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归来(一)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547 2019.06.16 14:16

  “公子,三殿下。”承勇匆忙进屋,“红烛回来了!”

  众人都是一惊。

  “人呢?快让她进来!”灿然激动得差点滚下床,还好被凌岫扶住。

  “公子,二殿下。”红烛刚踏进门就被踉跄奔过来的灿然一把抱住。红烛没想到三王子会如此激动,一口气憋在胸口,整个人都僵住了。

  “红烛,你去哪了,我找了你好久。”

  “公子,我……”

  “我真怕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天天都睡不着,药也不想吃,饭也吃不下,每天都在等你回来。我不相信你会就这样不见了,可是我却忍不住担心你真的会不见。”灿然说着说着眼眶都红了,竟是要哭出来的样子。

  这是怎么了?红烛都惊呆了,公子竟然因为我失踪,情绪这么激动?这个世上还从未有人这么惦念我的安危。红烛被他的情绪感染了,一阵感动,像哄孩子似的拍拍他的背:“公子,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别哭了哦。”

  灿然仍然是不依不饶,“你答应我,再也不会乱跑了,要永远都陪在我身边。”

  这,公子,我对你真的这么重要吗?由于感动,红烛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不可思议,公子与我相处没有多久,平时也并非多么温言软语,今天突然说了这么贴心的话。

  红烛也抱住了灿然,连连点头,“好,我答应你,公子,我不会乱跑,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

  红烛在回城之前心里还有些忐忑,怕大家找她找得恼火,等她回来,迎接她的会是一顿臭骂,没想到现在却是这样温情,真是意外。

  “好了,让红烛去休息吧,她刚回来也很累了。灿然你总算可以放下心了吧。”凌岫看灿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紧紧搂住红烛,实在不成体统。

  凌岫让美燕和春花把灿然扶去休息。

  凌岫转身问红烛:“红烛,你是怎么回来的。”

  “回二殿下,在夜凉山的时候,路过的劫匪把我给劫了,不过半路上遇到了一群好心的姑娘,她们又把我救了。后来……后来她们让那里附近的族人用马车把我送到望南国附近,路上我遇到了流云姑娘,是她把我带回来的。”

  “恩。”

  几个人为了让三王子安心休息,走出了他的寝殿。

  流云正站在院子里,“二殿下。”流云向凌岫行礼。

  “免礼,流云,多谢你把红烛带回来,辛苦你了。流云果然是王兄的得力助手,不像我们承勇,找了那么久,找来找去都没找到,最后还是多亏你帮忙才能把红烛带回来。”

  承勇在一旁听见了,仿佛莫名被凌岫打了一巴掌似的,“她只是运气好才找到人的,不是靠实力。”

  凌岫对承勇假笑说:“你既没有实力,运气还不好。”

  承勇听了只有闭嘴。

  流云暗笑,承勇看见了,对着流云做了个“凶狠”的表情,流云不屑地“切”了一声,并对他做了个鬼脸。

  “二殿下客气了,公子让我出城找红烛姑娘,可是多日来都未有音讯,今日恰巧在城外看见红烛姑娘,便把她带了回来。公子他原本只是跟红烛姑娘开个玩笑,想不到差点让姑娘流落荒野,害得三殿下担心了这许多日,公子心里也很过意不去。”

  “流云姑娘,请替我转告王兄,红烛已安然回府,三弟也无恙,请他不必自责。”

  “是,二殿下。”

  凌岫见事情已然平息,于是回府去了。承勇跟着他身后回望了流云一眼,又对她做了个怪表情。

  “傻瓜!”流云骂他,不知道他听见没有。

  ……

  美燕正在厨房里忙着。大柱悄悄进门,从身后搂住美燕的腰。美燕吓一跳,忙转身推开大柱:“干什么呀!是你啊,啧,府里这么多人,你是疯了吗。别得寸进尺啊!”

  “我的美燕姐,你脸也翻得太快了吧。才送你的簪子这就不认人啦。”大柱惺惺地退开。

  美燕哼了声:“就你那么个破簪子,整天放在嘴上。你要是觉得送得不值那我还你就是了。”

  大柱看美燕声音里的娇嗔多过生气,就跟个癞皮狗似的还来贴在美燕身上,“没有没有,我可没有那么说,美燕姐,我送你什么那都是心甘情愿的。”

  “切,心甘情愿,你这种男人啊,就是这副贱样。”

  “美燕姐,这是怎么说的呢,我还不是对着你才那么贱的吗,美燕姐,难道你不是就喜欢我这种贱样吗。”

  美燕冷笑,推了他一把,“呵,就你,再贱也没人稀罕。”

  春花此时恰巧进门,看见大柱,惊讶说:“你怎么在这里?”

  大柱吓一跳,一看自己与美燕的距离,还好还好,还好现在离开美燕一个人的距离,不至于被发现端倪。大柱解释说:“我饿了,来找点东西吃。”

  “你真是的,才吃过东西又饿了,你是猪吗,那么大的肚肠。你快出去,男人怎么能待在厨房里呢,我给你拿点东西出去吃。”春花嘴上骂大柱,手里却在给他准备吃的。

  美燕看了春花一眼,轻蔑地笑了笑。说到贱,自然是贱中自有贱中手,大柱这种男人,也只有春花这种傻丫头才当成宝了,不仅当成宝,还含在嘴里怕别人来抢。真是可笑。

  ……

  大柱这几天突然得了伤风,一切与灿然接近的事务都不能做了,可是灿然该沐浴了。美燕打算让红烛去办这件尴尬的差事。巧的是,凌岫正好来了,他主动说帮灿然沐浴。

  洗完澡,凌岫替灿然穿好衣服。“灿然,前几天你都没有好好吃饭,人都瘦了,你以后千万不可再如此任性了。”

  三王子反驳道:“二哥,光今天我都吃了好多了,比前几天可胖了不少呢。况且红烛都回来了,我怎么会再不吃饭呢。”

  凌岫看了看他的表情,比前几天开朗了不少,“这些日子以来第一次看你笑。红烛不在你就不肯吃饭,红烛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

  三王子想了想说:“我不知道她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但是看见她回来了,我就松了一口气。我才刚刚觉得有人可以陪我聊聊天,解解闷,要是她突然就死了,那我多无聊啊。如果她死了那就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再找到一个像她这样的人。”

  凌岫听到这话一怔,说:“难道你只是因为害怕没人陪你你才担心她的?”

  “是啊。”灿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凌岫摇头叹气。这些年来细心地照顾,循循善诱,就是想让他能懂得人与人之间的温情,可是他竟然还是这么冷漠,凌岫觉得自己完全没有把他教好。凌岫对他非常失望。

  “难道你就没有担心她是否会遇到危险,是否会受伤?”

  “担心啊,要是她遇到危险回不来了,就没有人陪我玩了。”

  “你只是担心没有人陪你?可是她刚回来的时候你这么激动,还说了不要让她再离开的话,我以为你是真心关心她的。”凌岫不甘心,不想相信灿然是这么冷血。

  “我是真心的啊。我不想让她离开我。她是我的奴仆,怎么可以说走就走呢。只有在我不要她的时候,她才能离开。哦,不对,就算是我不要她了,她也不能离开。”灿然嘴角带笑,眼神中有一丝闪烁,这种光芒让凌岫觉得非常不舒服。

  “灿然,你在想什么?什么叫就算不要了也不能离开?”凌岫的声音变得严厉了起来。

  灿然看着凌岫,脸上的表情微微有了变化,瞬间没了刚才的阴冷,转而一笑,“没什么,我只是随口一说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