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七日三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九章 苏奈何的记忆

七日三生 言口天 2403 2019.07.02 19:17

  一听这小丫头说要招了,三怪很是激动,但又有点无语,之前忙活那么久到底是在干啥?

  鱼鳃立马凑了过去:“快招!招了你还能少受点罪。”

  苏奈何舔了舔嘴唇,用她那闪闪发光的紫瞳望着那散发着魔力的烤架:“先让我吃一口!”

  三个妖怪互相看了看,互相点了下头,于是鱼鳃拿了一串翅牛的大蹄筋过来让她吃一口,结果苏奈何嘴巴从左到右一嗦,十坨一下就没了,把鱼鳃吓得一激灵。

  苏奈何:“我还要那串猪肉!”

  鱼鳃:“怎么这么耍赖!你必须先回答我们的问题。”

  苏奈何:“就一串,一串!吃了就告诉你们,拜托了嘛……”

  鱼鳃气得直跺脚,但胜利就在眼前,他又不想浪费这个机会,只好又乖乖拿了一串猪肉过去。鸟嘴和豹尾在旁捂嘴偷笑,他们觉得就像是在看一个变种父亲和一个馋嘴的女儿演情景剧一样。

  鱼鳃:“好了,吃也吃了,该你说了。”

  苏奈何把嘴巴周围一圈的佐料砸吧干净后,郑重其事地说道:“我没有虐杀亡灵,也不知道我是亡灵的事,但是我想我应该是被植入了新的记忆,所以你们想要交差,就要去找把我拐来然后给我调换记忆的人。我说的都是实话,如果不相信,吃亏的是你们自己。”

  鱼鳃用它那略带两分威慑力的死鱼眼看着苏奈何的眼睛,想从中找出一点说谎的杂质。

  苏奈何坦然回视。

  “诶,老鸟,你怎么看?”

  “嚯,这个时候知道经验的重要性了?”鸟嘴调侃道,“既然她说她失忆了,如果是真的,那我们让她恢复记忆不就行了。这些事孟婆最在行,她能调出孟婆汤,那必然有相应的‘解药’。”

  鱼鳃:“现在我们哪有那个功夫啊,明天就是万鬼祭了,还要先去找孟婆,让她调制好再送回来,况且他身边还有那条难对付的野狗……脾气都冲上天了。”

  鸟嘴:“哎……都怪我,要是之前不跟他吵架,好好搞好关系就好了。确实现在过去时间也不够了,打脑壳啊。”

  “你们说的是‘系魂汤’吧?那个我会做噢,很简单的。”豹尾左手撸着串,右手推了推在鼻子上站不稳的眼睛,若无其事地说道。

  鱼鳃有点嫌弃的回了一句:“哎呀,你个豹和尚别开这种不合时宜的玩笑了,我们在说正事呢。”

  “我真的会啊,我当过孟婆的学徒你们忘了?我可是优秀学员噢,虽然分配的工作和专业一点都不匹配……”豹尾有点委屈兮兮的塌了下身子。

  鱼鳃和鸟嘴瞪大眼睛回望过去,像是在迷惘的航海中找到了一盏明灯,跑过去把豹尾抱成一团,疯狂的往他身上蹭。

  过了没多久,豹尾就端上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还专门为了适应苏奈何的口味,撒了几颗葱花。

  苏奈何之前一直有种奇妙的错觉,自己在阴界的那些经历就像海市蜃楼,看着特别清晰,但使劲一抓,却只能从指间溜走,什么都不剩。她也很想看看自己最真实的记忆,自己既然是亡灵,那么生前也一定有一段独一无二的人生,一想到这里,苏奈何就既兴奋又紧张。

  豹尾看着她那水汪汪的紫瞳,像是着了迷似的,完全忘了她是一个犯人,他不自觉刨去汤中的杂质,舀了一勺,还轻轻的帮着吹气,鱼鳃都看不下去:“她又不是你老婆,你对她那么好干什么!被大红豹知道了,绝对嫌弃死你。”

