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救美

撷明月 蓬荜生花 3272 2017.07.15 16:31

  是夜,青莺睡不着,趁着月色跟张妈两个人起来走走。走着走着不知不觉走进了营寨里。红烛也没有睡着,她正看着月亮发呆。

  突然从黑暗里窜出一个人影,正是白天对着青莺流口水的刀疤陈。刀疤陈的身后还跟着两个跟他有相同目的同伙。

  青莺见了刀疤陈有些激动,她稳了稳神色,拽紧了张妈的胳膊,说道:“你们要干什么!”

  那几个人哈哈大笑,又意识到什么,压低了声音:“小美人,你半夜不睡,是来找大爷我的吧!”几个人盯着青莺忍不住淫笑了起来。

  青莺不等他们笑完,毫无预兆地放开张妈,慌不择路地向营地深处跑去。

  张妈张开手拦在这伙人的面前。青莺撒开腿狂奔。跑了一阵,放声大喊救命。

  几个人追了上来,心下想要是把头领吵醒了那可大事不妙。

  张妈也跟在后面喊救命,突然惊讶地看见身边跑过一个人影。红烛?“……红烛!”

  红烛冲上去对着拉扯青莺的那人的后背就是一棍,地上捡的粗树枝打人虽然有些力道,但对这种贼匪根本没有威慑力。

  红烛被他一个反手将树枝抢过。那人一甩手将红烛整个人摔在地上。

  “妈的!哪里冒出来的!”那人重重一脚踹在红烛的肚子上。红烛眯着眼捂住肚子,觉得此时五脏六腑一定都被踹爆了。

  她疼得人蜷缩起来,想喊出声但声音卡在喉咙里,憋得她五官都纠在了一起。

  一群人赶上了青莺,正趁机拉扯,嬉笑调戏。

  青莺甩开一个喽啰指着他们道:“你们……竟敢如此无礼!刀疤陈,你还想不想要好处了。”刀疤陈哈哈大笑,“好处当然要啦,好处不就是你吗!”

  张妈知道事情不妙,快步赶了上去,她力道不小但也始终是毫无用处。

  红烛看这情况,使劲揉揉肚子,蛰伏了一会,勉力爬了起来,又捡起树枝,憋足了劲对着他们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一顿乱打,一边打一边“啊”地大喊。

  这伙人被打疼了,回头看着这个不要命的疯婆子,一时顾不上青莺。

  青莺趁这时逃脱开来拼命向前跑去。

  不知何时,张妈手里也拿了根粗树枝跟红烛一起,拿出对付在外面沾花惹草的自家老头子的劲头打这伙人。

  这动静怎么可能不惊动头领。青莺慌慌张张地向前跑,猛然跌入了一个人的怀里,抬头一看正是头领。

  这怀中惊慌的美人在月光的映照下更是楚楚动人。青莺半截手臂的衣袖已经被撕开了,白藕似的手臂上不知什么时候被划了几道淡粉色的划痕。

  站在一旁的承勇命人把他们抓起来。

  他们跪在地上连声喊饶命,还诬陷青莺,“头领,是这个小娘儿们勾引我们,我们不是故意的。”

  承勇说:“你们罔顾头领的命令,违反军纪。依军法处置!”红烛听见承勇的这番话觉得奇怪,一伙强盗还谈什么军法。

  刀疤陈大喊:“我们要回去见王上。”“对,我们要见王上。”

  头领拉开身边的青莺,向他们走去,“你们违反了我的军纪就要受到处罚,相信即使是王上也不会反对。”

  刀疤陈嚣张地冷笑了一下,“头领还是问过王上会比较好,不要怪我没有提醒……”话没说完,刀疤陈的喉咙就被一把匕首割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鲜血从伤口崩出。

  刀疤陈两只手捂住伤口,但是血还是从手指的缝隙中不断涌出。“你……”他不敢相信似的睁大了眼睛,伸手要抓住头领的衣角。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脖子,最终一句话都没有说完他便倒地不起了。

