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现代耽美 无晨太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如果我是你”

无晨太阳 作家梦瑞 6973 2017.01.11 21:32

  第五章如果我是你

  吃完晚饭,在秦晨的再三制止下sun只得放弃了洗碗的想法,然后先去洗澡上床睡觉了。

  这个周就这样平静的过去了,关键每天上班上学的人儿一旦忙碌起来,自然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时间自然也过的飞快,转眼就到了周末。

  两人先是美美的睡了个懒觉,然后一起在小区的早餐铺里吃了个算是午饭的早餐。Sun便兴冲冲的和秦晨来到了港市最繁华的金州步行街,sun是下定决心一定要给秦晨从外到内都要换一个样子,换成属于他的晨先生。

  Sun带秦晨来到他最喜欢的服装品牌店,可是换了几套衣服,秦晨总是皱着眉头,sun也觉得是有点什么不对。

  “这些不适合我,太年轻化了。而且我的个子比你矮,这些穿着反而把缺点暴露无遗。又和你站在一起,这是存心让我给你陪衬嘛。”秦晨终于在换第五套衣服时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可是你过来过去总是穿着那几套职业化的西服,我们一起出去玩之类的毕竟不合适吧。”sun也终于妥协了,好像是不太适合他的晨先生。

  “反正今天还早,我们到别家看看吧。”秦晨从试衣间出来,换上自己的衣服,然后给营业员说了声抱歉,便用眼神示意sun出去再看看。

  出了服装店,秦晨便想去旁边的商场看看,sun却在对街买了鱼蛋边走边吃。秦晨在商场门口等着sun终于把最后几个全部塞进嘴里,鼓着腮帮子说“进去吧。”秦晨只是笑笑,还好sun平时比较注意健身,要不照他这样的好吃劲,不知道该是多胖的一个大胖子。不过如果他真是一个大胖子,也许对自己来说是个好事情,这样就不会觉得和他在一起太过于耀眼,而使自己慢慢的变得很有压力。

  进了商场后秦晨却直接上了6楼的童装区,sun没有异议的问,“给一一买衣服嘛?”

  “不是,是给你这个大孩子买。”秦晨故意逗他说。

  Sun不高兴的哼了一声,然后就跑到一件蓝色的羽绒连衣裙前,“看,这件很漂亮吧。肯定适合可爱的一一,这个麋鹿的图案刚好遇到一个礼拜后的圣诞节。”

  秦晨看了看sun所选择的衣服,蓝色的羽绒裙加上白色的人造毛皮外搭,给人感觉像是雪中的仙女一样。“可以,就这件吧。”

  不等秦晨让营业员问清楚衣服的大小号,sun就马上开了票去付钱,生怕又被秦晨拒绝一样。

  秦晨只是无奈的摇摇头,然后看着sun去收银区的背影,让营业员换好了尺码,等着他回来。“代表一一谢谢她的sun哥哥了。”秦晨微笑的给sun说。

  “不用客气。哈哈哈。”sun特别有成就感的开心,“不对,为什么是哥哥,应该是叔叔吧。”

  “有只大几岁的叔叔嘛?”秦晨看着sun瞪着他的眼神,只好改口到,“好,好。叔叔行吧。不过以后你们有机会见面,他如何叫你,那是你们的事情,我可管不了。”希望有那样的机会吧,秦晨按捺住内心的酸楚,定了定情绪,“走,下楼去给我看看。”

  “嗯。这才是今天的重点嘛。”sun接过秦晨手上的袋子,然后朝电梯走去。他本想拉着秦晨的手一起走的,但是还是害怕秦晨不高兴,毕竟公共场合,秦晨总是比较在意的。

  从5楼到4楼,秦晨终于选定了一件休闲的西服套装,sun本来想说怎么又是西装,却看到从试衣间出来的秦晨在暗红色休闲的西装外套下穿着一件高领的墨绿毛衣,收腰短款的西装下一双腿显得更细更长了。

  “怎么样?”秦晨问sun。

  sun走到秦晨的身边,然后在耳边轻轻的说,“三个字,我~硬~了。”

  秦晨翻了个白眼,然后望了一下旁边假装什么都没看见的营业员,“我去那边看看换双适合的鞋,你在这看着包等我一下。”

