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幻象(一)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096 2019.07.14 09:00

  太子府中。

  流云一手执鞭,对坐着的齐光说:“公子这样做会害了红烛的。红烛如果能运用法力便会被王上软禁成为傀儡,如果不能必然会被灭口。”

  “你干嘛?你拿着鞭子要干嘛?”齐光往榻上躲,低声说:“那也怪不了我,谁让她老是挡在我要走的路上,一个丫鬟不好好在府里待着,到处惹事,这能怪得了谁。”

  流云拿着鞭子的手又握紧了一点。“这些事跟她本来毫无关系,也不是她去招惹出来的,现在却把她卷了进来。”

  “所以说,这也怪不了别人啊,命运使然,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你为什么这么担心她?你们很熟吗?”齐光很奇怪,流云平时挺冷淡的一个人,怎么会对红烛这么好。

  “她是个好人,不该由此磨难。”

  齐光笑喷了,“哈哈哈哈哈,好人?好人什么时候是免死金牌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天真。”由于觉得太过逗趣,齐光忘记了流云正拿着鞭子。

  “是我天真还是你们没有同情心!”流云展开鞭子作势挥出。

  “唉,你别乱来哦,我现在心情也很难受啊,你怎么什么事都怪我,这也不是我的错吧,是父王要软禁她的吗。”

  “那你就不该推波助澜!”

  “能看见凌岫这么吃瘪的时候不多,机会难得,我可不想错过。”

  “弱智。”流云发现跟他根本说不通,索性不说了,一甩袖子走了。

  “真是!你说我什么?真是对她太纵容了,搞得脾气越来越大!”

  ……

  夜已深,被软禁起来的红烛躺在床榻上却睡不着。每当红烛差一点睡着的时候,眼前就会浮现出金王后那渐渐干瘪的脸,红烛于是就吓得清醒了。

  红烛在接受了金王后的法力,醒过来以后,除了觉得浑身酸痛,一闭上眼就看见金王后之外,当时金王后传送法力的其他感觉,居然都不记得了。这法力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会有,是个什么样的法力呢?照着金王后看来,不过是建立望南国的屏障,保护望南国不受外界的侵扰,其他的还有什么吗?不知道。

  这几天来,红烛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似乎,对周遭的声音更敏感了。红烛不知道自己所处的是內宫中的什么位置,竟然能将四面八方的声音尽收耳底。这里微风轻轻拂过窗棂,那里水滴滴落在石板上,远处的脚步声,乃至于一声轻叹,红烛发现,只要她有意去听就能听见那些微弱的声音。

  睡是不能睡的了,那就打坐吧。红烛闭眼静心,不去刻意听这些响动。渐渐仿佛感觉不到自我的存在,变得轻飘飘的。

  穿过层层纱帐,只见烛光微弱,昏昏暗暗,屋子中间高床暖枕,看起来华丽又舒适。咦,却没有人。地上的小丫鬟跪坐在角落,一倒一倒地昏昏欲睡。这个小丫鬟是谁?从来没见过。

  这是哪里?为什么我会来这里?难道这里是內宫寝殿?

  接着一转,便来到后院,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现在是晚上自然是寂静无声。

  咦?这么晚了,怎么还会有人在庭院里?

  红烛看到远方暗处有两个人。

  他们是什么人?

  位置太远,红烛照理说应该是看不清的,但是,红烛看见了。

  那个女人着暗色衣袍,但是暗纹华丽,衣料轻薄。她面容娇美,装发精致。娇小的嘴唇缓缓开合,唇色娇艳欲滴。她正在与面前的这个男人说话。这个男人面对她有两个手臂的距离,直直站立,一身深色衣装,紧裹着宽阔的肩膀和线条流畅的腰身,他扬起脸,是二殿下!

  怎么会是二殿下?那那个女人是?

  青莺!

  那娇艳女子是青莺!萧夫人。

  红烛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他们二人怎么会……在这里幽会?啊!天啊,二殿下与自己父王的爱妾有染?

  不不不,红烛摇头,怎么会,二殿下是这样的人吗?不是吧,他应该是一个正直的人才对,起码他不会做出这样有违伦常的事吧。红烛很不愿意相信凌岫是一个浮浪之人,但是转眼又觉得这是真的。好吧,也许他平时都是假正经。是的,男人面对美女与面对一般女人态度总是不同的。我平时看到的他只是作为二殿下,作为公子,而现在他是作为男人,面对青莺这样的美丽女子,男人总是会心动的。男人不就是这样吗。我是把他想得太好了吧,他也就是一般男人而已,“色胚!哦!”红烛吓了一跳,怎么气到骂出声来了。他们不会听见了吧。

  红烛吓得赶紧躲在一根柱子背后,等了一会儿发现没有任何情况发生,还好还好,没有发现我。

  他们还在聊呢,不知道在聊什么?

  哼!假正经!红烛现在越看他们越生气。二殿下也不是好东西!红烛想起前几日,凌岫曾经来劝自己吃饭的事,还以为他对自己挺好的呢,原来他喜欢的人是青莺啊。红烛突然感觉自己在吃醋,自己是在吃醋吧?莫名其妙!我为什么会吃凌岫,二殿下的醋!这,毫无关系的人,没来由的,怎么会!

  红烛摸了摸自己的脸,好烫。不行,疯了疯了,我在想什么!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红烛睁眼,清醒了过来。

  刚才?发生的事是做梦?红烛醒来发觉自己还是安稳地坐在屋子里,自己的榻上,四周安静如常,并没有到什么寝殿,也没有去什么庭院。红烛分辨不清刚才看见的景象究竟是不是真实的,还是日有所思,才做了奇怪的拉郎配的梦。可是,日有所思?我有在思念二殿下吗?没有吧!啊,一定是那个。是之前二殿下逼红烛吃饭的事,二殿下抱了红烛,当然也不能说是抱吧,就是有了一丝肢体接触,让凌岫的气息留在了红烛的脑海里,让红烛的潜意识中留下了凌岫的身影。

  凌岫,二殿下,呵呵,别闹了,红烛啪地打了一下自己的小脑袋瓜子,这一定是身体出了什么毛病,是金王后的法力让自己产生了幻觉,这不是自己真实的想法,这种变态的想法一定要扼杀在婴儿期。梁怀信这样的事发生一次就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