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 闺蜜(一)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030 2019.08.21 22:06

  红烛看看流云,又看看郑承勇。良久,两人还在互瞪。

  “你们还好吧?”红烛把手在流云面前挥了挥。

  “哼!”两人同时哼了一声,一个收了剑,一个收了软鞭。

  “可以了吗,你们两个?”凌岫无奈地等着他们表示暂停争斗。

  “你们眼睛疼不疼?怎么还在互瞪啊,”红烛走到流云身边对流云说“真怕你们一直这样互相看着,看着看着,就爱上了对方。哈哈哈哈。”

  “红烛!”流云打了红烛一把。

  “哎哟。好疼。”

  “红烛你放心,就算我对着她看一辈子,我都不会爱上她,我的心,对她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流云听了这话,冷笑,“哼,最好是这样,你的心要是敢对我多跳一下,我就把它挖出来喂狗。”

  “咦,流云,不要这样,太暴躁了。”红烛皱着眉头表示受不了。

  “哼!”流云哼了一声,表示结束这场战争。

  可是承勇是一个服输的人吗?不是,尤其是面对流云。“呵,你放心,绝对不会有那一天,即使我对狗有意思,都不会对你有意思。”

  听了这话,凌岫仰了仰头,扭了扭脖子,行,还没完,这一切远远还没有结束。

  “你!”流云瞬时将软鞭又抽了出来。承勇左闪右躲,还不停地贱嗖嗖地刺激流云。

  “还来?”红烛吓得赶紧退后了十几步,免得殃及池鱼。

  两人又你一招我依照,津津有味地打了起来。

  “行吧,大家都进去吧,红烛进去吧,不用管他们了。”凌岫命人将新兵一切事项都安顿好。让大家且休息一天,明天开始就进行训练。

  ……

  虽然流云和郑承勇两人在平时的生活中间隙有海那么宽,分歧有天那么大,但是,在练兵上倒是合作默契,少有的和谐,意见统一,行动一致。

  重新修整过的演武场上,虽然这次招募来的士兵并不算多,但是,经过了不到十日的训练,竟然就已经是有模有样了,外行人一看还以为是正规军呢。

  两位将军教导有方,将士训练得当,士兵们也勤勤恳恳。几天来,大家风吹日晒,披星戴月,晓沐晨风,夜斩薄雾,很快就练出了样子。

  “这么看来很快就能成为一只真正的队伍了呢。是不是公子?”承勇高兴地对凌岫说。

  “辛苦你了,承勇。”

  “哎呀,公子你这话说的,太对了。”

  凌岫看他:“你是一点也不谦虚。”

  “公子你是不知道,与一个志不同道不合的人在一起合作是有多么困难,多么艰辛。”

  流云给承勇翻了一个白眼,“郑将军不会是在说我吧?”

  “哎,没错,我就是在说你。”

  “哈,又皮痒了是吗?”

  “哇,你怎么这么说话!公子你看,她这是什么态度。”

  凌岫扭头就走,表示不想管了。今天的天色暗得特别早,看来晚上又是一场大风大雨。“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大家都回去休息吧。”

  “公子?怎么就走了?你看,流云,你把公子气走了。”

  “你闭嘴。”流云旋即转身,大步离开。

  ……

  晚上,流云暂时与红烛、秀秀住一个屋子。

  流云和红烛虽然地位背景都不相同,见面相处的时间也不多,而且几次交往都不是特别平和,但奇怪的是两人却没有什么嫌隙,仿佛是本该就如此亲近随意。

  流云与红烛共享一张床榻,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起来。

  “你之前在三殿下府中的那个代总管,美燕,你还记得吧。”

  “记得,当然记得。她怎么了?”

  “她呀,你还不知道吧。你到地牢待着没多久,她就出事了。说是她害死了前任总管花杏。”

  “是她害死的花杏?”

  “是啊。”

  “恩,那也不是没可能。她这个人倒也是像会做这种事的。然后呢?”

  “原来你早就看她不顺眼了。”

  红烛催促流云继续说下去,“然后呢?”

  “然后就被抓起来了呗。本来是理当一命还一命的,后来却有人替她说情,被救了。”

  “谁替她说情的?”

  “你可以猜猜。”

  “恩……替她说情?啧,谁会替她说情呢?左不过是大柱,春花之类的。”

  “当然不是啦。什么大柱、春花,就是他们俩把美燕杀害花杏的事抖出来的。”

  “啊?不会吧。他们三人不是关系最好的吗?”

  “哼,他们那群人,哪有什么真心,还不是一时的利益牵扯。据说,我只是听说啊,”

  “恩,你说。”红烛似乎嗅到了一丝暧昧的气息,悄咪咪地等着流云继续说。

  “怎么是不是想知道?”

  “哎呀,想知道想知道,说吗,说吗。”

  “据说,是春花怀了大柱的孩子,大柱呢又不想担责任,美燕这边呢又怀疑春花知道她杀了花杏,两人一合谋,要弄死春花,可是不知怎么二殿下知道了这事。”

  “二殿下?”

  “对啊,那天就堵着他们,等他们把自己做的那些勾当都说出来了,等他们一对春花动手,就把他们抓了个现行。”

  “哦!厉害啊。”

  “当年,花杏的事不了了之,是碍于人人当是花杏是不愿意做三殿下的通房自杀的,夫人才把这个事压下来,不许二殿下彻查,没想到是美燕这个婆娘做的恶。她让三殿下背了那么久的恶名,连死前都还以为是他自己害死的花杏。”

  “三殿下……”提到三殿下,红烛都觉得仿佛已经是久远前的记忆,恍如隔世,果然是被软禁得太久了,已经对时间没有概念了吗。

  “我知道你们对夫人有偏见,觉得夫人是心狠手辣的人,狠到会对自己的儿子下手。可是公子也好,我也好,哪怕是二殿下,我们都知道夫人是不会伤害三殿下的,更别说害死他了。”

  三殿下的事也是一件悬案。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是红烛现在越来越笃定不是金王后下的毒手了,不为别的,只是一种当金王后提到三殿下时的神情,那种神情,是多么温柔啊,这是装不出来的,红烛知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