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尴尬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175 2017.08.16 22:11

  郑承勇和慧儿两个人退了出来。来到院子里,故意离开凌岫的房间一段距离,好让凌岫他们不会感觉到尴尬。

  “多谢郑将军帮忙。”慧儿欠了欠身说。

  “哎,我哪有帮忙,只不过看王三小姐特意拿了吃的来,不好让她失望而归。这不过是小事一桩吗,小事一桩。”承勇摆摆手。

  “郑将军真是宅心仁厚,当初红烛姐和我在浮稥阁被发现,还好郑将军心地好,不怪罪我们,还留我们在府里干活,我们才有了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如果当初将军把我们交给了平安侯,那我们就真的死定了。这些日子以来其实慧儿心里一直都很感激,但一直没有机会当面好好谢谢郑将军。”

  “慧儿姑娘,不,不必那么客气,真的,我们本来……”承勇差点说漏嘴,“你们只是两个姑娘家,受了平安侯的气,留下你们是理所应当的,要是把你们推出去,交给平安侯那个贱……交给平安侯,那岂是大丈夫所为?我是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的,当然了,公子也不会这么做的。而且要是我一早知道你遇到危险,知道你遭受到那种罪,我早就来救你了!我这可不是因为现在你没事了才这么说的。知道你们的事之后,我就想好好治一治平安侯,可是公子不让,叫我不要节外生枝,否则,他现在还下不了床呢。”

  慧儿听了这话,默默点了点头。虽然与郑承勇相处的时间不多,也不算了解,但是他就是一个很容易让人感觉亲近的人,什么事都直来直去,有话也不藏着掖着,情绪都摆在脸上,是个很好懂的人。

  慧儿年纪不大,但是自小就在王家做工,没有家人的照顾和关心,什么事都是自己摸索解决的,看主人、总管和其他年长的家仆的眼色行事,谨谨慎慎,战战兢兢,一路走来,也颇会看人。

  “慧儿明白,慧儿相信要是郑将军知道当时的情况,确实会这么做的。”

  承勇害羞地低头,心潮澎湃,两条腿扭来扭去,“恩,是啊是啊。”

  “郑将军,我们这么晚来打扰公子,会不会让公子不快……其实我一直都挺担心三姐姐的,三姐姐身子弱,自小娇惯,以前在王家,没见过外面的人,不知道怎么与别人相处,人也单纯直率,想要什么就直说。我担心她太过直白,会惹公子生气。而且郑将军刚才还帮了我们,不知道公子会不会怪罪你呢。”慧儿对承勇说了自己的担心。

  “不会,你别看公子整天绷着脸,其实心胸开阔得很,怎么会生那种气。再说了,我跟公子是什么关系啊,他不会因为这种事生我的气的。呵呵呵。当然,对王姑娘就更不会生气了,你放心吧。”

  “那,我就放心了。看得出来将军与公子确实情同手足。郑将军从小就与公子在一起作伴了吗?”

  “是啊,哦,除了他年幼时曾经失踪的那段时间。”

  “失踪?公子是王子,怎么会失踪呢?”

  “哦,那个时候公子还小,大约就是六、七岁的样子,不知怎么的,被家仆带了出去,这一出门就失踪了几年,不过后来还是找回来了,真是幸运啊。”

  “有几年这么久!公子小时候竟然还发生过这样的事!”

  “所以,别人都说他是狼养大的。唉,慧儿与红烛姑娘的关系也很不错吧。”

  “是啊,我们在王家的时候关系就很好了。红烛姐非常单纯,心地也好,有什么好东西都会先想到给我……”

  承勇听着慧儿滔滔不绝地说着自己与红烛之前发生的有意思的事,看着她乐呵呵地眉飞色舞,心里高兴极了,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幸福,也觉得这把朋友“卖”得很值。不过也不能算卖吧,凌岫这下也能好好与王三小姐相处一下,增进了解,这不是也很好吗。不逼他一把,他永远也学不会与女子相处,等他开了窍,明白过来,他还得感谢我呢,不是吗。

  承勇想想就觉得高兴,这简直是一箭双雕啊。

  院子里的两个人聊得热络,房间里的凌岫皱眉皱眼地,他知道承勇的小算盘,谁让他们是朋友呢,就算是帮朋友争取一点机会吧,让承勇与慧儿多待一会吧,毕竟是承勇的终身大事,唉。

  在三王子府有一件让红烛未曾想到的好事就是可以见到梁怀信。红烛无疑很喜欢他,而且就是传说中的一见倾心般的喜欢。红烛不像青莺,她没见过多少男人,见到怀信这样的尤物就如开了天眼一般震惊。

  怀信是三王子的大夫,红烛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去怀信那里拿药。

  走近怀信,红烛能闻到他身上总有股淡淡的草药味。红烛很喜欢闻这种味道,煮药的时候闻到药味就想到怀信。

  红烛去药庐拿药的时候,怀信就亲自教她怎么煮药,怎么护理脸上的疤痕,还教些医理。他的声音很温柔,人又长得好看,他靠近红烛的时候,红烛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了。为了不让怀信看出来她的脸红,红烛拉紧了面纱,低了头,再也不敢看怀信。

  怀信说:“什么样的伤疤我没见过,在这里就不用遮掩了。”

  红烛听了这话有些难过,“梁大夫,我这样的伤疤算是很严重的吗?”

  怀信极力挽回局面,“不算严重。这只是很普通的伤。”

  “真的不严重吗。可是我觉得在我不戴面纱的时候,别人看我的眼神总是有一丝惊诧,这,不像是不严重的样子啊。梁大夫,在别人看来这伤疤是不是很丑?”

  怀信停下了刚才为了掩饰尴尬装作忙碌的手,“不是所有人都看重外表的,内心的美更值得赞赏。”

  内心美吗?这话红烛明白,只有在说不上有外在美的时候才用内心美顶上。

  哎,红烛心想,不是说好不要在乎这些表面的东西了吗,事已至此,又无法改变,就该平静接受它啊,可是今天听到梁怀信的话,红烛还是很失落,毕竟当下最直接的表情是骗不了人的,梁怀信刚才的表情明显是在说,是的,很丑,可是我不能说很丑,我得稍稍安慰她一下,但是我自己都觉得很难说得过去,好尴尬啊,这样的。

  “梁大夫注重外在还是更注重内在?”为了摆脱尴尬,红烛必须说点什么,但是问出这话红烛就后悔了,这话的目的也太明显了,自己这是要干什么啊!

  “这,我没有想过。”

  套话失败,被他发现了自己的意图了吧。怎么办?红烛的脸上发烫,心里想着,他一定是也看见了我的脸红得像傻瓜一样了吧。

  “咦?这是什么?”红烛随便抓了一小块药材问。

  “这是肉苁蓉。”

  “那这是什么?”

  “这是白芷。”

  “那这是……”“这是……”“那这是……”“这是……”“还挺有意思的。”红烛不知道这台阶下得还算自然否。

  怀信看她每说一句话都后悔的样子就了解了七八分,这样的姑娘怀信可不是第一次见,对怀信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的可不是一个两个。遇到这样的问题,怀信总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每次他都是直接装傻,装到底。

  怀信不好明说,只希望过不久红烛就会淡忘了这种情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