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幽会(二)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359 2019.07.07 09:00

  “什么!”美燕瞪大了眼珠子看大柱。大柱撇了撇嘴,摊了摊手,说:“我是一个老实人,怎么能明知道你杀了人还包庇你呢,我的良心会过不去的。”

  “你这个混蛋!你算什么狗屁老实人。你他妈占了老娘多少便宜了。你个一脸蠢相的人渣!”侍卫抓住美燕,美燕还在不停地骂大柱,骂得口沫横飞,气得直跳脚。大柱冷眼看看她,表现出从未有过的得意,悄悄说:“我也舍不得害你,毕竟你的身材比春花有肉多了,可是谁让你有这么大的把柄在我手上,我只好拿你换自由。”

  “我呸我呸呸呸!”美燕呸个不停,最后被侍卫拖走了。

  春花被吓得不轻,看到美燕被带走,哇得大哭起来。春花走到大柱身边,不停地哭,“你怎么那么狠心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真要害死我呢!”

  “怎么会呢,我掐得那么轻,你感觉不到吗。”

  “吓死我了。”

  大柱拍拍她的背,“不哭了哦,不哭了。”

  头天晚上大柱才好模好样地安慰了春花,没想到,第二天就得知大柱被充了军,要做苦力去,先被关押起来了。“啊?怎么会这样!”春花大哭。

  重山说:“他跟二殿下谈条件,说是揭发美燕就不用娶你。二殿下答应了。不过二殿下答应了他不用娶你,但是没说不惩罚他。所以就调去做苦力了。”

  春花颓然地坐在地上,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自己一心一意地对这个男人,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给了他了,以为他也会安安稳稳地一心一意地对自己,好好过日子,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木讷的老实男人竟然心思那么狠,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春花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这整件事情原来是这样的。

  大柱一直都对美燕有意思,但是美燕既不答应大柱,只给他一点拉拉小手的甜头,又整天坑大柱的钱,让他买东买西。大柱其实也是个抠唆的人,这种赔本生意做久了也心生怨气。

  后来从春花那里得知了美燕有杀害花杏的嫌疑,于是去试探美燕,果然一试一个准,大柱确信了花杏就是美燕杀的。当时花杏本来是要自杀的,但是不知怎么毒药不起效果,美燕在门外看着急了,于是进屋勒死了花杏,佯装花杏是上吊死的。这件事,虽然调查过,但是当时没有证人和证据,无从查起,结果就以花杏自杀结案了。

  不过虽然结案了,凌岫一直心中有疑问,他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接着,春花为了让大柱赶紧娶她,把自己怀孕的事情禀告了凌岫。请求凌岫赐婚。

  于是凌岫找来大柱问话。结果没想到大柱不愿意娶春花,要跟凌岫谈条件,就是花杏的事。

  大柱想摆脱春花,就告诉美燕春花当年看见了她从花杏房里出来,并且知道了就是美燕杀的花杏。美燕着急想灭春花的口。

  大柱接着告诉美燕,春花有了自己的骨肉。不过大柱不想让春花肚子里的孩子降生,主要是不想娶春花。因为在望南国,要是让一个女人怀孕了只要女人愿意,不论男人愿不愿意就必须要娶这个女人为妻。大柱想摆脱责任,更重要的是,大柱说自己喜欢的人是美燕。所以邀请美燕一起干掉春花。

  美燕本来也不相信大柱,大柱对自己的心意有多少美燕可不能确定。美燕不像春花,她可不会一心一意吊死在大柱这种男人身上。可是美燕觉得既然有相同的目的,那么这件事可以合伙。大柱对春花的心态其实美燕很清楚,事情应该就是大柱讲的,大柱想摆脱春花。并且美燕心里其实比较看不起大柱,觉得他不敢背叛自己,自己也能控制住他。可是她不想想,连怀了大柱自己的孩子的春花都能下手的男人,心里有多少恶意,美燕根本就是无法估量的。

  于是就发生了那天晚上的一幕。

  ……

  秋雁嬷嬷带着侍卫押着美燕过来收拾东西。

  美燕被关在大牢里几天,蓬头垢面的,人也萎靡不振,早已没有了当初的威风样子,被押进来的时候一直低着头,不敢抬头看人。大家不忙活自己的事了,都过来看,这应该是最后一次看见美燕了,看看她现在是什么惨样子。

  美燕房中,她珍藏了许多心爱的饰品,被摆了出来,琳琅满目,满满当当。“你倒是挺会过,这么多好东西。”秋雁冷哼。

  下人们贴着门站着看热闹。春花看见美燕的这些东西就气得牙痒。

  “这些东西都是你骗大柱买的吧!你这个贱人!”春花激动得脱口而出,也不管这里有秋雁嬷嬷还有这么多人。

  美燕听到春花的声音,像是缓过神来了,抬眼看她,呵呵地笑。“你笑什么笑,你个贱人!”

  “哈哈哈。”美燕大笑起来,看起来怪渗人的。“是啊,都是他买给我的,我不要,他还不乐意呢。”

  “我呸。要不是你舔着脸要,他能给你买东西吗,你也不照照镜子,就你这个虎背熊腰的样,你要不是使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他会给你买这些?”

  一听这话美燕立刻精神充沛了起来,“我呸。我虎背熊……你个平板瘦猴精。就大柱?大柱这种男人我美燕还需要使手段?我勾勾手指他就像狗一样爬过来了。我美燕能看得上这种破烂玩意儿?大柱也就你当成个宝。我还使手段,我呸呸呸!”

  “要不是你撺掇他,他不会这样对我!”

  “得了吧你,你是被屎蒙了心,你以为别人也都看不出来啊。他根本就是耍你罢了,你还以为是真的喜欢你呢。”

  “美燕!”春花上前打美燕,噼里啪啦地抓头发,扇巴掌。秋雁也不厚道,任凭春花动手,让侍卫只管捉住美燕就是了。打了一阵,秋雁阻止了春花,“得了得了,差不多得了啊,眼里还有没有我了,拉她出去。”秋雁嬷嬷不耐烦起来,还有好多事要做呢,别被耽误了。

  没想到春花一被架出去就看见了也是回来清东西的大柱。这下好,春花又有精神了,对着大柱又是一顿踢啊。大柱说:“别打了,当心肚子里的孩子。”“我当心你妈!”又是一阵拳打脚踢。孩子的借口都不管用了,什么都阻挡不了春花对大柱发泄被欺骗感情,差点被杀的愤怒。“你们看看,她把我打成这样,哎哟,怎么不管管啊。”打死活该,真是丢人的玩意儿。侍卫只管扣住大柱,看着春花打他。

  围观的大家心中雀跃,好一场大戏啊,本以为是平静如一潭死水的三王子府,临到府都要散了,还能看到这种场面。

  了结了这些恩恩怨怨,不,怨怨怨怨之后,该还的都算是还了,该放下的也该放下了。

  至此,花杏的案子才真相大白。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一阵风吹过,花杏屋里的一支蜡烛“啪”地倒了,不过谁都没有发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