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九章 传话(一)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061 2019.09.08 21:28

  因为明天承勇就要回城了,虽然只是回去两三天,但是能找借口喝喝酒,闹一闹的机会不多,所以今天晚上大家在红烛和流云的屋子里聚一聚。

  厨娘做了好些菜,给这几个人做下酒菜。

  凌岫说大家不能都喝醉了,承勇、流云和自己必须要有一个人清醒,所以凌岫自己就不喝酒了,让流云和承勇两个人喝。

  “我看是公子你酒量不好,不敢喝吧。总是拿守卫做借口。”承勇说。

  “我看你是没喝就醉了。二殿下的酒量可是比你要好多了。不对,你的酒量根本不能称其为酒量,真是一点量都没有。”流云说。

  “我那以前是没有发挥好,今天,择日不如撞日,我们来比一比。”

  流云大笑,“你还要跟我比?开什么玩笑。”

  “我看你们不用喝酒,斗嘴就能斗一晚上。”红烛不喝酒,但是已经开始吃菜了。

  “红烛不要光吃菜,你也要喝酒,你又不用守卫。”承勇给红烛的杯子满上。

  “我不喝,我请秀秀代我喝。”

  “又是秀秀代你,真是没意思。”承勇自干了一杯,竟然脸不红,心不跳。

  “吼,你可以啊,酒量见长啊。”流云惊叹。

  红烛笑说:“他才喝了一杯而已。”

  “他以前那是一杯就脸红,两杯就脚下打飘,三杯就神志不清的。”流云说。

  “你以为,我前些天回家是干嘛的,我爹天天逼我练酒量。你也知道,我家老头子,每天都要喝上几大壶。可是最近他的那些酒友不是生病就是被家里婆娘看得紧,都不出门了,只有抓着我喝。我也是没办法,活生生地练出来了。”说起酒量大涨这件事,承勇十分得意,终于有机会展示一番了。

  “呵,看你得意的,再喝几杯再来说话。”

  “你以为我还是几天前的我吗,我现在的酒量不容小觑。”

  承勇正说着,就看见,凌岫将红烛一直在夹的菜从自己的面前换到了红烛的面前。

  承勇微笑,这我可看出来了一点头绪了啊,公子竟然落在了红烛这小丫头的手里,“哟,公子,我也爱吃这个啊,公子不如把盘子放在我这边吧。”

  流云打掉承勇要拿菜的手,“放什么放,你手那么长,不需要。”

  承勇已经喝到有点醉了,小脸微红。“不需要?为什么我不需要?难道红烛需要吗?”

  红烛愣了一下,二殿下的特殊照顾我可要不起,郑承勇你可别瞎说啊。

  “你是喝醉了吧,还说你酒量好了呢。三杯下肚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你吃点菜吧。”凌岫将一大块肉塞到了郑承勇的嘴里。

  “我没醉啊,我没醉。”

  “喝醉了的人都这么说。你再吃点吧。”流云白了一眼承勇。

  流云酒量奇好,可以说是千杯不醉了,秀秀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加上承勇练出了一点酒量,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地闹一闹,再加上凌岫和红烛两人不喝酒的,也陪着聊天吃菜,几个人热热闹闹地喝了不少。

  第二天下午,承勇醒了酒就回城了。

  虽然承勇任务在身,就是去找找那个神秘的情敌,不过也不是太着急,所以就先去看看慧儿。承勇把城外校场的情况告诉慧儿,尤其是红烛的情况,说她现在有吃有喝,啥也不干,过得比以前还要好,让慧儿放心。

  慧儿虽然担心红烛以后的境况,但是既然现在还是安安稳稳的,那就也算安心了。

  “郑将军?”王琳鸢看到了好久不见的郑承勇十分高兴,不顾慧儿正在与他说话,直接打断了他们。

  “郑将军,你已经回来了啦?公子呢?公子没有回来吗?”

  “王小姐。公子没回来,还在校场呢。哎呀,公子要回来还早呢,不是正练兵呢吗。”

  “这练兵要练到什么时候?”

  “那可没个准数。要是可以的话,会一直练下去的,这又不是三两天的事情。”

  王琳鸢皱起了眉头,“怎么会这样,不是去去就回吗,那我要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公子呢!”

  “咳咳。三小姐,晚上天凉,还是早点回屋里去吧。”

  “我不冷,我正在跟郑将军说话呢,你不要打岔。”

  慧儿无奈。

  “这,可没有说过去去就回啊,不过,三小姐,二殿下是一个完全可以照顾自己的人,所以完全不用担心。”

  “即便他可以照顾自己,但是他是一个王子,还是应该有人照顾才是。”

  “不,真的,公子完全不需要人照顾,他甚至还可以照顾别人呢。”

  王琳鸢疑惑,“校场发生了什么事了吗?公子为什么还要照顾别人。”

  “校场没发生什么事啊,不就是照顾红烛吗。”

  “呃!三小姐!”慧儿想要打断他们的话。

  “红烛?”王琳鸢激动起来,“什么叫照顾红烛?怎么?红烛需要照顾吗?她是个丫鬟还需要公子照顾?”

  “话不是这么说。红烛虽然是丫鬟,但是自理能力却很弱。”

  “三小姐……”

  “慧儿你不要说话,到旁边去!”琳鸢生气地大喊,不要慧儿在一旁挤眉弄眼地暗示。

  慧儿有苦难言,叹了口气,愁眉苦脸地走到了旁边去。

  承勇觉得自己是不是说了不该说的,大概是说了凌岫和红烛,但是要怎么圆回来呢?“红烛她……”

  琳鸢盯着承勇,等他说下去。

  “红烛她在学武,所以公子在教她而已。”这个应该没什么吧。

  “红烛怎么还突然想起来学武了呢?”

  “她想做女侠。”

  “什么?怎么可能?”

  “是,是真的。”

  慧儿抓抓耳朵,不是,不是说这个!

  “校场有那么多会武的人,怎么还要公子亲自教?”

  “大家都忙着演练啊,只有公子有时间。”

  “是吗?”

  “呵,对,对啊。”

  慧儿一拍脑门,算了,这下解释不清了。

  “公子要监督演练,怎么还有那么多时间,他既然一时都不能离开校场,怎么还能教红烛练武呢!”琳鸢越说越生气,握紧了拳头。

  承勇看看慧儿,慧儿表示,已经无法挽回了,就这样吧。慧儿视死如归,打算迎接今天晚上劈头盖脸的暴风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