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工程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9章 躺着中枪

大宋工程师 云桐山人 1 23 23222016.07.17 07:00

  “噢,我哪里做弊了?”谷城不屑地问道。

  “你,你为何是那种表情?”黄亮犹豫了一下说道,那吞吞吐吐的样子,连他自己都觉得说法有点勉强。

  晕倒,你不会输了脑袋变浆糊了吧!这种理由也能找出来,简直比二衙内还奇葩。高峰都看不下去了,此子输不起呀!

  当然,二衙内的表现还是要给他点赞的。关键时刻,一个细微的动作就决定了胜负,这才是游戏的高级境界,要不是游戏是自己提出来的,高峰甚至都怀疑二衙内玩过。

  “你管我什么表情,我什么表情违反规则吗?只要不违反规则,就会有效。愿赌服输这句话没听说过吗?黄亮,你要是输不起就不要玩,既然玩了就要履行赌约,我可是没功夫陪你这里扯闲淡。哎呀,好渴,怎么没人来倒水呢?”谷城把嚣张的话说完,便把杯中水往地上一倒,一边说着好渴,一边持着个空杯坐等在那里,好似之前的杯中水并不能喝。

  这小子,一个字,霸道!不但痛斥了黄亮的无理,还用纨绔的方式来折磨对方,这才是真正的谷城。

  从其行为中,高峰甚至看出了他的狂喜,再推论出去,此子定然是经常受到黄亮的压制,如今搬回了一局,身心的愉悦实在无法形容。

  “你,我……”黄亮看了看谷城,又看了看满场众人,脸色终于一红,犹豫起来,又思虑半天,好似下定了决心,他鼓起了勇气问道:“谷兄弟,你看咱们能不能换个罚项?比如……”

  这次连兄弟都喊上了,黄亮真的是放下了架子、舍下了脸。

  “换个?可以呀!”不等黄亮说完,谷城就同意了,只是他的眼光更为狡黠。

  “多谢谷兄弟。”黄亮一听有门,急忙道谢。

  “别急嘛,听我把话说完。”谷城慢条斯理地说道。

  “谷兄弟请讲。”黄亮低声道。

  “要不这样,你们四个……”谷城用手点着黄亮四人:“以后见到我们四个,噢,还有高兄,每次要鞠三个躬,称一声兄,还有……”

  怎么还有我?高峰的小心脏都快跳出来了,这个二衙内简直不是人,自己躲都躲不及,还把你拉进来,他真的后悔没有借顾尿遁。

  高峰怎么想没有人在意,黄亮的脸色变化大家却看到了。

  他的脸从白转红,再转青,甚至有转黑的趋势,不等谷城说完,他就厉喝道:“谷城,够了,不就是端个茶倒个水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今天本公子认载了,小心也有你的今天。”

  单知道谷城不会轻易松口,还抱着一丝幻想,这不是自找其辱吗?黄亮算是彻底熄掉了那个念头,长痛不如短痛,与其日后受尽羞辱,不如今下一次性结帐。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还不快来倒水。”二衙内豁达地说道。他倒是想得开,享受起来不管他人,可怜那个悲催的小黄蜂忍辱负重,只得上前倒水。

  黄亮刚给谷城斟上茶,正转身要走的时候,谷城却道:“慢着,高兄的杯子还空着呢?”

  说完,也不经高峰同意,直接把高峰杯中的水往地上一倒,又放回桌上。高峰想出手拦截已是不及,只得任其所为。

  “高大哥,这次多亏你想出的妙着,才让我胜得一局,小弟在此感谢!”谷城说着,笑呵呵地拍了拍高峰的肩膀。

  这次连称呼都变了,那种亲热劲就像俩人是亲兄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俩人合伙做的局。

  我给你出个鬼的妙着,高峰再次有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这小子太阴险了,躺着都能中枪。

  之前高峰还幻想着利用公子间的矛盾获利呢,如今可好,利没获到,自己先被利用的体无完肤,这八大公子还得重新审视呀!

  “是谷公子运气好,与在下无关。”高峰只得讪讪地说道。

  赢了黄亮,谷城舒爽地不知所以,根本不考虑高峰的话意:“高大哥过谦了,凭你的学识和能力,那些鬼鬼鬼鬼还敢乱跳,绝对是手到擒来。”

  鬼鬼鬼鬼,这是什么鬼?是魑魅魍魉好不好,不懂就不要乱卖弄。高峰简直被气疯了,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他真想立马起来把谷城杀掉。

  不带这么玩的,帮人还帮出错来了,高峰无语摇头,他已经在心里默默地把二衙内拉入了黑名单。

  “谷公子不是还要准备诗词吗?要不现在就开始。”无奈之下,高峰只得转移话题,若任由这小子继续说下去,说不定还会再蹦出什么仙话来,那他就降不住了。

  整个过程,高峰一直暗中注视着黄亮,从对方不经意间传来的怨恨目光中,他已知此生与此子是不可能和睦相处了。

  高峰对此倒也不惧。董家庄园的事一出来就注定双方的矛盾不可调和,别说躲避,就是恬着脸上去赔不是也不会取得别人的谅解,相反还会受到轻视,这是他不想看到的。

  高峰之所以如此低调,实则是不想矛盾过早激化,特别是他刚刚来到县城,一切都还没有安定,谁知道中间会不会出什么纰漏?有这么大一个敌人在侧,不得不防呀!

  高峰的心事别人肯定不会懂。二衙内性情使然,想到哪做到哪,依他跋扈惯了的性子,哪会顾忌高峰的感受?

  高峰的提醒果然有效,谷城终于老实下来,乖乖地坐在身边听高峰说。看来他怕的不仅仅是他老子,更怕会丢人,毕竟刚压过黄亮一头,若在其它方面被反压回来,他岂能接受?

  谷城老实了,高峰依旧头痛。

  事先答应谷城的请求,也是被逼无奈的权宜之计,如今看来难度不小。

  要说背诗,高峰还真能背上几首,无论是宋前的还是宋后的,那些朗朗上口的名句他都背过。可若说作诗,就有点难为他了,绉诗都绉不好,还敢作,那是一般人玩的吗?不是文学专业出身,更没有那份天赋,这种东西敢玩?

  只是得到了这个使命,而且还恬不知耻地答应了,不完成就得被打脸,唉,你说你没事瞎卖弄个啥劲?

  若是随便背首诗却也不行,简直就是告诉大家这是在作弊,二衙内可没有这么高的才华解释清楚,别人只要轻轻一问就能问倒。

  既要应景,还得适合二衙内半调子的情况,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小。

  高峰苦恼地望了望月空,又扫了一眼往来的人群,还有月光下人们穿梭的身影,突然,他想起了《宰相刘罗锅》中的一个片断,不由得喜出望外,沉吟片刻,便趴在谷城耳边嘀咕了起来。

  谷城听完亦是频频点头,甚至还向他挑起了大拇指。

  总算又了确一个心事,高峰端起茶杯美美地喝了起来。

  PS:今天下午上分类强推,感谢责编厚爱,感谢朋友们支持!山人定倍加努力,不负大家期望。第一更送上,求推荐票。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