  头领用匕首割断了被刀疤陈抓住的衣袍一角,看着刀疤陈倒地的尸体,冷冷地说:“用不着你提醒。”

  他转眼看见瘫坐在地上的红烛。

  红烛大张着嘴,明显是被刚才头领杀刀疤陈的一幕震惊到了。

  红烛看见头领在看她,她下意识地闭上了嘴。他的眼神像冰凉的刀锋,红烛感觉眼睛有点痛,她使劲眨了眨眼,低头看地,不敢再抬头,怕他没杀够,把自己也杀了。

  头领看了一眼身上都是刀疤陈的血,嫌弃地啧了声,当即脱下外袍,扔在地上。“把他拖走,扔掉喂狼。”

  刀疤陈一伙的其他人都吓呆了,战战兢兢地喊饶命。头领向承勇使了个眼色。承勇命人把他们都拖走。

  看着这伙人大喊大叫地被拖走,得救的青莺松了口气,来到头领身后,扑通一声跪下,“多谢头领救命之恩,若不是头领相救,青莺的清白,恐怕,恐怕就要葬送了……”想到要是今天被刀疤陈这伙人得逞了的话这后果不堪设想,便忍不住哭了起来。

  头领看她似乎是要支持不住,便伸手要将她扶起。青莺顺势轻轻搭上了他的手臂,眼中隐隐含有泪光。

  “青莺一介女流又身无长物,但是也是自小便知有恩必报的道理,头领,青莺愿此生为奴为婢以报头领大恩。”

  “你本来不就是婢女吗?”承勇探过头来说。

  青莺听毕无语。

  头领扶起青莺让人把她带下去治伤,并给她安排了一个帐子休息。

  “啧啧。”承勇啧嘴。

  怀信瞥了他一眼,“做什么?”

  “这里有问题啊。”

  “你都看出有问题了,那这问题就不是问题了。”

  承勇瞪他,但是怀信没有理他转身走了。

  不久,人都散了,夜归于平静,坐在地上的红烛仿佛才想起来要喘气,“吓死我了!”张妈也松了口气,“我的老天爷,这都是什么事啊!”

  由于红烛被刀疤陈那伙人踹倒在地,现在红烛只知道整个人都疼,但不知道是哪里疼。红烛想站起来,但腿早已跑得脱力了,想用手撑地,猛然发现手上扎着好多木刺,方才情况紧急也没察觉,但现在精神一放松就发现手如针扎一般的疼。红烛看着自己的一双手“啊”得喊了出来。“好疼啊!”红烛感觉手上越来越疼了,忍不住哭了起来。

  张妈缓匀了气,去拉红烛:“你哭什么哭呀。刚才还拿根棍子就往上冲呢,哎呀,我张妈也是服了你了!”

  张妈想要把她从地上拉起来,没想到红烛因为手上的木刺伤心不已,怎么都不肯起来,摊着两只手哭个不停。

  张妈两手叉腰,正准备发火,听身后有人喊她们。是那个曾经来给琳鸢把过脉的叫梁怀信的大夫。

  他上前叫住两人:“刚才看这位姑娘受了伤,可否让我看看有没有伤到筋骨。”红烛抬眼看他,仍是摊着手,一脸悲伤。

  张妈答道:“好好,梁大夫,您给她看看吧,她好像是扎到了手,哭个没完。”

  “得罪了。”怀信半跪在红烛面前,把她的手轻轻拉到眼前,让下人用烛火照着,取出工具,小心地拔出了木刺并处理了的伤口。

  随着怀信蹲下,红烛身边似乎拂来一丝清冷的风。是寒冷的空气,带着植物的清新,是一种陌生的,淡淡的,好闻的味道。

  “还有哪里觉得疼?”怀信的声音特别好听,如玉般温柔。他检查了下红烛的伤表示没有伤到筋骨并无大碍。

  “红烛姑娘,这是伤药,抹在痛处,治外伤很有效,记得要敷。”红烛刚才被怀信摸过了手,有些不好意思,不敢对视,只是娇羞地点了点头。

  此时的梁怀信淡淡微笑着伸出拿着药的右手。红烛看了看他手里的药,又以自以为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看了他一眼,只是看了一眼,红烛就更加心花怒放了。

