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轮回迹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正文 第五十七章:紫发

轮回迹 多远 4620 2018.12.07 09:32

  月霜来到王夕身边。

  王夕闻到一股香风扑鼻而来。

  看着月霜那有些变化的模样,王夕心中越发的希望自己要快一点变强。

  虽然路还很远,自己如今连大圣也需要仰望...

  “跟我走”月霜对王夕轻语道。

  她的声音清甜,在说完的同时便转身迈着小步离去。

  王夕,忍不住摸了摸鼻子,跟在月霜身后,不禁想起了当初的一幕,杨浩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两人,其他人则议论声成片。

  当走过人群之后,月霜再次开口:“四年前,你的气息突然消失了,发生了什么事?你身体的患疾是怎么解决的?”

  对于月霜的提问,王夕全部老实的回答着,他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瞒,从他回到天墓起,一直到来到这里全部都说了一遍。

  月霜一路上只是静静的听着王夕的诉说,她并没有发出任何意见。只是一路走来,月霜却引起了许多人的目光。

  不过当一段路后,人越来越少,直到最后已经没有人任何其他人,只有他们俩走在了一条条幽静的小路上。

  这条路是八卦学府里一条笔直的延长小路,在小路两边种满了银杏树,当一股清风拂过,满树的银杏叶摇落了一地。

  因为风景很不错,这里平时从来不会缺少人迹,可是今天这里却出奇的安静,当王夕和月霜走在银杏树下时,王夕正对着月霜讲述这几年经历的的声音逐渐变小。直到王夕和月霜最后在不知不觉中完全的安静了下来。

  站在这条铺满了银杏树叶的路上,一种无形的压抑自两人心中升起。

  月霜似有所觉,她抬头看向前方,那双如黑宝石一般的黑色大眼睛开始恢复成为了天蓝色,她原本是伪装后的样子快速变化,很快就变成了王夕记忆中那个带着九彩神环,穿着天衣,月色秀发披至腰间,却总有那么几缕被两根彩色丝带捆绑,混合编织成了彩蝶身子与翅膀的模样。

  一种强大到让人内心恐惧的力量在月霜的身上蔓延出现,透过无尽虚空,将王夕保护在里面。

  此时时间与空间都像是停止一般,那本来应该满树飘落的银杏叶子停在了半空中。

  顺着月霜那天蓝色的大眼睛看去,在的对面,有一男一女正漫步走来。

  那男子不是很帅,但是特别耐看,而女子则脸上带着面纱,遮住了视线,让人看不见她的容颜,但是任何人都会觉得她长得应该特别美。最醒目的是两人皆是满头晶莹的紫色长发。

  两人看上去,宛如画中的仙人一般,给人一种十分的朦胧的感觉,明明离得不远,但好像又有些不太清楚。

  他们俩手挽着手,样子十分的亲密,让任何人都可以看出,他们是一对幸福的恋人。

  见到这两人时,一股不可言语的感觉自王夕内心生出,他居然生出一种十分荒唐的念头,甘愿为这两人死也值得。这让他他心中一惊。

  王夕强行压制住自己心中的思绪,见到两人走来,几次都有那种想要强出手的欲望,却被他生生的压制住了。

  而月霜的则只是将王夕护着便没有了任何反应,但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她的眼中有着一种忌惮,身体表现出了一丝的抗拒与害怕。

  而这种害怕不是因为她认识这两人,和这两人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是一种来身体上的本能,并非她思维能控制的。

  当这满头紫发的一男一女走近时,王夕下意识的往前几步,越过了月霜的位置,将她挡在了自己身后,他心中不知为何本能的不想让月霜与这两人有任何的接触。

  当距离不过一步之时,王夕总算是完全看清了两人的模样。

  只见男子身上穿着一件绣着紫色云朵的大袖长袍,将两只手都可以遮掩在里面,其样式古老,像是带着岁月的沧桑。他有着满头的紫色长发,眼睛和紫水晶一样,脸庞不是特别的英俊,但却始终带着一种很和善的微笑,会让人不自觉的对他产生一种好感。

  挽着男子手臂的女子一样是紫色长发,衣服同样是紫色,但并不是大袖的长袍,而是紧身的长裙。她带着面纱,使人看不见他的长相。

  从表面上看两人都是二十多一点的年龄,但王夕绝对不会相信这两人会如表面看起来那么年轻。

  “初次见面”紫袍少年主动伸出手对王夕以示友好。

  王夕下意识的伸出手,神色略显迟疑的回应道:“你是?”

