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花杏(二)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277 2019.06.27 09:00

  “你还记得当初你也说过会好好对花杏,结果呢!”

  灿然猛地打开凌岫抓住他手臂的手,“花杏,花杏怎么了?我对她不好吗?她只是一个丫鬟,我要让她当夫人,这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她还不愿意!我是想好好对她,可是她呢,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她想的是你!她对你痴心妄想!她活该,她活该!”灿然瞪圆了眼睛,眼睛仿佛都红了起来。

  灿然说起这件事就激动异常,花杏的事根本就不是我的错,是的,不是我的错,是花杏她自己太痴心妄想,二哥怎么会喜欢她呢,她总是期待二哥会把她叫回去,可是二哥根本就没有这种打算。“你根本就没有喜欢她,可是她还是不肯陪着我,太过分了,对不对,二哥。”

  凌岫叹气,“现在你居然还觉得你的臆想是真实的。你到现在还是不明白。你真的觉得花杏的死你一点责任也没有吗?如果不是你一直逼她……”凌岫看着他的眼睛,不行,不能再说下去了,否则,不知道灿然要发什么疯了。

  花杏的死是凌岫心中挥之不去的暗影,当初要是我能再多注意注意灿然的心理变化,要是能早一点把花杏叫回府,或者一开始就没有让花杏来到灿然身边,一切都不会发生。花杏就不会死。花杏死后,为了避免再次发生花杏这样的悲剧,才把红烛调了过来。实话说,因为红烛脸上的疤痕,因为红烛不是聪明机敏的人,想必灿然对她不会有过多的好感,所以想当然觉得红烛会实话安全的,没想到……“行了,不要再说这件事了。”

  “不,是花杏对不起我,我有什么错!”灿然又激动起来。

  “住嘴!你给我冷静下来!我告诉过你,如果你还是改不了你这样的毛病,就别怪我不顾情谊,你听见了吗!”

  灿然见凌岫生气了,不得不安静下来,小脸皱了起来,五官都扭曲了,不一会,委屈地哭了,“我是真的喜欢红烛的,二哥你相信我,我真的想娶她。”

  “不要再说了,这事你不要告诉任何人,听见了吗!”灿然撅起嘴不回答。

  “听见了吗,我最后问你一次!”

  “听见了,知道啦。”

  ……

  “开什么玩笑!三殿下要娶红烛?”承勇一激动从榻上跳了起来。在一旁的怀信托着下巴看着他。

  “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凌岫美好气地说。

  “我当然激动啦。红烛?灿然?这两人完全不合适啊。”

  “你也觉得不合适?”

  “三殿下要找的不仅是妻子,相反,反而根本就不是妻子,而是一个可以悉心照顾他的人。红烛这个人平时也是手忙脚乱的,要让她照顾人也是不太让人放心啊。一想到灿然的病症,他那个样子的话,红烛不被吓得鸡飞狗跳也是不可能啊。怎么想都靠不住。靠不住啊!”

  凌岫点头,“确实。”

  “其实她根本就不清楚三殿下的真实状况,要是这样嫁给了三殿下,总觉得是请君入瓮啊。”

  “确实。非常……”

  “她这个人这么单纯,直来直往,心地也善良,让她嫁给灿然,以后要忍受这些痛苦,想想就,也不忍心。”

  我也是不忍心吗?凌岫想。应该要把灿然的秘密告诉红烛吗?

  怀信看着承勇叽叽喳喳个没完,又看看凌岫的表情,只见凌岫双唇紧闭一言不发。不忍心?

  ……

  又到了去药庐拿药的日子了。红烛不想去。但是美燕和春花怎么会放过这个看热闹的好机会呢。美燕硬是派红烛去药庐拿药。

  红烛一路上都闷闷不乐,烦恼看见梁怀信要怎么办。到了药庐门前,红烛想,可以先问别的医工拿药,不一定要问怀信,希望怀信今天不在。这么想着就坦然走了进去。

  可是,天不遂人愿。怀信今天不仅在,怀信的夫人也在。

  红烛老远就看见他们了。一看到他们,红烛就立住了脚步,再也无法向前走了。

  红烛就这样看着他们,仿佛被人从背后射了一箭动惮不得。

  他的夫人似乎是来给梁怀信送饭的。

  两人有说有笑的,只见他的夫人把菜一样样从食盒里拿出来。怀信笑容明媚地看着她。他的夫人拿出一样菜来,怀信就接过一样来。

  红烛看着这情景,心不受控制的沉了下去。是啊,人家是夫妻,不是这样欢欢喜喜,恩恩爱爱,还能怎么样呢。红烛像喝了一大罐醋,心里又酸又潮。我算什么,在这里嫉妒人家林小姐,我根本就与梁大夫毫无瓜葛啊,我有什么理由和资格在这里吃味呢,是的,我连吃醋的资格都没有。我实在是太可笑了。

  “红烛姑娘,你来了。”一名医工看见她跟她打招呼。

  红烛尴尬地对他点点头。

  “红烛?”怀信听见有人叫红烛,转头看见了她。

  “红烛你来拿药的吧。”怀信找到药,拿出来交给红烛。此时,怀信的夫人也跟了出来。他站在怀信身后看着红烛,眼神上下打量。不过红烛没有敢看她,心虚使得红烛无法抬起头来,虽然红烛也没有做过什么,就是追求梁大夫失败了而已。

  梁夫人仔细地看了看红烛的脸,虽然红烛脸上蒙了纱巾,但是多少看得出疤痕的轮廓。她看着红烛,然后嘴角不自觉地扬了扬。

  红烛能感觉到梁夫人在看自己。红烛感觉自己脸上的伤痕因为脸红发烫而更加明显了。

  “这是我的夫人,晓晚,你们第一次见吧。”梁怀信介绍说。

  红烛向梁夫人欠了欠身,说:“见过梁夫人。”

  梁夫人微微点头,脸上是和蔼可亲的笑容,“久闻红烛姑娘娇美可人,今日一见,果然……让人心生怜爱。”

  红烛微笑。娇美可人?这是一个我从未听别人这么形容过我的词。“梁夫人过奖了,梁夫人才是碧玉一般的美人。”

  梁夫人掩面而笑,“谢红烛姑娘美言,我自幼在深闺无人可以作伴,如今,与红烛姑娘一见如故,如若红烛姑娘不嫌弃,不如常常来这里看我。哦,我会天天来这里给夫君送食盒,如果红烛姑娘也来的话,那我们就可以在这里写诗作画,刺绣抚琴,消磨时间,可好?红烛姑娘?”

  “什么刺绣诗画,这些我都不会。我只是一个粗使丫头。而且我只是奉命来这里取药的,一会取了药就要回去复命,不能在这里逗留,多谢梁夫人的好意。”

  “是啊,晓晚,红烛在府中还有很多事要做,不能出来陪你玩耍。”梁怀信说。

  “既然这样,”梁夫人遗憾地说:“那好吧,那我就不好留你陪我了。”

  红烛向梁怀信和他的夫人告辞。“梁大夫,梁夫人,我拿了药该回府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