  “另一个我可能还在身体里睡觉吧……不、不好意思小姑娘,请你快喝下这碗汤吧,佛祖会保佑你的。”

  堂堂的“铁面三怪”竟然营造出了此等温馨的场面,鱼鳃默默捂住了脸庞,不忍直视。鸟嘴讥笑着拍了拍鱼鳃的肩膀,说他刚刚喂串的样子和这差不多。

  苏奈何把鼻子伸到勺边,那味儿像极了唐莫带他去喝的鸭血粉丝汤,自己口水都快流出来,她还在想,这个豹和尚还真温顺啊,比较适合去当幼师。

  恰巧此刻一阵微风吹来,左边的墙上有几颗石砾掉落,三怪顿时察觉到异常,纷纷向墙边望去,因为此屋完全密闭,不可能会有风。

  但什么都没有发现。

  “是错觉吗?”鱼鳃摆摆脑袋,刚回过头,却发现身边站了一个人,“卧槽,鬼啊!”

  豹尾和鸟嘴也被鱼鳃的大叫声吓了一跳,转过头一看,又被旁边突然站着的人吓了一跳,不过鱼鳃和鸟嘴反应快,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立马鞠躬请安:“白无常大人。”

  只有豹尾拿着烫碗不知所措,手还因为惊吓被抖出的汤汁烫红了皮。

  “请起,我就是过来看看情况怎么样了,不用这么客气。”白无常眯着笑眼,态度谦逊的扶起他们的手。

  鱼鳃负责解释现在的情况,最主要解释了一下场子上的烤串炸串,还有豹尾那看似亲昵的喂汤举动,任谁看都会以为是他们被收买了,在这野营呢。

  白无常听完在那笑的可欢了:“哈哈哈,做得很好,找到了重要的突破口嘛,那看来是我来的不是时候啊,还打扰到你们了。”

  “不敢不敢,是小的们考虑不周,没有恭候白无常大人的大驾,”鱼鳃露出一脸谄媚的笑容,放在那张油腻的鱼头上显得格外猥琐,“不知白无常大人此趟前来,有何吩咐?”

  “出了这么大的事,心一直悬着,就想和以前的部署来聊一聊……”

  “好的,小的们明白了。”鱼鳃立马领会到了白无常的意图,招呼鸟嘴和豹尾出门回避。

  “可是汤……等一会凉了……味道就不好了……”豹尾看着自己的辛勤杰作,有点可惜。

  鱼鳃把系魂汤给夺了下来:“不碍事不碍事,凉了再热了就是了,总不能让白无常大人等着吧。”

  然后他就推着念念不舍的豹尾走了出去,出门之前还不忘盈盈两句:“大人要是有什么吩咐尽管告诉我们,随叫随到。”

  白无常客气地点了下头以示感谢。

  刚关上门,豹尾就一把拍下鱼鳃的手,有点小怨气地吐道:“平常一副凶架子,来了阎王身边的大人物就想去巴结巴结,真是窝囊。”

  “呵,你这和尚还有脾气了是……不……”鱼鳃本想驳他两句,结果发现豹尾的眼睛正在一闪一闪,大有变红的趋向,他可不想惹上另一个暴脾气的家伙,只好闷声作罢。

  鸟嘴在旁羡道:“不过白无常大人可真厉害啊,突然出现在面前,连我这身经百战的老鸟都没感觉到一点气息,佩服佩服……”

  豹尾自个儿念了几句佛经,吸了几个深气,好歹冷静了下来:“是啊,毕竟也是阎王身边的当红人物嘛,但是等我把汤喂完了再来多好,有了新发现岂不是更能展示我们的业务能力,哎,臭鱼头。”

  豹尾念念叨叨着,又忍不住看向了刚刚被烫到的手,却发现手掌下半部分有一层白粉,而上边缘则是一条光滑的弧线。他以为是刚刚不小心沾到了裹炸串的苏打粉,没怎么在意,便跑到鱼鳃背后将其蹭掉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