西。

  “咦!这是什么花的花瓣吗?”春花捏出一片花瓣翻来过去地看。

  另外两个人疑惑地摇头。

  “这是一张纸?”春花又在香囊里找到了一张纸。

  “这好像是一张药方啊,我认得上面有药名。”青青说。

  药方?什么药方?正在离开的红烛听到这个字眼就停下了脚步。药方和花瓣?她们的话引起了红烛的注意。

  红烛看向她们,看见了春花手里那个东西。那是个香囊,一个很眼熟的香囊。

  这是我的香囊!红烛摸了摸身上,香囊确实是不见了。“哎呀!”红烛想到昨天洗衣服的时候把衣服弄湿了,然后回屋去换衣服,难道是那个时候掉了。被她们捡到了,这可怎么办。

  “这是哪里捡到的?”春花问。

  小玲说是在柴房外面。

  “那应该就是我们几个人的啊,难道是美燕姐的?”春花说。

  “干什么呢,都不干活了,想要吃白饭啊。”此时听见了美燕的大嗓门几个人都吓了一跳。红烛也吓了一跳,被美燕看见,这下要拿回香囊就更麻烦了。

  春花把香囊送到了美燕的面前。“美燕姐,您看看这是你的吗,小玲捡到的。”

  美燕拿过春花手里的香囊,看了看里面的东西说:“这是什么破烂玩意儿,一看就不值钱,怎么可能是我的。”美燕用两根手指捏住里面的一张纸。“这是一张药方吧。只是墨迹化开了,应该是不要了的。咦?这个章是?梁怀信?”

  “梁怀信?”春花她们都疑惑地喊出声。

  美燕说:“这是梁大夫开的药方,这是梁大夫的东西吗?应该不会吧。梁大夫长得这么好看,这个香囊的做工这么普通,根本配不上梁大夫吗。我觉得不会是他的。”美燕虽然这么说,但想到梁大夫刚刚来了,这会儿就发现了这么个东西,会这么巧吗?“不过梁大夫刚来,一会去问问他好了。”

  什么?梁大夫来了?千万别问他啊。

  红烛着急着要趁美燕还没有去问梁怀信之前拿回香囊。可是一着急就心慌意乱,脚下也不利索了,竟然刚抬腿就把自己绊倒了。“啊,我的妈呀!”

  正在此时,梁大夫就从内院走了出来。

  “梁大夫来了。”青青看见了梁怀信,叫了一声。

  “梁大夫,梁大夫。”美燕上去叫住梁怀信。

  “别!”红烛好不容易来到她们身边想要拦住美燕,但是怎么拦得住呢。

  “梁大夫,我们捡到个香囊,您看看是不是您掉的?”美燕说。

  惨了。红烛遮住脸。

  梁怀信接过香囊看看,并没有见过,但是里面的东西倒是熟悉。纸上是自己的字迹,还有自己的章。梁怀信一看立刻想起来这是曾经给红烛的那张药方。这个香囊是?

  美燕说:“里面的是桃花花瓣吧。记得药庐里就种着桃花吧。梁大夫,这是你的吗?”

  梁怀信看看躲在青青身后的红烛。看见她尴尬地偷瞧自己。他问美燕:“这是在这里捡到的?”

  “不是,是在厨房外面。梁大夫应该不会去那里才对啊。”

  梁怀信略略皱眉,又不得不看了看人群中的红烛。红烛遮住脸,摇了摇头。

  “是我的。”梁怀信说。

  什么?红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真是梁大夫的?”美燕都不敢相信,这梁大夫的品味也一般啊,美燕想,还以为他长得精致,用的东西也是精巧细致的,没想到这么普通。

  “是啊。难道代总管怀疑我说谎?”

  “不不不没有没有,当然不是了,我怎么会怀疑梁大夫您呢。梁大夫不仅医术高明还是人人称赞的正人君子,谁会怀疑梁大夫吗。”美燕虽然平时对府中的下人颐指气使的,但是只要见到地位高一点的人就变得极其地低三下四,谦卑异常,这也是美燕的聪明之处,让稍有权势的人以为美燕是一个很容易相处又懂礼数的人。美燕见梁怀信言语中带有不快,立刻满脸堆笑,赔了小心。

  “可能是刚才掉的。刚才我去看看你们是不是按照我说的那样给三殿下煎药,不过厨房里没有人,我就走了,应该是那个时候掉的。”

  “原来是这样。哦,梁大夫。”美燕双手将香囊交还给梁怀信。梁怀信接过香囊,把它捏在了手里。“三殿下说腹痛,其实是着凉了,你们多注意一下就是了。”

  “是是是。”

  梁怀信交代过美燕后就走了。

  红烛看他走了,等美燕、春花她们都散了以后,悄悄来到了大门口。红烛四处看看,没有发现梁怀信的身影,应该是已经走了吧。

  其实红烛本来就没有想好,要不要找梁大夫拿回香囊。他见到香囊里的东西,应该已经猜到红烛的小心思了吧,虽说本来就是自己向梁大夫要来的,但是放在这么贴身的香囊里,会不会让梁大夫觉得怪尴尬的啊。

  算了吧,还是不要去拿了,梁大夫应该也会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的吧,希望如此。

  红烛一转身,吓了一跳。因为她看见梁怀信此刻就站在她面前。

  “啊,梁大夫!”

  “红烛你在找我吗?”

  “呃……”

  “你是想要拿回这个吗?”梁怀信摊开手,手里是红烛的香囊。

  “呃……”

  “给。”

  “多谢。”红烛双手捻起香囊的一角,小心翼翼地拿起来,免得碰到了梁怀信的手。

  梁怀信略一沉吟,开口道:“这样存放花瓣,花瓣很快就腐烂的。”

  “……是。”红烛不知道说什么好。

  “有的东西保存不了多久,因为它本来就不属于这里。”

  红烛看看他,眼里满是惊异。你说的是不属于……我?

  “花属于土地,风属于天空,他们都会离你而去,不如还是找到能属于你的东西来好好珍惜。”

  这……真是,你是想要说什么吧。红烛的眼眶有些发红,但是她忍住了,“花有花生命的意义,风有风自由的方向,它们本来就不属于任何东西。我喜欢它们,所以我想与它们在一起,可是,它们要离去就离去吧。相逢离散都是随缘而已。”

  怀信眼中显现出红烛从未见过的神情,一种不耐烦,虽然只有一瞬,但是让红烛心里咯噔了一下。“花本来是要回归土地的,可是你扰乱了它的脚步,喜欢不是你打扰它们的理由。”

  “我只是喜欢,就打扰了它们?”

  红烛的眼睛都已经憋红了,她看了一眼梁怀信,立刻低下头去,眼泪随着眼帘的低垂,滴落了下来。

  “我明白了,我不会打扰别人的,花也好,风也好,什么都好。”红烛如自言自语一般说完这话就转身进府,没有再看梁怀信一眼。

  梁怀信站在那里有些惊诧,他从没有见过红烛这样的态度,竟然没有说一句告辞就转身走了。梁怀信更没有想到自己只是稍稍做了一点暗示,就让她有这么大的反应。

  看到刚才红烛姑娘的样子,梁怀信心里也不太好受,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自己对红烛没有任何想法这件事,总算是说清楚了吧。看她平日对什么都不太在乎的样子,可是内心却有着那么强的自尊心,还真是让人意外。

  梁怀信紧了紧拳头,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