  “我陪你去。”sun马上想随着秦晨一起走。

  “我还穿着人家店里的衣服呢,你就坐这,看着。我一下就来。”秦晨说完,不等sun的回答便信步走了。

  过了10分钟,秦晨提着一个鞋盒过来了,脚上也换上了一双黑色蓝边儿带有一点厚底的皮鞋。然后让营业员把自己开始穿的衣服装起来,对sun说,“走吧。”

  “好,我去买单。”sun提着袋子然后等着营业员给开票。

  秦晨却只是朝前走,头也不回。

  “那位先生已经付过账了。”营业员给sun说着,然后指着离去的秦晨。

  Sun快步追上秦晨正想发作,秦晨却抢先一步说,“你的钱都是自己挣的嘛?”Sun顿时不知怎么回答。秦晨继续说,“是,你是我男朋友,所以你为我做什么都应该的,我懂。只是我希望等你有能力用自己挣的钱再来给我买东西,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安心。”

  Sun也不再说什么,只是低着头,然后跟在秦晨的身后。

  “现在做什么,回家嘛?”秦晨看出sun的不开心,便主动询问。

  “不。先带你去理发。”sun不再丧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到。

  “我头发又没长长。”秦晨用手在头顶缕了缕。

  “换个发型吧,而且你都有了少年白。”sun居高临下的看着秦晨的头发,然后指着他那几根白发。

  “好吧,听你的。Sun大设计师。”秦晨只得缓解气氛的笑笑。

  Sun把袋子都放到车上,然后带秦晨到了一家理发店。Sun进去之后直接和设计师打了个招呼,然后絮絮叨叨的说了些什么,设计师就看着秦晨微笑了一下,就带他去准备了。

  等秦晨从漫长的理发时间中结束时,感觉天都快黑了。哎,秦晨实在想不通女人们每隔一段时间浪费大把的时光在这里,然后最后实在是看不出有什么区别,这个时间比我一年理发的时间加起来都长了。

  “好了。您看看满意嘛?”

  还没等秦晨回话,发现设计师竟然是对着sun说的。好吧,你们慢慢聊。秦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才发现真的是变了个人,深棕色的短发,向上侧梳的刘海,配上今天才买的新衣服真的是感觉年轻了不少,感觉自己看着少了那份忧郁的气质,更多了成熟男人的那种性感。

  “满意吗?我的晨先生?”sun感觉到秦晨不自觉向上微翘的嘴角,双臂趴在椅背上问到。

  “还好,看出来你也是真嫌弃我是老白菜帮子了。”秦晨看见设计师偷笑的样子,也知道都是认识的人,也就不在意的开着玩笑。

  “是,我最甜的白菜帮子。”sun也听出他嘲弄的语气,也不反驳的说着。

  “阿明,晚上一起去缪里喝一杯吧?”sun对设计师说到。

  “好。等我下班了去找你们。”阿明拍拍sun的肩膀说完对着秦晨微笑了一下就离开了。

  秦晨也回应礼貌性的微笑,最后在买单时收银员说老板免单,秦晨才知道阿明是这家店的老板。

  “晚上要和朋友们玩?”秦晨坐在车里问sun。

  “是啊,带你真正进入新世界嘛。”sun对秦晨露出个神秘的笑容说。

  “我不是同性恋,我只是喜欢你而已。”其实秦晨以前来过这个城市,自然知道缪里是港市最大的同志酒吧。

  Sun猛的停下车来,然后抱着秦晨狠亲了一下。“你说你喜欢我,主动的说喜欢我。”

  秦晨实在不想吐槽这个神经大条的男人,“我好像以前也说过。”

  “不是,那不一样。是你主动说喜欢我。”sun就差没有起来跳一只舞了,“那意思我以后不用小心男人,结果女人还是我最大的敌人啊。”

  “好了,别贫了。我们先吃饭吧,我饿了。你一直在路边摊吃吃吃,我可是只吃了早餐。”秦晨一把把sun推开,指着前面的路示意让开车。

  “好吧。我约了李城和邬昊在前面的一家旋转寿司店等我们呢。”sun重新启动车子继续向前。

  “那些东西还不如一碗面让我觉得舒服。”秦晨嘟囔了一句,见sun还沉浸在刚才的喜悦中没有听见,便也不说什么了。

  到餐厅时便看见李城和邬昊热情的朝他们挥手,两个人本来长的都比较美型,又坐在这么显眼的地方,自然引起周围很多人的窃窃私语。秦晨皱了皱眉头,他自己本身就非常不喜欢这样的高调,虽然不是说觉得同性恋这种事情是见不了明面的,但是这么不在乎周围的目光还是受不了。看着sun从自己身边走到前面,然后回头叫他快点时,他自己又笑了,我现在不也是他们同类的人嘛,刚才那种不解的情绪是个什么。

