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找人(二)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337 2018.12.30 23:15

  太子府中。流云偷偷溜回府里。以流云的身手只要她想便没有人能发觉得了。可是却被太子逮了个正着,想必太子一早就在那里等着了。

  “你去哪里了?”太子隐在暗处,看不清脸色。

  “回公子。我去了三王子府。”

  齐光走过来,月光下显现出他英俊雍容的脸。他没有说话,但眼神明显在说:好啊你,我就知道你要背叛我。

  流云迎着太子的眼光,坦然地说:“我去给三殿下送信。告诉他红烛姑娘的下落,好让他派人去找。”

  齐光大声嚷嚷:“你倒是义正言辞,一点也不觉得你做错了吗!是我把她扔在城外的,我就是要让他们到处去找,给他们找点事做。现在你一下子就告诉他们该去哪里找人,他们根本毫不费力就可以找到人啦。那我做的事有什么意义!”

  “公子做的事本来就没有意义。”

  “啊?”

  流云毫不客气地接着说:“她一个小丫头,不见了,最多是府中的管事会发现罢了,即使三殿下念着她是自己府里的人想要找她,一没人二没方法,他要怎么找。”

  “所以他就会去找凌岫!”

  “公子想要二殿下烦心,可是就算三殿下去找了二殿下,二殿下会把一个丫鬟的事放在心上吗?万一他们根本就不想去找人呢?红烛姑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三更半夜在荒郊野地里,要是遇上土匪呢,要是遇上狼呢。为了斗气害死了一个人,公子你过意得去吗?”

  “这有什么可过意不去的,那地方哪有土匪哪有狼,就算有,要是她平时好好锻炼,学一点防身之术也不会有性命之忧的。”

  流云觉得太子真是越来越不可理喻了,“她一个丫鬟从哪里学防身之术?”

  “我怎么知道从哪里学?她自己不能保护自己,能怪我吗!谁让她是凌岫的丫鬟的?谁让她在浮稥阁自己跑出来的?谁让我们今天又遇见她了呢?怪谁?是她自己运气不好,还是要怪她自己。总之,怪不了我。”齐光理亏,不像与她再多纠缠,“哼。今天的事我先给你记着,我困了,先去休息了,不跟你一般见识。”

  在流云的目光注视下,齐光转身回了寝殿。

  “公子你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一点。”流云看着他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

  天还未亮,灿然就大喊美燕。

  昨夜,美燕由于红烛失踪的事,没有睡好。虽然心里挺开心,但毕竟是代总管,府里上下都要打理,尤其是公子,他昨夜情绪反反复复,一会儿念叨着红烛去了哪里,一会儿又好像在生什么人的气,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不过,罢了,反正他一直都是这样让人摸不透的。

  “这个公子,一个小丫鬟,失踪就失踪了呗,搞得这么大动干戈。是!公子。”美燕匆匆起身,一边骂着,一边答应公子。

  公子着急找美燕来,原来还是为了红烛的事。

  灿然问美燕,二哥府里有没有消息过来。

  “没呢,公子,昨夜郑将军才出的城,即便有了消息,半夜里也不会来信的。”美燕强忍睡意,憋着哈欠,眼眶里含着泪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心疼公子呢。

  “你让大柱去二哥府里打听打听有什么消息没有。”

  “是公子,等大柱一起,我就让他去。”

  灿然很不满地瞪了一眼美燕,说:“什么等!等他做什么,现在就让他去。”

  “公子,现在天还未大亮,而且昨夜大柱也很晚才睡下……”美燕说话间一看公子的脸色,“是,我立刻去叫他。”美燕立刻转了话头出去了。

  凌岫上朝堂去了。回来后得知灿然一早就派大柱来问过消息,都没有回府,直接来到了三王子府中。

  灿然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嘴唇干裂没有血色。美燕和春花待在旁边服侍着。

  美燕给他擦擦身,灿然都显得不耐烦,虚弱地挥挥手。

  凌岫一来,美燕就跟他报告说,灿然今天不肯吃药了,谁劝都没用。不仅是不吃药,饭也不吃了,水也是美燕见缝插针地用小勺子给他沾沾嘴唇罢了。

  凌岫没想到红烛失踪对灿然的影响有这么大。他看见三弟如此模样心里也很担心,这样怕是灿然本就娇弱的身体会雪上加霜。

  凌岫让灿然起来吃点东西。灿然没有动。凌岫亲自扶他坐起来。

  “不吃东西怎么行,等红烛回来了,看见你这样,不也很内疚吗。”

  “她什么时候回来?”

  “你放心吧,承勇已经去找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可是承勇哥昨天已经去找过了,没有找到她吗?”

  “昨天承勇到了夜凉山脚下,看到一堆刚刚熄灭的柴火,还有一个麻袋,但是没有找到红烛。不过他们发现那里有一个马队的足迹,大约是十几个人的样子,他们还有随行的马车,是往回城的相反方向而去的,红烛应该是被这群人带走了。”

  “带走了!”灿然听见这话腰背不由自主地直了起来,不过想起自己此时应该是虚弱无力的,又缓缓瘫了下去。“带走了的话……那岂不是……找不到了。”

  凌岫看他低眉垂眼似是悲伤不已。凌岫轻抚他的背,柔声安慰:“大漠虽大,但是部族不多,去各处打听打听就能知道线索,你先不要悲观。”

  “可是二哥,带走她的是什么人呢?在大漠往来的不是商旅就是马贼,不知道……”灿然停了停,看了眼凌岫的神色,说:“不知道她遇上的是哪种?”

  “希望是商旅吧。”凌岫眉头稍皱,看来也在为红烛担忧。

  灿然见他神色不同往常一般宠辱不惊,竟然表现得如此忧心,十分生气,凶狠地说:“可是常年来往大漠的商旅,他们在各路马贼的刀口下营生,也不能是什么良善之人吧。”

  凌岫见他态度不像是在为红烛担心,倒像是气急,又听他的话说得奇怪,看着他,略有疑惑。

  看见二哥在看着自己,灿然突然大喊美燕。美燕被他吓到差点把手里的碗扔了。

  “公子?”

  灿然手指着美燕十分不客气地大骂:“美燕!要不是你,一直推说红烛只是贪玩,没有失踪,我早就让人把她找回来了,还用像现在这样毫无头绪么!”

  美燕说:“公子,红烛性子怪异,去哪里也从不跟别人说,我们也猜不到她是出事了呀。”

  灿然生气地把床上的家什扔向美燕“好你,牙尖嘴利,平时就是你处处不饶人,才让红烛跑出去了,你还要辩解!”

  他欲再扔,被凌岫阻止:“好了,不要闹了。现在你担心也罢,怪罪也罢,都是没有用的。我们一定会把她找回来。至于你,倒不如好好休息。或许明天她就回来了,不要等她回来了,她没事,你倒是奄奄一息。”

  灿然看凌岫出手阻止,便没有再使性子。他身子一软,抱住凌岫的胳膊抽抽搭搭地说:“二哥,你答应我,一定要去找她,好吗!”

  凌岫见他安定了下来,自己的语气也缓和了下来,“当然了,不但要找,还一定会找到。你放心吧。灿然,你听话,现在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好好休息,其他的一概不要多想。”凌岫转头对美燕说:“美燕,服侍公子睡下。”

  “是,二殿下。”

  凌岫想:红烛突然被掳劫到界外看起来像是那个人的恶作剧呢,他这个人贵为太子,却总是做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折磨不到我,抓到一个不相干的人竟然也是开心的。红烛,这个丫鬟,怎么总是跳出来,出现在我的眼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