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过招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030 2019.08.19 21:37

  “你没事吧……你们没事吧。”凌岫回来了,看见红烛说。

  “我没事。”

  “你怎么到外面来了。梁妈,你怎么也出来了?”凌岫问。

  “二殿下,我想去那边粮库看看,别让小贼摸进去,偷了粮食。”

  承勇责备道:“你们就不要凑热闹了,碰到那些人,你们也打不过啊,别说什么粮食了,到时候人都被抓走。要是真遇上了,不是给人家送人质吗。”

  “承勇说得没错,你们不该出来。尤其是你。”凌岫看着红烛。

  “我?”

  “你这么瘦弱,那些游民扛起来就能把你抗走,你出来太危险了。”

  “恩,尤其是你,红烛。是吧,公子?”

  凌岫瞪了他一眼,又来劲了是吧,承勇?

  “幸好这次只是几个饿得昏头的游民,碰巧通过了屏障的漏洞。要是有心人有备而来,我们就危险了。”

  “姑娘!”秀秀此时着急忙慌地跑来出来。“姑娘你去哪里了,吓死我了。一醒来发现你不见了。”

  “我本来想喊你一起出来的,但是实在是喊不醒你,所以就只好自己出来了。”红烛说。

  “呃,是吗。”秀秀挠挠头。

  “有备而来,公子你是说,有人会趁着外面屏障不稳的时候有所行动?”

  “很有这种可能。”

  “那除了这些游民还有谁知道这个漏洞呢?”

  “目前看来他们只是偶然发现,先把他们关起来,免得他们走漏了消息,把漏洞的事说出去。”

  “是。”

  “不过这里确实有些危险。要加强人手才是。”

  “危险?”秀秀有些紧张。

  “是啊,要是下次你再不好好照看红烛的话,你的命就危险了。”凌岫说。

  “哦。是,二殿下。”

  “让你寸步不离,你还能睡这么熟,以后可不能再掉以轻心了。行了,校场附近我已经加强了防守,不会再有事的。大家都回去吧。”

  凌岫让大家都回屋休息。

  什么吗,要秀秀看着我,怕我跑了吗?这个屏障的漏洞,不知道在哪里,要是我能找到的话,不是就可以逃跑了吗?啧,也不行,这里荒山野岭的,跑出去就会碰到狼群,还是不要冒险的好。

  等其他人都走后。

  “公子,这里的事,王上会不会知道。”承勇问凌岫。

  “父王那里自然会有人告诉他。”

  “要是王上知道了,恐怕就会把红烛召回去了。毕竟红烛在这里太不安全了。”

  “红烛现在还没有任何能使用法力的迹象,父王现在不会对她过于关注的。不过,这或许是一件好事。可以趁此机会增兵。”

  ……

  经过昨晚的事,秀秀时刻关注着红烛,生怕她一眨眼就不见了。

  “不用这么盯着我,我可以保护自己的,况且,现在大白天的,也没有危险。”

  “姑娘你瘦瘦小小的,你要怎么保护自己?”

  “不要看我瘦弱,其实我很厉害的。我的力气很大。”

  “呵呵。姑娘不要说笑了。”

  “真的,是真的。我从小就力气大。”

  “你姑娘你推我试试。我看看你力气大不大。”秀秀摆出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好啊。”红烛使出一点力推秀秀,秀秀丝毫不动。“我要用力了。”红烛用力推她,秀秀还是稳如泰山。“呀。”红烛使劲推她,秀秀只是晃了晃。

  “怎么样,姑娘?”

  “你是个例,不能算数。”红烛甩甩手,手都好像扭到了。

  “所以啊,姑娘还是老老实实待着吧,我来保护你。”

  “我不信,我一定可以保护自己的。我还可以保护你。”

  “姑娘你怎么这么爱开玩笑呢。行了,赶紧睡吧。小孩子不能晚睡。”

  “谁是小孩子?”

  “你。”秀秀将红烛拉到床边,示意她躺下。“快躺下,安安稳稳地睡觉。”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暮王的耳朵里,“什么?屏障出现漏洞了?”这可不行。虽然暮王不是很乐意,但是增兵这件事刻不容缓。不过,虽然要增兵,也不能将兵权交给凌岫一个人,更不能让他全权负责这件事。让他在队伍中树立了威信,巩固了地位那还得了!

  暮王委派流云监督增兵一事,并且将凌岫的一举一动回报与暮王。

  “是。”

  全城张贴征兵告示。流云亲自甄选,之后便即刻启程带人马赶往城外校场。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承勇和其他人一起站在路口等待流云。

  流云骑马而来,老远就看见承勇,白了一眼。

  承勇替流云拉住马,“怎么滴,对我有意见?我大老远地迎接你,大小姐你还不满意了?哦,不,是大将军。”

  “如果你能让我看不见你,我会更满意。”流云翻身下马。

  “那还不简单,你把自己戳瞎不就行了。”

  “哼。”说时迟那时快,流云抽出她的软鞭,就向承勇挥去。

  “哎!你别过分了哦!我好心好意迎接你,你倒好,伸手还不打笑脸人呢。”

  “谁跟你过分!”流云手势如行云流水,软鞭如蛇舞,嗖嗖地向承勇逼近。

  承勇急闪身,“还好还好,差一点就碰到我了!”

  “那这次呢!”流云将软鞭抖了一下,软鞭如有灵性,转向又向承勇而去。

  承勇拔剑出鞘,格挡流云的软鞭,“当”地一声,剑与软鞭相触之处闪了一丝火花。

  “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打完,打完,我们好吃饭。”凌岫说。站在他旁边的红烛看得兴奋不已,一边拍手一边叫好,“好厉害啊你们。”

  二人又过了几招。

  “你别得寸进尺啊!”

  “你给我闭嘴!”

  “你够了!”

  “你闭嘴。”

  来来回回几次后,承勇将剑一卷,卷住流云的软鞭,卡住,不让流云抽回。

  二人僵持不下,谁也不肯先放手。两人大眼瞪小眼,怒气呵呵。

  凌岫无奈,出手拉住承勇,“行了,放手吧,今天的活动量够了。”

  “让她先放。”

  “流云……”

  “是,二殿下。哼!”流云收力,软鞭瞬间像失去了精神力,变成普通的鞭子。

  承勇也放下剑,松了软鞭。两人互相瞪着站在两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