  两人的手一握即离,王夕收回手,将手自然随意的背在了身后。

  只是在王夕身后的月霜却看见他的手正不断的轻微颤抖着,像是身体发出了一种本能的害怕。

  当月霜自察到她自己的害怕是来自灵魂中的本能反应,而王夕的害怕是来自身体上的本能反应时。她的眼神变的凌厉起来,像是要将这神秘的两人看穿一样。

  紫袍男子并没有回答王夕他是谁,反是微笑的对王夕问道:“你们好象有些怕我?”

  说着他又目光转向眼神凌厉的月霜说道:“是天脉者吗?可惜了,那一战后,已经断了,从此后便更是再无天脉了”

  听见这话,王夕心中一紧,下意识的转头看向月霜,想看看她有什么反应。

  可月霜还是如往常的冷漠,她眼神凌厉的盯着这紫发男子对其说道:“未必,他未来也许将会重造一种新天脉。”

  紫发男子闻言后,又转头看向王夕,用一种平淡的目光审视着他。

  此时的王夕有种从里到外完全被看穿的感觉,但他心中却让自己保持着平静,开始同样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紫发少年。

  也不知为何此时他还真看出了一丝不同之处,他发现在紫发男子的身后,隐约间竟然有一道刻满了诸天之秘的紫色光环,若隐若现。

  紫发男子见有人以这样的姿态对审视他,倒也没有生气,只是看了王夕几眼后,便说道:“重造天脉?你是说他吗?有趣、真有趣。”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王夕在发现紫发男子身后那道刻满了诸天之秘的紫色光环之后,他知道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我是紫圣,她是紫瑶。”紫发少年微微一笑,牵着身旁带着面纱,自始至终在都没有说一句话的紫衣女子,迎面离去。

  待两人远去,原本像是静止的时间与空间开始再次运转,满树银杏叶,恢复了常态,缓缓的从空中坠落。

  王夕平静的心中逐渐剧烈的跳动起来,脸上开始流出一滴滴冷汗,身体细微的颤抖着。

  他心中翻起了滔天巨浪,这自称‘紫圣’的人到底是谁?

  这人的出现根本毫无依据,在他身上那无形中透发出的气息,或许比之传说中的至尊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月霜,你和他认识?”许久后,才回过神来的王夕。

  此时月霜的脸色不是太好,她摇头道:“不认识,从未见过,不过他很特殊。”

  王夕点头。

  这几年一路走来,见识过不少事物的王夕,在他心中早已经有了一些猜测。尤其是见过算命老人之后,他更是知道月霜身上必定隐藏了很多秘密,有一些甚至是影响太过于巨大。她对自己说过的话,不一定为真,但他相信月霜至少不会害他。

  所以他也不再深究

  接下来月霜给王夕讲述了八卦学府的不平凡之处,不过让王夕感到新奇的是,好处不是在藏书阁等等之类的地方,而是隐藏包含在学府中各种各样的环境里。

  比如某一棵树,只要明悟了里面所存在的奥义,你就可以得到其中的所隐藏的好处。

  这也是很多人来到八卦学府,最终是一无所获,只有极少数人才有收获的原因。

  听后王夕大有所悟,难怪学院上空,每天晚上都会有圆月出现,也难怪他感觉那圆月中有神奇之处。

  果然这学府能在三大学院之后,屹立此地,还因此为它单独的划分出了一片中庭,其神秘之处果然也不会少。

  当两人来到月霜在学院的私人住处后,月霜突然一挥手,一道白色的光芒立即演变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将两人都笼罩其中,她对王夕说道:“让我看看你这四年多时间的成长。”

  王夕闻言,也没有推脱,他也想看看自己和月霜之间到底存在什么样的差距。

  这里的房间足够宽敞,发挥空间也算绰绰有余,加上有月霜亲自布下的结界,足够支撑两人在这个境界上全力施展。

  王夕伸出一只脚在地上一踏,脚下有一轮巴掌大小的紫色花纹圆盘,凭空浮现,紫色的踏天阵纹带着他迎空而起。

  月霜看见王夕脚下的紫色踏天阵纹,她那秀美细嫩的光滑小脸上微微皱起了眉头。

  月霜同样是一只脚踏出,跨天步带着她凌空而上,但月霜脚下的踏天阵纹却是如琉璃一般的云色,在虚空中看起来就像是是有型的水晶光纹。

  王夕一只脚站在紫色踏天盘上,月霜一只脚站在琉璃踏天盘上,两人凌空而立,长发被一股劲风吹起,他们额头上同时浮现出一道模样一样的纤细的犹如绣花一般的丝线符纹。

  他们几乎在同一时间用出了天脉圣术,开启了天脉独有的绝天眼。

  只不过月霜额前的天眼符纹是琉璃一般的云色,王夕则是纯正的金色,边缘还像是绣着细细的金线。

  轰...

