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灾灵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朋友

灾灵纪 泪之赞 3169 2019.01.11 20:33

  一声出手,何辉十人将全身元力催至极限。

  空中九只元力形成的高大异兽缓缓现出身形,栩栩如生,不断奔腾,震得虚空浮现涟漪。

  与此同时,九兽后方,再升起一把璀璨锐利的元力之剑,其中蕴含的剑意只是看着,就令人周身皮肤隐隐作痛。三丈元力形成的剑锋不断嘶鸣,有丝丝剑气四散,被触及的一切立即被刻上剑痕。

  【万兽奔腾】

  【斩流剑】

  伴随着十人的怒吼,空中的万兽奔腾之相伴随着轰鸣声响,朝前奔袭而去,而后,元力之剑直指燕苍,如流光斩落。

  燕苍见状,神色不变,平淡的说道:“虽然不知你们是因为什么才做出这个错误的选择,但我必须赞扬你们的勇气。不过,接下来,能不能活着就看你们自己了,毕竟人总是要为错误的选择支付些东西。”

  话语一落,燕苍一直平静的眼神陡然浮现睥睨之色。

  “血怒。”

  一声低语,燕苍全身竟与之前的血蛮犀王一样,赤红之肤,雾气缭绕,力量骤增一倍。这就是他为什么一定要取得犀血花王的原因,为了开启这个能力,他准备了许久,犀血花王只是最后一味引子,而这个能力其实也不单单只是如血蛮犀那样的血怒,只是燕苍懒得去想名字罢了。

  而后,他单臂提起重戟,神征之招【裂荒宇】再度上手,不闪不避向前当直击,正面朝对面十人全力一击硬悍而去。

  轰轰轰!!

  惊天的轰鸣震响,灵气暴乱,元力冲击不断。

  四段凡武之力、裂宇之招、血怒加持的燕苍,一身气势如同神魔,一股撼世神力崩裂了大地,四方轰鸣,八方震动,摧枯拉朽的击溃奔腾中的万兽,折断剑芒,将其磨灭。前方巨石、攻势、一切障碍都被击得粉碎,而后气劲扫向眼前敌人。

  “完了。”

  “选错了。”

  面对这种无可阻挡的伟力,十人眼中不由露出绝望之色。

  眼见死亡危机将至,何辉眼中闪过决绝,一掌拍向腹部,自毁丹田,强催躯体内所有内元,自身威能顿升数倍。

  “兄弟们,是我判断错了,对不起你们,但我会弥补,快,全部退开。”

  简单的几句话是最后的言语,随后,何辉踏步向前,站在最前方,欲以身阻挡燕苍攻势。

  “大哥。”

  “辉哥。”

  “不要啊!”

  高世杰他们齐齐惊恐大喊,但刚想阻止之时,却已经来不及了。燕苍的攻势已然到来,如果不躲在何辉身后,那么他的牺牲将是白费。于是,高世杰众人只能痛苦的躲在他身后。

  但,燕苍的攻击却不是这么容易就可以抵挡的,重戟触碰何辉刹那,磅礴的力道瞬间击垮他强行提起的内元,而后不断将他全身骨骼血肉碾压粉碎,何辉顿时失去生命气息,但身体残余的本能却还在抵抗,只是,他也只能阻挡半息时间。

  “下一个我来。”

  高世杰见状,虽然悲痛,但眼前的情况,何辉明显挡不住对方攻势,只是将其削弱了一些,必须还要有人来阻挡,如果没人牺牲阻挡重戟落下,为其他人拖住时间逃离对方的攻击范围,那就根本没人能活下来。

  “我也来。”潘文也道。

  “还有我。”

  ……

  队伍中,有六个决然出列,自毁丹田强催内元以此获得数倍战力,以身阻挡燕苍一击。剩余三人,由于动作慢了半拍,只能含泪后退。

  砰砰砰!!

  重戟直击,无可阻挡,所过之处尽成粉碎。哪怕七位五段凡武豁命抵挡,也不过是稍稍延缓了三息多一点的时间,而后数声轻爆,化为漫天血沫,元气飘散,尸骨无存,。

  但,他们的牺牲为残存的三人争取了足够的救命时间。虽然因退得不远,被余劲波及,重伤吐血,但终究还是活了下来。

  只是感情越深,那么活下来的人,往往最是痛苦,三人不由低声痛哭。

  “还有三人活着,真是令人钦佩的兄弟情。唉,可惜了。”

  见到他们能为兄弟牺牲生命的感情,燕苍心底叹息了一声,为他们惋惜。但之前已经给他们选择了,既然选错,那就付出代价,燕苍也不可能对想杀他的人留情,不过既然之前给了他们承诺了,他也会信守。

  “我会信守承诺,你们可以离开了。未来如果想报仇,我乐意奉陪,但希望你们想清楚,你们是怎么活下来的。”

  残存中的人并不感激,其中一人语带愤恨的说道:“哼,你会因为了这时的自大而后悔的,我们走。”

