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冠礼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061 2018.08.24 15:52

  由于连天的大雨,凌岫很久没有来看三殿下了。不知是不是这个原因,三殿下好像显得十分没精神,整天都躺在床上,有时候连坐起来都不愿意了。

  红烛每天要给他送药送饭食。他不愿坐起来那要怎么吃。红烛百般哄劝,什么法子都用了,最后没想到的是,三殿下说要红烛亲手,一口一口喂了才吃。

  早说呢,也不用我绞尽脑汁了。红烛松了一口气,开始给他喂饭。

  三殿下如孩童一般使性子,一顿饭能拖好长时间,使得红烛不得不在三殿下的屋里待上老半天。

  府里其他人看了都撇嘴瞟眼地议论纷纷。

  “呦!美燕姐,你看那个红烛脸都不要了,这样缠着公子,啧啧,太恶心了。”春花不停地把手在鼻子前扇,好像已经闻到了狐狸精的骚臭味。

  小玲跟着春花不停地“啧啧”有声。

  “哼!”美燕大哼一声,心想奇怪,我的离间计竟然不起作用,事情的发展不应该是公子大骂红烛没有规矩,有失分寸吗?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难道连二殿下在公子心里的地位都不如红烛这个死丫头了?这怎么可能呢!不可能,不可能哇!

  ……

  雨终于停了,望南国终于恢复了往日的生机。

  尤其是朝堂上,十分热闹。

  随着周边国家和部族的日益兴盛,望南国感受到了威胁。(虽然他们并不知道望南国到底在哪里)

  朝堂上太子齐光与二王子凌岫分列两派互不相让。太子主和,二王子主战。太子主张继续隐蔽起来,以不变应万变,二王子主张增加兵力,训练阵法,牢固防御,甚至是做好能够出兵征战的准备。

  本来暮王向来是偏向太子的,但这次暮王也倾向不能坐以待毙了。太子吃了瘪,看到父王对二弟的倚重越来越明显,心里十分窝火。

  太子窝着火就打算去花街巷散散心。

  在望南国,妓馆是正当营生,非但如此,在富贵公子中还有一个不成文的传统,就是公子冠礼后要去一次妓馆饮酒享乐一番,给各位姑娘或“姑娘”发一发赏钱,权当庆贺自己成年。

  最近要做冠礼的是三王子。王子的冠礼理当是非常隆重的,当年太子的冠礼可是举国欢庆,办了三天三夜。但三王子是个特殊的王子,他的冠礼并不被父王和母后过于放在心上,暮王只是下旨说要举办家宴而已。

  可三王子府里的人们不管这些,好不容易下拨了花销,有个热闹的机会怎能错过。

  美燕像个真正的大总管对着寥寥几个人颐指气使,杀羊宰牛搬这搬那,好不威风。

  其他人开始还卖力气,后来就不理美燕各自偷懒去了,只有红烛被美燕盯着。也不知是怎么了,别人偷懒美燕都没看见唯有看见红烛仅仅偷那么一次懒,美燕就咬定她一直在偷懒,好像一不看管红烛,红烛就要翻天似的。

  当然红烛其实干活十分卖力,因为这是公子的冠礼,三王子就像是自己的亲弟弟,虽然红烛累得腰酸腿疼,但心里还是开心的,感觉现在弟弟就要长大成人了,为他奔忙也乐在其中。

  凌岫最近忙着朝堂上的事,太子一直在盯着他,时刻准备找他的麻烦。凌岫不想在府里待着,正巧三弟冠礼在即,如今他们府里的人总是忙忙碌碌的,看到这副欢乐的景象也是挺有意思,所以他总是去三王子府散散心。

  凌岫以前去三王子府总是定个时间,隔七天八天去一次很有规律,但最近几乎是想到就去也不叫人预先候着,搞得三王子府的下人也是习惯了,见到凌岫来,便也来了,问个安便自顾自忙去了。

  三王子府里正在想着法找事折腾,美燕说要将府里装饰一番,这不,红烛正在挂红绸子。美燕不知是怎么回事,不是让她干重活就是让她做一些不太适合她做的事,红烛个子不高,攀上梯子使劲踮起脚尖,伸长手,要挂上绸子还是很勉强。为了挂好红绸,红烛试着跳了几下。

  凌岫起先还远远看着,只见她跳了几下,梯子一点点抖抖晃晃地移动了位置,“这个家伙,可以预见,待会她就会摔下来。”凌岫自言自语。

  不过凌岫并没有等着看红烛摔下来,而是自动地走近梯子伸手扶住。跟着的随从见了公子这个举动都自作聪明地领悟到了什么,退到一旁。

  红烛挂好绸子感觉身后有人在扶着梯子,觉着是府里的谁在帮忙,不由得心里升起一股暖意,正要报以微笑和感谢,一回身却看到了凌岫的脸,吓得脚下一滑,屁股撸过了几格梯子,顿时感觉一股火辣辣的疼痛正在屁股上蔓延开来。

  “啊呀!好疼啊!”红烛不由得用一只手去抚,另一只手不自觉地搭上了凌岫的肩。

  凌岫目睹这位女子以看似潇洒的姿势搭住自己并且揉屁股,震惊又茫然地看着她,自长大以来就没有人这样自然又“和蔼”地扶住自己的肩头。

  红烛安抚了自己的屁股,回过神来抬起脸正是面对面的与凌岫对视着。红烛仿佛被烫到般立刻抬起手,整个人贴在梯子上不敢喘气,脸上红得能让不知情的人遐想万千。

  凌岫不动声色,看不出是怒是嘲讽。

  “二殿下……”这时美燕她们出来想看看红烛事办好了没有,猛然看见凌岫手撑着梯子对红烛形成包围之势。

  “红烛!你还不快下来!”还是美燕反应快,上前叫红烛下来:“你胆子也太大了,怎么敢叫二殿下扶梯子,你疯了!快下来!”

  凌岫松开手,放出红烛。

  红烛慢慢从梯子上蹭下来,不敢有大动作,生怕带走了凌岫身边的风,让凌岫找到借口不满。嘴里小声回着美燕:“不是我让扶的。”

  “还不闭嘴。”美燕呵斥道。

  “行了。都忙自己的去吧。”凌岫没看美燕,声音一贯的冷峻。

  美燕面露尴尬之色,只得惺惺退下,回头恶狠狠地瞪了红烛一眼并且拽了一把红烛的袖子让她一起走。

  红烛被美燕重重拽了一把,差点没站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