  丝线符纹一出,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变得有迹可循,随即有一道金色光芒带着极强的穿透之力与一道白色的琉璃光芒碰撞在了一起。

  金色与琉璃两道光芒相互纠缠抵抗,在空气中发出剧烈的爆炸声。肉眼可见虚空中那白色的琉璃光芒在努力的吞噬着金色光芒,呈现出一种沸腾状态。一直到最后飘散如烟。

  不过整个过程中可以观察出那道金色光芒在攻击力之上占了一点优势。

  两人同阶对战,月霜见到王夕的绝天眼符纹是金色,发出的光芒还是一种带着极强穿透力和破坏力的有形金光,她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一点。

  一击不成,这早已经是在王夕的预料中,他右手手掌一握,双手向前横推,一只足有常人大小的灰色手掌在他身前瞬间凝聚出现,被他在虚空中踏着紫色踏天阵纹,直直的向前推去。

  月霜见灰色手掌横推而来,她伸出一只玉手,轻轻的向前一推,同样是一只灰色的手掌凝聚出现,只是这只手掌上有着一条肉眼可见的明显裂缝,有着一丝丝荒芜之气从里面时不时的冒出。

  在虚空中的两只手掌,开始碰撞,开始相互磨灭。

  很显然,即便在同境界上,这大荒掌的对比中,王夕已经是略输一筹。

  王夕自然明白,同样是大荒掌,但在这个境界上,月霜已经用到了一种出神入化,自己这一掌必败。

  “停,不比了。”王夕举拳而击,强大的灵力奔涌,和月霜对拳过招,可是只是几招之后他便在喘着粗气,然后果断的叫停认输了。

  因为他发现月霜的战斗意识实在太强了,整个过程中她根本没有出招,全都是在防御。

  可即便她不断的在压制自己的修为境界,可王夕还是没有讨到好处。

  甚至在最后月霜对他出招之时,王夕都感觉到月霜已经把自己的修为压制在了大能境界,比他现在奔月境的修为还要小一个境界之下。

  可是以他可战圣人的战力却还是挡不住月霜的进攻,可想而知继续下去,战局将会一边倒,所以他果断的终止了比试。

  “你发现我们之间的不同之处吗?”月霜见王夕叫停后,她的心思有些出神,她下意识的对王夕问道。

  喘着粗气的王夕微微一顿,心中突尔的闪过一丝慌乱,然后显得微微有些沉默。

  有些事在王夕自己心中也许他比谁都清?

  因历代天脉者中,荒字部的形态体现,和攻击手段都会是以大荒般的灰色呈现,而天字部中则会以云朵一般的白色体现。唯独月霜是天脉者中的异数,她所修炼出的荒字部的灰色,天字部却是水晶琉璃色。

  又因月霜是历代天脉者中的异数,她的战力也是历代天脉者中公认的最强一代,但终究月霜还算是在可追寻的范围之内。

  而到他这里却出现了一种改变,或者说是完全的不相同。

  很明显的感觉出,他在催动天脉圣术时就连攻击力上的性质也与月霜有一种差别。

  月霜的天眼中那无形力量是一种强大的吞噬特性,而在他的天眼中那道有形的金光,则是充满了强大的排斥性和穿透性,有不一般的破坏力,修炼到极端也许会演化出一种极端的可怕。

  他额头上出现的天眼符纹和天脉者本身的天眼符纹,在外观来说与历代天脉者完全不同,从力量性质上来说,所修练出来的也完全不同,甚至也许可以算是两种完全相反的对立概念了。

  因为金色的天眼充满了穿透性和破坏力,天脉的天眼是充满了吞噬力与包容性。

  王夕看着月霜,虽然有些不想承认,但最终却还是只能点头回应月霜!

  王夕想起了天脉历代相传‘天脉者只能一脉一人,不可同时两人共生。’

  也许在这一刻,一切都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一章也算是一个过渡章节吧!下一章,剧情将会有个新的开始。)

  看王夕如何在命运中争渡,看月霜如何在轮回中复苏。

  看杨浩如何在大道中停留,看林凯如何在情义中选择。

  看芸茹如何在时间中停留,看冥子如何在承诺中守候。

  看九幽冥女到底是谁,看玄荒天是否战天。

  看繁荣大世中如何落幕。

  看岁月中留下了多少人。

  请看《轮回续》…

  (未完待续…)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