  语毕,便与两人转身,身形带着萎靡缓缓离去。

  “呵,随时奉陪。”燕苍淡然一笑,重戟盘旋一圈收起,负手转身。

  但就在他正欲离开之际,身后突然传来三声惨叫哀嚎,令他止住身形,猛然回头。

  映入眼中的是,一袭黑衣飘扬,手中握着白弦,位于残存三人身后的……苏曦。

  而后,那残存的三人一脸怨毒的转过身来,看着燕苍一字一顿,艰难的道:“卑…鄙…的…家…,额”

  噗呲噗呲

  话语未落,三颗头颅高高飞起,三道血泉喷涌而出,人死,身倒。

  庞然的元气从尸体散出,不出多久,就散得干干净净,回归天地,而尸体失去了元气,变得脆弱不堪了,如同凡躯。

  武者只要死了,就会这样。

  “苏……曦。”

  燕苍顿时怒火高涨,长喝一声。

  “嗯?”苏曦目光微移,平静直视燕苍,语带疑问。

  “我承诺过他们,接我一招不死者可以离开。”燕苍低沉道。

  “但我没有。”苏曦平静道。

  “你!”

  苏曦开口打断道:“你已经遵守了你的承诺,让他们离开了,这难道不对么?我也并没有破坏你的承诺,不对么?你的怒火在哪里?”

  “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燕苍道。

  “你想要的结果,是他们能不死么?呵,我想想看,你的怒火是来自于被误解为卑鄙之人所产生的么?”苏曦道。

  “你的智慧只有这些?这是最为肤浅的猜测。”燕苍低沉道。

  “呵,我想你也不会那么肤浅。另一种猜测:这群人对自己的兄弟都有牺牲自己换取同伴存活的友情,而你的怒火来自于他们拼尽性命牺牲了自己,却得不到想要的结果。你在愤怒的是,因为我,他们所有的牺牲都毫无意义,那沉重的友情也毫无意义,对么?”苏曦道。

  “是又如何?”燕苍问道。

  “那又如何?”苏曦反问。

  就算牺牲无意义,友情无意义,那又如何?与我何干?

  “这就是你对友情的看法么?”

  “敌人的友情需要看法么?那友情越厚,越会对我们的未来带来越沉重的麻烦。”

  “你怕了?”

  “这也是一个肤浅的猜测,我只是讨厌麻烦。况且,他们活着又能如何?深厚的友情只会令他们一生活在仇恨中,报复你只会让那些人的牺牲白白浪费,因为他们报复不了,只会被你杀死,而不报复又会愧对死去的人。或者说,你让他们活着就是为了制造这样的状况么?”苏曦笑了笑道。

  “呵,所以你杀死他们死是为他们解脱,是为了他们好,你将杀人扭曲得不错嘛!”燕苍冷淡道。

  “我可不是为了这个理由杀人,我也没有掩盖我动手的意图,我只是讨厌麻烦,而他们身上的资源就是我动手的理由。”苏曦没有丝毫掩饰自己的目的。

  “你追求所需的事物时,没有底线么?”燕苍沉声问道。

  “如果你想问的是现在的情况,那么我只能告诉你,对待敌人时,拥有的底线只会限制手段,对待敌人我没有底线。”苏曦道。

  “哪怕那个敌人是好人?”燕苍问道。

  “罪恶的敌人和正义的敌人并无差别。”

  “如果你的敌人是一位英雄呢?”

  “我不否认我钦佩真正的英雄,但我没有重要的人事物,所以生存是唯一的底线。”苏曦道。

  “那你有在找寻重要的人事物么?”燕苍转移了话题。

  “竟然还会问出这个问题……在经过刚刚发生的事情与交流后,你还存在那个想法?”苏曦有些稀奇了。

  “或许理念不同就不应该有那种想法,但如果去做,那么未来的你可能会不一样。”燕苍道。

  苏曦有些嘲讽的道:“为了纠正理念而去结交下的朋友,这结局令人堪忧啊!”

  燕苍不在意,不知何时,他已经平息了怒火,而此时,他很认真的回道:“任何感情都是经过时间沉淀后才是真实的,不管我们最初以什么理由成为朋友,只要之后没有感到后悔,那就够了。”

  “谁能保证不会呢?”

  “谁能保证会呢?”

  于是,周围一时陷入寂静,一段时间后。

  “你……”苏曦顿了顿,再道:“有些……太过于理想化了。”

  “这不重要,你的答案呢?”燕苍道。

  “答案啊……你不觉得这么正式的回答十分别扭么?话说其他人交朋友都需要这样认真答复?”

  “嗯……确实有点别扭,那么打一场如何?有一句古话说,不打不相识。”

  “打架……我想这应该是只有我被打吧?喝酒的建议不提,非要打架,你故意的么?”

  “那你喝酒么?”

  “额,不喝。”

  “那你说要如何?”

  “嗯……不是也有一句话说,一切尽在不言中么?”

  “也行。”燕苍点点头道。

  于是,两人就这么的成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