  怀信眼带桃花,随意一眼都仿佛是脉脉含情。在月光和烛光的映照下,梁怀信周身散发着温柔的光芒。

  太好看了!红烛被他美得心肝也颤了,忍不住傻笑起来,不料泪痕还挂在脸上,使得笑容有点僵,在月光的映照下,不知道怀信是否觉得特别诡异。

  她刚要伸手,却被张妈抢先一步拿走了药。红烛脸上的表情滞了一瞬,手伸在半空中,忘记放下。

  “谢梁大夫。”张妈的大脸凑近梁怀信,对他送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怀信送出了药,对着红烛笑了笑站起身。红烛看着他的笑,忘记了刚才被捷足先登的懊恼,也无意识地跟着笑了起来。红烛感觉梁怀信笑起来更好看了,仿佛春风拂面,又像将将要开的花朵在不经意间绽放的刹那。

  “哇!”红烛不由自主叫出了声。

  梁怀信正疑惑红烛是怎么了,为什么发出这种声响。张妈就对怀信大献殷勤,上前挽着他的手臂说:“多谢梁大夫!梁大夫真是大好人,心地好,长得还这么俊俏,哟,这双手多漂亮……”“不必客气。二位回去好好休息吧。虽说没什么大碍,但还是要多加注意才是。”怀信悄无声息地抽出手逃跑似地离开了。

  红烛看了看张妈手里的药,望了望怀信离去的方向,慢慢转过身跟着张妈走了回去。

  她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内心十分地雀跃,难道这就是戏文里讲的郎情妾意?其实红烛只想对了一半,自己的确实对梁怀信有意思,但是人家对她是否有“郎情”就无法知晓了,目前看来只能叫做单相思。

  红烛又回头偷偷望了一眼,人已经不见了。红烛有一点失落,失落是因为,梁怀信对自己并不特别,琳鸢他也是这般礼貌温柔的对待的。红烛感觉怀信对自己像是飞鸟路过水面,他美丽的脚爪划过红烛的心口掀起涟漪,却看都没有看一眼就飞走了。红烛叹了口气。这口气把张妈吓到了,“好好的叹什么气呀,晦气,真是的。”

  “红烛姐!”慧儿看见红烛回来了,从帐篷里跑了出来。“红烛姐你没事吧。”红烛傻傻一笑,“我没事。”

  “红烛姐,你大半夜不睡,跑去英雄救美?你还受伤了!”红烛摆摆手,“没事没事。唉,你是怎么知道的?”

  “刚才醒来看你不见了,问了那边的大哥才知道发生了什么。”红烛用手背摸摸她的头,“我没事,一点小伤。”

  张妈的大胖身子挤开两人,切了一声,“谁刚才咧着大嘴哭个没完,现在说是小伤啦!别叽叽喳喳个没完了,快点睡吧,别吵着别人。”两人听见互相看了眼,偷偷笑了。

  “唉?红烛姐,你平时对什么事都不关心,金子放在你眼前你都不捡,怎么对青莺姐那么上心?”

  “哎呀,金子我还是要捡的。我们都是女人嘛,对不对!我正好看见了,别的事我是不管,但这是性命攸关的事,怎么能放着不管呢。”

  红烛说:“走吧,快去睡吧,天色不早了,明天还要赶路。”今天实再是太累了,该好好睡一觉。想必明天起来的时候一定是满身酸痛吧。看这手都包成熊掌了。“哎哟,好累啊,快睡吧。”

  第二天,青莺没有跟其他人一起,挤在原先的马车里,而是与大夫梁怀信以及琳鸢她们坐一辆马车。而后的几天也是一样。

  有人说她一定是被头领看上了。有人替她惋惜,这么好一个姑娘就要这么被糟蹋了。有一小部分人却羡慕起来,说头领这样的男子虽然干的不是正经勾当,但相貌堂堂身姿挺拔,又有身家,青莺真是有福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