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美色

撷明月 蓬荜生花 3026 2017.07.15 16:30

  月色渐浓,这伙人终于停了下来,开始驻扎营地,生火造饭。

  不多时马车门被打开,几个人拉开了门叫这些女子下车。大家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先下车,直到被他们拿着刀呼喝,才战战兢兢下了马车。

  她们被赶到驻扎处的外围安定下,几个喽啰拿了些吃的和水给她们。

  “这些东西能吃吗!”几个夫人都这个时候了还嫌这嫌那的,谁也没动手。只有青莺首先出来拿了东西,与张妈分了。

  看青莺拿了东西,其他人陆陆续续也都拿了。红烛也跟着拿了些吃的分与慧儿。

  管炊事的刀疤陈看了她们一眼转头便往地上啐了一口,对身边的弟兄说:“妈的,这些水嫩嫩的娘们,放着干看不让动,还要给她们分东西吃,不知道头领是怎么想的!”

  旁边的人赶忙压低声音说“小点声,别叫头领听见!”刀疤陈白了眼头领的方向,一屁股坐下,狠狠撕了一大口肉。

  一个看起来稍微年长的人骂他:“呸!没眼色的东西,什么都不知道就胡说,就是让你死一百次也抵不上这里年轻女人的一根手指。我们望南国向来就男多女少,生十个孩子,最多只有一个是女儿。多少有钱老爷都娶不上老婆。这次我们远涉中原边境,冒这么大的险才得来的女人能让你这狗东西糟蹋了,简直做梦。”

  大家听着这话哈哈大笑,除了被骂狗东西的刀疤陈。

  大家都吃饱喝足,说了些不干不净的废话,除了守岗的那些,其他人都休息了。

  但是另一边却有人没有睡。

  那个长得个头高大皮肤黝黑的年轻人说:“头领,消息果然没错,他们因为中途出了点状况没及时赶到驿站,在外逗留了一晚。要不是这样,他们昨天晚上就死了。”说话的黝黑少年叫承勇。

  “人生总是福祸难料。”面如冠玉的汉装公子感叹道。他叫怀信。

  承勇看看怀信,没理他,继续问头领,“头领,我们真的要把这些女子都带回去吗?在路上我们就给她们些盘缠,把她们放了吧。”

  “荒山野岭,草寇繁多,她们本来就是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再给她们盘缠,还不如直接送她们去死,还能痛快些。”

  承勇道:“可是带她们回去那岂不是要把她们……”

  怀信拉住了承勇:“承勇,头领也是别无他法,不管怎么样,她们的命总算是保住了,世间多少人都是在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能安定下来就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

  承勇还想与怀信争辩,怀信却转过头不理他,对头领说:“荒野风寒,头领还是早些休息吧……头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微小的牺牲都是成为王者的道路上的必需品,头领无需内疚。”

  不等头领说话承勇插嘴道:“身为将士我们不上战场杀敌,不能保家卫国,却乔装改扮偷偷摸摸来到中原,为了替那些王公贵族掳劫女子。现在还有什么微小的牺牲。你叫头领怎么能不内疚。”怀信看了眼承勇,暗想要是承勇不能说话该有多好。

  头领摇头,“伤天害理的事我做得还少么。如果我还能为这样的事介怀那我岂不是每天都夜不能眠。”

  怀信知道他是嘴硬心软,想要宽慰几句:“我们也算是救了这些女子。她们如果被送去做军妓,那日子就更加苦不堪言了。”

  头领说:“我们谁都救不了。她们的命运根本没有改变。”

  怀信说:“可是女人的命运本就是如此,随波逐流,无论什么身份什么地位,总是不能按照自己的心意决定自己的将来。”

  头领抬头远望,那一轮明月当空,寒光清冽,好似藐视这芸芸众生,“不只是女人。所有人都无法掌控自己的将来。”

  怀信为头领如此意志消沉而激动起来,“头领不该终日如此消沉悲观,更不能永远对王上唯命是从,不争取自己的利益。王上日渐老迈,如果头领还是这样听命而为,将来……只有承受更多的委屈。”

  头领愠怒道:“怀信你想太多了,说得也太多了。”

  怀信虽然还想说什么,但见头领紧闭双唇,显然没有再接着谈话的兴趣,便没有再说。站在一旁的承勇看看怀信又看看头领,张了张嘴又把嘴闭上了。

  天刚亮,吃过早饭后大队人马就起程了。他们一刻不停地往大漠赶路。隔一些时候就有人来给女人们送些水,让她们下车休息。

  从天蒙蒙亮走到了日落西斜。

  吃过饭后大部分人都睡了,唯有红烛倚着帐篷看着天空。驻扎的地方荒无人烟,远处的荒山都淹没在夜色中,漫天的繁星和皎皎的明月吸引着红烛的眼光。这里的夜空太美了。

  王家久居京城,红烛从来没见过这样广阔荒凉的景色。

  突然,红烛瞥见远处有一小队人马向这边慢慢靠近,一会,又远远地停住。红烛看不清他们的脸,也看不清为首的人的样子。红烛料想是那伙人在巡逻吧。这些骑马的人也并不在意红烛的张望,转了一圈就走了。

