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喝酒(二)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968 2018.12.12 21:45

  暖阁里的大家喝酒玩笑,闹过一阵,暖阁门打开,秋娘通报道:“仙仙姑娘来了!”

  仙仙带着几位舞姬进屋,一路婷婷袅袅,环佩叮当。

  大柱嘴里正大嚼羊肉,猛然看见美女惊得下巴都掉了,张着一张油嘴半天都合不上。

  美燕和春花两人看见舞姬进来,互相撇了撇嘴使个眼神,表示看不上。

  红烛挥着手喊三王子快看美女,三王子假装专心吃菜不理她。

  仙仙的西域舞跳得极其好看,凌岫特地让她来给大家助兴。

  正在他们欢闹的时候有一行人也来到了浮稥阁。

  “公子,今天为什么来这个舞坊?”

  “以前没来过,就想尝尝鲜。”

  “这里……是二殿下的舞坊。”

  “对啊,今天我要来的就是凌岫的舞坊!哼!”说话的公子是太子,旁边的红衣女子是太子的贴身护卫流云。太子在朝堂上与凌岫争执不下,已经散了一圈的心,但是还是心气不顺,如鲠在喉。流云知道要是不向二殿下找茬,公子的气是不会消的。

  “哟,这位公子稀客啊,里面请。”

  “少废话,给我把仙仙找来。”

  “哎哟公子,您来得不巧,仙仙姑娘正在会客,要不我给您找别的姑娘吧,别的我这没有,美若天仙的姑娘可有的是。翠翠,去把楼上那些姑娘们都叫来,说有贵客到。”

  几个侍卫把秋娘一推,“你是听不懂我们公子说什么是吗,把仙仙叫来。”

  秋娘哎哟一声踉踉跄跄地往后退,被翠翠稳稳扶住。翠翠是秋娘的女儿,她年龄很小但是一点也不露怯,她对太子讨好地说道:“公子您可别生气,我先去叫来楼上的各位姐姐们陪着公子,一会就把仙仙姐姐给您叫来,可好?”翠翠小脸嫩生生的,娇俏可人,眼睛里都透着机灵,十分讨人喜欢。

  太子哼了一声,上楼进暖阁。

  “这下可了不得了,太子怎么会来,你去叫人好生陪着,我得去禀告二殿下。”

  “妈妈,不如我去告诉二殿下吧。”

  秋娘把翠翠拽回来,“你别添乱了,快去叫人陪着太子去。”

  翠翠嘟着嘴蹭蹭蹭地跑上楼了。

  “二殿下……”秋娘把这事告诉了凌岫。凌岫说这没什么让仙仙陪着去就是了。这边的大家仍是谈笑喝酒。

  一边,春花拉住大柱,问:“上次我们晚上见面后,你把门关好了没有。”

  大柱喝酒喝得有点醉,不明白她怎么突然问这个,不耐烦地说:“关好了。”

  春花拉了他一把,“你认真点,我问你正经事呢。你确定上次,就是花杏的房间,我们离开前,你把门锁好了吗?”

  “锁好了,锁好了,这么点小事来回问,你烦不烦。”

  春花见大柱已经颇不耐烦,就不敢再问他了,不过既然他说锁好了,就应该没错了吧。那第二天一早,美燕看到门没有锁是怎么回事呢?难道之后又有谁打开了?钥匙只有美燕有,春花趁美燕不注意偷来又另打了一把,应该不会还有别人有这扇门的钥匙了,难道是小偷,又或者是……

  大家仍在喝酒,承勇看慧儿心神不定,就问怎么了。慧儿说王琳鸢最近身体又虚弱了些,自己这样出来不顾琳鸢,心里有些担忧。

  承勇知道凌岫让怀信替王琳鸢看病。怀信虽然年轻但是可以说是医庐中医术顶尖的大夫了,况且用的都是最好的药,她理应渐渐好起来才是,怎么会反而身体越来越差了呢。慧儿说可能是心病吧。其实王琳鸢很喜欢凌岫,这个大家应该都看得出来,可是凌岫却一点表示也没有,不知道凌岫究竟对自己有没有一点点意思,所以琳鸢心情很是焦虑。

  慧儿本来犹豫该不该对承勇说这种事,可是她想承勇是凌岫身边能说得上话的人,或许他能帮一帮琳鸢。慧儿这么说,承勇想也没想就应了下来:“我去向公子探探口风,你不用担心。”

  酒过三巡,酒喝多了,红烛戴上面纱,要去解手。解完手晃晃悠悠来到了过道上,舞坊很大,每间房门又都一样,转了几圈,迷茫中早已不辨方向。

  “唱的什么鬼东西,不好,罚她喝酒!”红烛路过一间暖阁,听见有个男人这么说,从半开的门里看到几个男人正在灌一个小姑娘酒。

  “这些人,欺负一个小姑娘,真不要脸。”然而红烛并不是大英雄,也无法不畏强权,里面人多,她只是嘴里暗骂却也不敢上前阻拦。

  红烛正犹犹豫豫地打算走,“红烛姐,别走,救我。”里面的姑娘竟然叫出红烛的名字,红烛一看原来是秋娘的女儿翠翠。

  “什么人鬼鬼祟祟的。”一个红衣女郎一把把红烛揪了进去。房里的人都齐齐看着她。“还是位蒙面女侠。哈哈哈。”大家一阵哄笑。

  红烛被红衣女揪住,只好硬着头皮指着那几个灌酒的人,“你们……住手!”