  坐下之后,李城看了半天然后确认今天来的是那天同一个秦晨,然后就拿出一个盒子递给sun,“喏,你让我买的东西。”sun接过来直接然后打开给秦晨,是某奢饰品牌主推的一副金边的眼镜。

  “什么意思,是给我的?”秦晨有点意外的问sun。

  “是啊,知道和你一起逛街自然又是一肚子的气,就让他买好了给带来。左眼350,右眼375,对吧。”sun把眼镜从盒子里拿出来,然后把秦晨那幅黑框的眼镜取掉,带上新的。

  “谢谢。”秦晨本有点不高兴,但是想着在他朋友面前,于是勉强微笑了一下,然后细细的算了一下价格,准备晚上回去时给sun转账。

  “这样的晨先生简直太完美了。”sun一边大声的夸赞,一边小声带着戏虐又不容反驳的口气对秦晨说,“如果你敢不收,我就让你下不了床上不了班,你知道我的‘能力’的。”

  秦晨只好打消了回去转账的想法,这个大孩子说的出做的出,还是小心自己的这把老骨头怕是经不住折腾了。

  “是啊,刚才我们真的都没认出来。上次见你,穿的职业装,打扮的老土,以为是sun带的他叔叔呢。现在简直就是变了个人一样,难怪把sun迷的昏头了。”邬昊刚把一个鳕鱼片放到嘴里就含糊不清的说着,李城瞪了他一眼,他才想起刚才好像是用词不准,马上又道歉到,“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其实原来的你也是很有味道了,那个那种特别的味道…”不等邬昊继续续编,李城马上打断,又塞了一个鱼子寿司堵住邬昊的嘴。

  “他就是这样的直性子,请不要介意啊秦先生。”李城带着歉意的笑容给秦晨说着。

  秦晨尴尬的笑了笑,看见sun盯着旋转盘假装找食物,根本不打算参合进来的神情,“不要紧,这样的性格很可爱。还有,你们叫我秦晨就好。”

  Sun这才意味深长的笑了,然后拿起清酒杯,“多喝几杯,等会你们就该称兄道弟了。”

  秦晨和李城互相微笑一下,然后端起酒杯,邬昊也马上拿起杯子,“来,为我们的地久天长干杯。”

  “哈哈。”其他三个人都笑了。

  酒喝微醉,天色也暗了起来。四个人便弃车步行来到缪里。这个时候客人还不是很多,四个人找了远离舞台的位置坐下,点了几瓶酒然后继续开始聊天。果然男人的友情有酒就行,这时候的秦晨已经和李城他们打成一片了,大致也了解了李城的工作,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行政主管,比自己小两岁,邬昊则是sun的同学。两人是由sun介绍认识的,交往也有半年的光景了。

  聊的正开的时候,就听见一声娇滴滴的声音由远至近传来,“凌哥哥,你想死我了。”然后看见一个穿着大红色皮裤,一件紧身黑色毛线背心的男子从舞台背后走到他们的桌前,第一个动作就扑过来抱着sun在他的脸蛋上印了一个吻。Sun赶快把身上的人推开,向后座挪了挪,他生怕秦晨误会的解释到,“这是这里的MB,小灯。为人很热情的,哈哈。”

  秦晨却一点都没有在意似的,继续和李城探讨着量子物理学,甚至于对于火流星的最好观测时间是北半球的18点左右还是18点23分左右更合适争执不下。

  Sun只得小声的给小灯说了些什么,然后看见小灯憋着嘴嘟囔着什么了,准备离开时还看了秦晨一眼,秦晨回望回去,小灯狠狠的瞪着,然后才转头走了。

  Sun马上坐到秦晨身边陪笑到,“晨先生,我的晨先生,刚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我只是…”

  不等sun说完,秦晨只淡淡的来了一句,“做的时候有措施嘛?”

  sun愣了一下,马上解释到,“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什么都没有。”秦晨只是一脸平静的看着他,sun只好低着头小声的说,“有措施,戴了三个呢。”

  “小心点。”秦晨只是说了三个字,然后抿了口酒。

  这三个字对sun来说,感觉比扇了自己一巴掌还难受,“只有一次,我保证。就是前几个月我们还在网恋的时候,你突然的消失,然后我就只知道你的微信号,其它什么信息都不知道,我找不到你,我心里不舒服,然后过来喝了几杯,然后…我醒来后就后悔了。这应该不算是背叛吧,我知道错了,我以后绝不会…”

