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撷明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幻象(三)

撷明月 蓬荜生花 2033 2019.07.18 09:00

  红烛被软禁着的房中,仙仙坐在她面前自顾自做女工。

  红烛百无聊赖,看着仙仙冷漠的样子不由得开口道:“仙仙姑娘,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仙仙没有抬头,“依照你的辈分,还是叫我姑姑吧。你是要问我为什么要帮暮王吧。”

  “恩,啊,好吧。仙仙姑姑,是啊,你帮了暮王,我就出不去了,难道你不想我能出去吗?”

  仙仙抬头看了她一眼,又快速低下头去接着做手里的活,眼中略带愧疚,“不是这样的,我绝对与你无冤无仇。而且,我会救你出去的。”

  “救我出去?那为什么说要让我使用法力这样的话?如果我能使用法力,王上是不会让我离开的。”

  “恰恰相反,只有你拥有像以前一样,甚至是比以前更加强大的法力,才能从这里出去。只有你拥有了法力,能控制这种法力,才能有可能逃出这个地方。”

  “仙仙姑姑是说……用法力逃跑?”

  “你可以这么理解。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等到了你该知道的时候再告诉你也不迟。”

  “仙仙姑姑说的是真的吗?真的是要救我吗?仙仙姑姑是二殿下派来救我的?”红烛觉得她非常不对劲,“不是?仙仙姑姑为什么要来这里看着我?刚才说要救我的话是骗我的吧!是为了让我乖乖听你的话,好好配合你,能够使用法力?”

  “对不起,红烛,这些问题我现在不能回答你。”

  “是不能回答还是不想回答。是什么样的理由,我这个当事人却不能得知?”红烛激动了起来。

  仙仙紧了紧手,“是我自己的理由。我自己的原因。”

  “因为仙仙姑姑自己的理由而让我成为别人的工具?还是说,仙仙姑姑就是暮王的帮手。”如果我能使用法力,我就会被暮王关起来,一辈子替望南国保持屏障,那我不是就跟骡子一样了吗,我就成为了望南国的骡子,暮王的骡子,整天迷失自我地转圈圈。

  仙仙叹气,“我不想多作辩解。目前看来,你的理解也没有错吧。”

  红烛心中翻涌着怒火,她看着仙仙的眼睛,“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是的。我知道这样做对你实在是太不公平了,你是无辜的受害者。但是,只有你才能让这个目的实现。人都是自私的,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或许不应该说是不择手段,有的时候甚至是利用别人的人也是别无选择的。有的人恰巧就站在了目的地的必经之路上,不管愿不愿意都会被人利用成为垫脚石。”

  红烛摇头说:“那还是我的错了吗?是我站错了地方,这事还要怪我自己吗?如果是我,我是不会为了自己而伤害别人的,我绝对不会。”

  仙仙叹气,“每个人所处的位置不同,有时候是无法相互理解的。而且,我相信你确实不会像我这样做,但是像你这样的人太少了,红烛。大部分人都无法像你这样。人都是自私的。”仙仙的眼中泛起了泪光,但是她忍住了,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我不能接受。”

  经过了一番不愉快的谈话后,红烛一个人在生闷气。都是什么人吗,只管自己,不管别人的死活。

  宫女送吃的来,红烛也是气鼓鼓地吃。

  都已经半天了,红烛还是没有一点要和解的意思。仙仙只有像对待生气的小孩子那样逗她说话。

  “红烛,吃饭的时候不要生气,这样会噎食的。”

  红烛说:“不用担心我。”

  仙仙问她:“你有没有想要做的事或者是想要爱的人?”

  “这是在留遗言吗!”红烛没好气地说。然而红烛还是想了想,我没有想要做的事,至于想要爱的人,怀信么,说爱一个根本不会爱自己的人,这太可笑了吧。这算得上是爱吗?

  红烛说:“没有。我既没有什么想做的事,也没有喜欢的人。”

  “没有的话,也挺好的。轻轻松松,没有羁绊,也不失为人生的幸运呢。”

  你有什么羁绊吗?

  “可是我觉得有人担心,有担心的人才是幸运啊。”红烛故意说。

  “牵肠挂肚的滋味没体会过的人真的不明白。这种滋味实在是太痛苦了。”

  “仙仙姑姑在牵挂谁呢?”

  仙仙看看她说:“你这孩子想套我的话。我早说了,到时候你就会知道的。现在套话是没有用的。”

  “好吧,就这样吧,当初我就说要陪葬来着,那个平安侯非要多此一举,把我弄进牢里,这下好了吧,又生出事端来,想死也死不了,平白无故在这里吊着。我本来就放弃挣扎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你这孩子,别想那些没用的了,好好睡一觉。”

  红烛没事可做,只有早早入睡。

  没想到这一睡又来到了上次打坐来到的地方。

  怎么又是这里?红烛看到层层纱帐那边坐着两个人。那里有人?又是二殿下和青莺在幽会吗?这次竟然是在寝殿内!他们的胆子真够大的,不怕撞见暮王吗,即使不撞见暮王,被别人看到了,传出去可怎么办。还有为什么老是让我看这种场面?我又不想看!红烛说不想看,但还是往纱帐那边瞧。

  那两个人坐得很近,一个人靠在另一个人的肩上。

  切!二殿下也不过如此,也是个见色起意的家伙,连礼节都不顾了。

  不过,我现在是在梦里吗?如果是在梦里的话,他们是不是看不见我也听不见我的声音?那不如……红烛想要大胆试一试。她往纱帐的方向走了过去。

  红烛站在纱帐的外面。他们也没有任何反应。他们可能真的无法发现我的存在。

  进去看看。看看那个渣男的嘴脸。唉?我为什么要称二殿下是渣男?

  红烛想要撩开纱帐,但是发现手直接就穿过了纱帐。原来是可以直接穿过的!

  红烛穿过纱帐的那刻还有点紧张,怕被他们发现,等一穿过去的时候就只剩下惊讶了。那女子确实是萧青莺,但另一个人不是二殿下,而是梁怀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