  “住手?”红衣女身材很高挑,红烛的头顶只略微超过她的下巴。她一把搂住红烛的脖子,抬手便扯掉了红烛的面纱,“来者是客,给这位姑娘把酒满上。”

  “啊,你干什么呀!”红烛惊慌地挣扎。

  红衣女郎一手拿了斟满酒的大海碗,一手扣住红烛就是一顿猛灌。

  “我不喝酒,呕,我不喝酒。”红烛使劲推她的手,但始终不能挣脱。

  “光喝酒可不好,来,吃块肉。”红烛被她牢牢控制住。女郎一捏红烛的脸,就往红烛无法闭上的嘴里塞肉。

  在一旁的翠翠这时一声也不敢出只是静悄悄地看戏。

  “你还站着干什么,还想喝酒吗。”坐着的男人让人放了翠翠。翠翠一脱身就头也不回地跑了。

  红烛都惊呆了,明明自己是因为翠翠叫救命才惹上这事的,现在倒好,翠翠自顾自脱身了,自己反而困住了,这叫什么事啊!

  红衣女子扣住红烛的脸摇了摇,“你看看,人家根本不管你的死活立马跑了。小姑娘,下次还充好汉么?”

  红烛扁着嘴摇头,心里说不充了,说什么都不充了,何况我本来也没想充好汉,是你拉我进来的。

  等把酒给红烛灌尽兴了,几个人把她推了出去,红烛双脚无力,走了几步哎呀一声被自己绊倒了,一下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地上扑。幸而被什么人一把接住。那人把红烛拦腰抱住,轻轻松松就把她捞了起来。

  “二殿下。”几个男人立刻认出了凌岫。妈呀,现在抱着自己的人是二殿下!红烛晕晕乎乎满脸通红,虽然她很想使上劲支起身子,但是身体怎么都不听使唤。怎么办,红烛当时就想哭了。

  凌岫抬眼看了看正坐在房间里的那个男人拱手做礼道“王兄。”

  “啊!”他一松手红烛就掉了下去。

  “噗。”你倒是提前说一声啊,我也好有个准备。红烛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慧儿赶忙把红烛扶起来,小声问,“红烛姐,你没事吧”。

  “……”红烛说不出话来。

  “我们快走吧。”慧儿指指他们,“太子!”

  “恩?”红烛提了口气,勉励爬起来,低着头与慧儿躲一边去了。

  几个人开开心心地来,只有红烛灰溜溜地回去。

  “我们是来给公子庆祝的,你倒好,平白无故地招惹太子,平时真是小看你了,这么会给自己找机会,还一找就是太子,你胆子够大的啊。”

  红烛觉得美燕的话真是莫名其妙,自己什么时候招惹太子了,还不是为了救翠翠吗。话说翠翠呢,之后一直就没见着她。

  美燕切了一声,抓住机会继续数落红烛。红烛低头不语,心里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摊上这事的。

  “你装什么好人,人家开开心心喝酒,你去凑什么热闹,不知道太子正想寻机会找二殿下的麻烦吗。你到底有没有脑子。就知道闯祸。”美燕的白眼已经翻出了天际,好似女主人对下人般对红烛百般呵斥。

  我怎么会知道他们兄弟二人不和啊!关我什么事吗。红烛无奈。

  “就是,没脑子!”春花在一旁兴高采烈地帮衬,就怕美燕骂得不尽兴。

  马车晃啊晃得晃得红烛胃里翻江倒海:“停……”红烛的本意是要让他们停车她快要吐了,没想到她们误会了:“什么!你还让我们住嘴!你现在胆子大了啊。”

  美燕看她还敢还嘴就气不打一处来,把她扯得转向自己。红烛本想挣脱她,可是喝得迷迷糊糊没什么力气,尽量捂住嘴,可是美燕又扯她的手,突然马车颠了一下,红烛一个没忍住哇得全吐在美燕身上了。

  “啊,红烛,你这个……”美燕被吐了一身,刚想挥手打她,可由于公子和二殿下都在前头,不好发作,好不容易忍了下来。这一忍忍得胸口都疼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