  大队人马走走停停,在荒漠中已经走了几天了,他们路过一小片树林,还有一汪泉水。

  休息时好多女人都去水边洗了洗脸,浣了浣帕子。

  青莺见红烛没有随着大家一起去水边,便主动过来喊红烛。

  “红烛,你怎么不跟大家一起去水边呢。你看你脸都脏了。”

  红烛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脸脏不脏,她已经好久没看过自己的样子了。她看了眼池边说:“现在人多,我等别人弄好了我再去吧。”

  青莺不管红烛的扭捏,拉起她的手,来到池子边:“女儿家怎能这么不讲究,快跟我来擦擦脸。”

  红烛没想到她竟然直接来拉自己。红烛明显感觉自己被她牵住的手在微微发抖,感觉心跳越来越快了。或许是极少有人这样亲昵地对待红烛的缘故吧。

  女子们在泉水边谈笑起来,也没有人来阻止,好像是头领默许了。

  这些天来,这些强人既没有对她们打骂也没有骚扰,女人们似乎也没有那么紧张了,现在看到了清澈的泉水更是欢腾一片。这举动引得男人们都看了过来,甚至吸引了头领、怀信和承勇的目光。

  青莺把自己的帕子沾湿了,亲自给红烛擦脸,手势轻缓温柔。微风中,她的发丝轻抚过红烛的手,有一点痒痒的,酥酥麻麻,像是划过红烛的心。

  “红烛你怎么了?脸怎么红了?”青莺伸手,用手背摸了摸红烛的脸。红烛赶紧摇头说:“没,没什么。这,我来洗吧。”红烛接过青莺手里的帕子。

  “没什么?”青莺看了身边正在洗帕子的红烛一眼,笑着轻轻对她泼了点水。“啊,别泼水。”红烛被青莺这种女儿家的小玩笑逗得害羞不已。

  以前在王家的时候,青莺虽为丫鬟,但是由于为人非常圆融,机敏大气,主人家对她非常看重。而且好色的王老爷觊觎她的美色已经很久了,却被她吊着一颗色心,总是无法得手,但是放也放不下,反而对她愈发地偏向。

  不过就算如此得宠,青莺对像红烛这样没有地位的下人也是相当好的,虽然没有深交但见面也是笑盈盈的。红烛对她不甚了解,但打心底喜欢她,并且觉得像青莺这样美丽又聪明的姑娘如何让人喜欢也是不为过的。

  其他的女子见此情景也跟着青莺闹了起来。远处的头领面无表情地看着。

  怀信和承勇见头领正看着女子们的方向也过来观望。

  “头领在看哪一个啊?”承勇好奇地问。

  “你猜。”听头领这么说,承勇和怀信都来了兴致。

  “不如?”承勇打了一下怀信的胸口,“我们打赌怎么样?我要是猜对了,就要你破例陪我去花街巷喝个不醉不归。”

  怀信好端端挨了承勇一掌,正觉得痛呢。

  “我赌头领看的是站在水边的那个。”承勇抢先说。

  “水边有那么多个,你说了等于没说。”怀信反驳道。

  “那还用说吗,最好看的那个啊,就那个。”

  “你是说从这边数过去第五个?”那是青莺。

  “哎!英雄所见略同,你也觉得她最美吧。头领,我们猜对了吗?”

  头领笑说:“算你们说对了吧。”

  承勇一拍手,“我们一回城,你就陪我去花街巷,头领也去吧,我们一起去。”

  怀信否认道:“我可没有答应去。”

  “我都猜对了,你得去。”

  “我也猜对了啊,我不去。”

  “不行,非得去。”承勇勾住怀信的脖子差点把怀信摁在地上。

  青莺出众的美貌,娇艳的笑容使得那群男人眼都看直了,其中刀疤陈更是看得口水直流。

  不过青莺很快意识到这点,便停止嬉闹躲到一旁的人群中,坐在张妈身边。

  刀疤陈也悄悄跟了过来。他眼睛小但滴溜放光。他色眯眯地笑弯了眼,额头上的疤痕随着激动泛红的脸色更显眼了。

  青莺看了他一眼,脸上稍有怒色,她背过身去,自顾自与张妈说话。

  这一眼看得他好像浑身起了火,一直烧到心里,他想这个女人自己是要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