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夜谈(一)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071 2019.08.13 09:00

  三日后。

  承勇回来了。

  承勇远远见着一拨人在地里忙碌,想着是哪里来的农户,也许是从城里调拨来的,来给二殿下和红烛他们种菜吃,没想到王上对二殿下也还行啊。

  骑马走近了才发现他们很是眼熟。他们不就是二殿下带来的几个家仆吗。

  “公子?我的二殿下?”承勇大喊。他看见二殿下也在那群人里面呢。“公子!”承勇下马来向二殿下跑去。

  “你回来了。”

  “我的二殿下!”承勇跑过来要抱凌岫。凌岫勾住他的脖子,脚下一钩,将他撂倒。

  “哈哈哈。”众人大笑。

  “你要干什么?”凌岫问躺在地上的承勇。

  “我的二殿下,我好好地来跟你问好,你摔我作甚?”承勇委屈地说。

  “谁让你动作这么大,谁知道你想对我做什么。”

  “公子啊,我还能对你做什么,我是想你了呗。”承勇坐起来,背后都是泥。

  “想我?才三天不见,就想我?”

  “是啊,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是吗,那你不早一点回来。想必是想等风雨过去了再来吧。”

  “还是公子你了解我。呵呵呵。”

  一旁的红烛和秀秀把承勇扶起来。秀秀拍了拍他的背,要把他背后泥拍掉。秀秀啪啪啪啪啪地拍,虎虎生风。

  “咳咳,够了够了,秀秀,你再拍下去,我的背就要被你拍断了。你这个劲实在是大。”承勇被她拍得咳起来。

  “我让你带的菜籽种子带来了吗。”凌岫问承勇。

  “带了带了,公子的吩咐怎么能忘呢。”

  “那就好。你先去修整一下吧。一会儿就吃饭了。”

  “我说我的公子啊,你又是种地又是做饭的,是打算在这里常住啊。”

  “你闭嘴,在哪里不要吃饭啊,快去把东西放好。”

  “好好好。这就去。”承勇被秀秀一把拉了起来。“我的天,谢谢大姐。”

  “哈哈哈。谁是大姐。”秀秀大笑。

  承勇回去不仅是去躲雷雨的,还带来了不少好东西。大多是吃的。承勇把红烛拉到一边说:“这次我回去带来不少好东西,想知道是什么吗?”

  “你带了好东西跟我有关系吗?”

  “可以有,也可以没有。那要看你以后怎么表现了。”

  “郑将军这话是什么意思?”红烛听出了威胁的意思。

  “哎呀,我是说,我给你带了许多好吃的。怎么样,我对你好不好?”

  “所以呢?”

  “所以你以后见到慧儿说起我的时候,要怎么说,明白了吗?”

  红烛叹气,“郑将军,我现在连能不能再见到慧儿都不知道呢,跟我说这个有什么用啊。”

  “这话说得,当然可以啦,当然可以再见到慧儿啦。你真是,用得着这么悲观吗。你放心吧,有我,有二殿下,我们一定会救你出去的,早晚还你自由身。”

  天哪,郑将军,我哪有自由身啊,即便出去了也还是不知哪家的丫鬟。算了,借你吉言吧,希望我还能见到慧儿。真的是好久没见到慧儿了。

  “怎么样?同意吗?”

  “同意同意,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怎么说得那么敷衍。不行,拉钩。”承勇伸出小手指。非要拉钩保证。

  “天哪,还要拉钩?”

  “对啊。你不敢吗?”

  “这有什么不敢的。拉钩就拉钩。”红烛与他拉钩。承勇嘻嘻地笑得很高兴。

  凌岫在远处看着,眼神没有离开过他们。二人回头看见凌岫,都立刻放下手,当做没有任何事发生,往两个方向散开。

  “你们说了什么?”凌岫问承勇。

  “没什么,没什么,真的没什么。”承勇低头敷衍,企图蒙混过关。

  承勇本来回去有一半是为了躲雨的,可是没想到,他回去的几天一滴雨也没下,但是他回到校场的当晚,下雨了。

  “怎么回事啊,公子,怎么我一来就下雨了,昨天下了吗。”

  “没有。”

  “怎么可能。为什么这样对我?”

  “哼。”

  风雨飘摇,前呼后啸。风吹过树木仿佛海浪。

  “公子公子,快点快点。”

  “你又怎么了?屋子已经修缮过了。”

  “不行不行,看起来还是非常危险,不要看现在好像很牢固的样子,要是一会雨大了起来,就不好说了。”

  “你要去哪里?”

  “当然是红烛的房间了。”

  “你怎么能老是去姑娘家的屋子里。承勇!”凌岫看见承勇忙忙碌碌。

  不一会儿,承勇收拾了一个包裹出来,带上雨具,拉着凌岫来到红烛屋子门口敲门。

  “来了,来了。”秀秀把门打开。“我就知道郑将军要来。”

  “是吗。”刚开门,承勇就跳进屋,脱了雨具,动作流畅地把包裹往桌上一放,开始往外拿东西。

  “二殿下。”秀秀帮凌岫把雨具放好。回头一看,桌上已经摆满了各种吃的。红烛张大了嘴,已经惊呆了。

  “你动作够快的。”凌岫也惊讶。

  “来来来,都坐下,来喝酒。”承勇招呼到。

  “郑将军,现在是喝酒的时候吗?”红烛疑惑。

  “怎么不是,现在除了喝酒还能干什么?对不对?哈哈哈。来。快坐下。”

  “佩服。”红烛拱手。

  “好说好说。”承勇招呼凌岫坐下。

  凌岫无奈得笑出了声。随后坐下。秀秀不敢坐下。红烛拉着她一起坐下。“没事,都坐吧。”凌岫还没有说完,承勇就说:“没事,二殿下都说了都坐下。来,都倒上酒。”

  红烛摆摆手,“不用了郑将军,我不会喝酒。”

  “喝一点没事啊。”

  凌岫将承勇给红烛的杯子拿走,换了一个倒了水的杯子。“红烛不喝酒,你自己喝吧。”

  “我喝,我可以喝。”秀秀看着承勇手里的酒杯很久了,看红烛一直在推脱,不肯喝酒,终于忍不住说。

  “那好,给秀秀喝酒吧。”凌岫说。

  “霍,看起来秀秀酒量一定很可以啊,他们两一点意思也没有,来,我们两喝。”

  “好!”秀秀巴不得能开怀畅饮。

  承勇和秀秀两个人推杯换盏,连吃带喝,凌岫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慢慢喝。四个人,谈天说地,好不畅快。

  屋外大雨滂沱,屋内欢乐祥和。这样的时光真是难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