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喂药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378 2017.08.12 18:42

  三殿下采纳了美燕的建议,让红烛找个面纱把脸遮起来。

  红烛遮了面纱,感觉自己像个西域人。她照照镜子,看自己戴了面纱的样子。

  “遮着面纱也没什么,还可以挡风沙,挺好的。”乐观才能使人活下去。

  红烛其实很少看自己的脸,以前在王家的时候只有在给三姐姐梳妆打扮的时候才朝镜子瞄两眼。

  她看着镜子,拿下面纱,端详镜子中自己的左脸。左脸上伤口的结痂已经掉了,但是并没有好看多少,受伤的地方纠纠结结凹凸不平,很是难看,红烛看了免不了心揪起来。

  “弄个梅花不就得了,还弄个绣球花!”嘴上这么轻描淡写地自言自语着,红烛攥紧了手中的面纱,眼泪却掉了下来。

  三王子从小体弱多病,所以府里主要的任务就是伺候他吃药。由于红烛来了,原来侍药的丫头春花就撺掇美燕把这个活派给红烛。

  春花说:“这下好了,终于不用我去给公子送药了。自从花杏姐不在,每天都是我去送药!每次刚把药端到他跟前就被他打翻了,一口都没喝过。就这样还是得每天煎药,真是烦人。”

  美燕翻了个白眼嫌她话太多,“跟你说不要老是提以前的事了,你不嫌晦气我还嫌晦气呢!”

  春花被她这么一说背地里扁了扁嘴,只好岔开话题,“燕姐姐,这回我们真是白担心了一场,以为来的是什么二王子面前的大红人,要跟你抢总管的位子呢,却原来是个被嫌弃的傻丫头罢了。”

  美燕又是一个白眼,“哼,我在这府里这么多年,哪件事我没有照顾得妥妥帖帖,二殿下也是知道的,怎么可能再派个人来当总管呢。”

  春花看美燕心情不错,又锦上添花地讨好美燕,给她捏捏肩,“就是,我们燕姐姐聪明能干,别说府里了,就是二王子府里的人看见燕姐姐也是要礼让三分的。连秋雁嬷嬷都夸姐姐,姐姐要是男人那指不定是要当大将军的呢。”

  大将军?美燕平时很注重自己的外貌,自认算不上国色天香吧,也是颇有姿色的。她保养得当,身材只是略微有些丰满,但是由于胸前宏伟,又是个四方脸,就不由得显得有些壮实。听春花说自己像男人,美燕立刻翻脸道:“你说的什么鬼话,当什么大将军,有这么貌美的大将军么!”

  “呃。是是是。”春花知道自己又说错了话,惹美燕不高兴了,只好绞尽脑汁东拉西扯给自己台阶下。

  春花虽然没有美燕来府中的日头长,但也是府里的旧人了,与美燕相反,她瘦得皮包骨,前后都是一马平川。美燕是个爱拿主意的人,做事风风火火,能力不弱,很能独当一面,虽然现在还是个代总管,但是俨然是一副总管派头了,一天下来无论见到哪个下人都要骂上几句,再加上三王子根本不能管事,府里的大小事务都由美燕做主,所以这府里没人敢得罪美燕,由此,美燕的气势与日俱增。不过她与春花的关系还不错,春花身子软,处处奉承着美燕,因而春花在府中也算是如鱼得水。

  红烛也不傻,她当然知道这伺候吃药的活不是好活,只是懒得和她们计较,勾心斗角地算计实在是太累了,比做苦力还累,红烛向来不喜欢做这些麻烦的事。

  红烛刚开始煮药还不太顺手,但几次之后,就对药的加水量、火候掌握得很好。但这始终是个麻烦的活,因为每次的药都会被三王子打翻。

  三殿下不肯吃药,别人倒不是没办法而是懒得管。他天生体弱,连走路都要人用力撑着,更别说骑马了,这三王子算是废了,吃不吃药又有何关系呢,没有人相信凭着这些药,他还能好起来。

  “我不喝,拿开!”一次两次药被打翻了,红烛就去清理也不恼也不怨。她没什么擅长的,唯有很有耐性。

  “我不会喝药的,你不要每天都端来了,而且我更不想看到你的丑脸。”三王子骂人每次都能戳到别人的痛处。

  “万一公子您哪天想喝了呢!”红烛没有放弃,有病在身,又怎么能不喝药呢。

  三王子无奈地转头看她。这是他第一次拿正眼瞧红烛。红烛挑了挑眉毛,歪头看着他,面纱下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在红烛眼里他就是一个任性的小孩,一个伤了身,不能走,伤了心,没人疼但是却坏脾气的任性的小孩。

  “公子喝药好的是你自己,公子不喝,坏的也是你自己。在想要得到别人的注意前,最重要的还是照顾好自己,别让自己受委屈。要是老是做这种伤害自己的事,在别人看来就会觉得你是傻瓜。”

  我是傻瓜?三王子震惊地看着红烛,不愿相信被傻瓜当做傻瓜的事实。

  “我不是说公子是傻瓜,我是说做出这种不吃药寻求关注的举动的是傻瓜。”

  “滚出去!”三王子把一切能扔的都飞了出来,红烛一看,这个局面不好控制,算了,别控制了,跑吧。

  美燕知道了这事立刻就是对着红烛一顿骂,“你这样可不行!成天惹公子生气,气都被你气病了,这责任你担得起吗!”美燕看她笨手笨脚的很是气不打一处来。

  “我只是想劝公子喝药而已。”。

  美燕扯了她一把,把她推得差点摔倒。“还敢狡辩?你凭什么劝!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轮得到你劝。哼,听说你以前还是中原大户人家的丫鬟,一点礼数都没有,真是匪夷所思。今天不用你了,我去送药,你好好学着点吧。”

  红烛看公子是个小孩子,又常年抱病在身,很是可怜,所以不知不觉对他有了怜悯之心,举止也没有那么拘谨,可是这却被美燕抓住了把柄一顿臭骂。红烛嘴笨被美燕劈头盖脸地一顿骂也想不出该怎么反驳,在原地愣了半天。“哎,或许我真的不该多管闲事吧。”

  然而过了两天,美燕就仍然让红烛去送药,可以肯定的是美燕可不想把这差事砸在自己的手上。

  “公子,喝药了。”红烛刚端上药,还没站定,三王子一抬手直接把药碗打飞了,药汁顺着红烛的头发滴下来,糊住了红烛的眼睛。三王子打翻了药,歪头看着红烛,眼神里满是得逞的笑意。

  红烛眨巴着眼睛,勉强睁开看,遮脸的丝巾湿了一半,贴住了红烛的嘴,红烛“噗”了两口,这药可不是给我喝的。红烛站着没动,感觉鼻子里有水滴下来,扯了面纱,一摸鼻子下面,红的,比药汁浓稠,那不是水,是红烛的鼻血,原来刚才药碗恰巧打到了红烛的鼻梁。

  恐怕红烛的鼻梁是比红烛本人要脆弱一些,现在流血不止,哗啦啦地流成一股血流。胸前都是一片血迹。

  三王子看了红烛的样子,有点懵。怔怔地看着红烛在流血。就一会儿的功夫就能流这么多血!

  红烛擦掉鼻子下流出来的血,用大拇指和食指顶住自己鼻子下端两侧的骨头,闷声闷气地说:“公子,我先去处理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