  不等sun说完,秦晨就用嘴堵住了他的唇,只停留了三秒钟,“我知道,不要说了。”

  Sun从这个吻感受的不是甜蜜,不是情欲,而是深深的挫败感。sun心里清楚,因为背叛的这个词对于秦晨来说是不能提的禁忌。Sun只得闭上嘴,然后一个人闷闷的喝了酒。

  邬昊这时候暗搓搓的给秦晨比了个大拇指,“秦哥,你真厉害,一个眼神就可以把我们的凌大少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什么时候教教我,我好收拾城子。”

  秦晨只得尴尬的笑笑,还好这个时候李城在邬昊的后脑上轻轻的拍了一下,“你想收拾谁?”

  “没有,我是说,怎么好好服侍你。你听错了。”邬昊对着秦晨吐了个舌头,然后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给李城说着。

  秦晨看着他们这小两口打闹的样子,也笑了,其实爱情不论是怎样的组合都会有它美好的一面。然后回头看着在一旁喝酒的sun,便慢慢的伸出手来握住他的手。

  Sun从假装看舞台的眼神移过来看着秦晨,秦晨微笑的看着他,这一刻感觉时间都静止了。美好的爱情就是这样在长长久久的时空里定格,我的眼里有你,你的眼里也只有我。

  过了一会儿,酒吧里慢慢热闹起来,阿明也来了。邬昊拉着李城去跳舞,sun想秦晨也陪自己去,秦晨觉得自己这个年纪实在是受不了,sun也只好怏怏的继续坐在位子上看舞台那些群魔乱舞的人。

  “那个,今天你们刚走没多久,你妹妹来了。”阿明给sun说着。

  “找你还是找我?”sun眼睛头没转过来,继续看着舞台。

  “找我干什么,她说你好久没有在学校宿舍住了,就问我知道你新家的地址在哪嘛?”

  “你告诉她了?”sun这才回过头,抢过秦晨准备给阿明倒酒的酒瓶,然后自己给他倒了一杯。

  “当然没有,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只是我觉得你是不是有点固执…”阿明一点没有感觉到刚刚发生的细小的事情,继续说着。。

  秦晨根本没有听他们说什么,刚sun的小动作他也明白,sun给他说过自己只能给他一个人服务,他是他一个人的晨先生。像这种时候sun的这种霸道让人不适应,但是秦晨更多感觉到的却是心里暖暖的,这种霸道的占有欲是最在乎的表现。

  Sun的家庭,秦晨多少也知道一些。当初年轻的凌爸爸因为要取得绿卡,便与当时喜欢他的sun妈妈M籍华人结婚了。谁知道在sun不到一岁的时候,回国探亲的凌爸爸便决定与自己青梅竹马的恋人在一起,不再回M国。Sun妈妈也是个比较洒脱的女人,也许是从小受到西方文化的熏陶,很快办理了离婚手续,决定重新寻找幸福。Sun在M国待到国中时,在凌爸爸的再三协商下才回国续读,这个时候的sun才知道自己的父亲在港市成为了也算是屈指可数的地产大亨,还有一个只比他小两岁的妹妹。而问题就出现在这里,妹妹高中还没毕业就跟着一个小有名气的设计师学什么行为设计,sun也给自己制定成为一名为民请愿的律师,李阿姨更是不愿自己与丈夫的事业交给前妻的孩子,而自己的亲身女儿又这样的不听话。反正豪门的争斗,秦晨也是不懂,也不想懂。

  “如果我是你,我就会接下来,你也有那个能力,而且这个公司毕竟是你爸的心血啊。”阿明还在喋喋不休的当说客。

  Sun只是无聊的打了个哈欠,然后说,“我妹妹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这么卖力的。反正我是不打算参合,至于她自己就自求多福了。”然后转过来看着秦晨,“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办?”

  “如果我是你,我会和你做同样的决定。”秦晨看着sun眼神坚定,然后对着阿明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

  阿明欲言又止,然后叹了口气。Sun便拿起杯子,示意他喝一杯。

  “你们先聊着,我去趟厕所。”秦晨想离开一下,封闭喧闹的空间待久了,觉得头有点晕。

  秦晨刚打开厕所卡位的门,就看到小灯站在门口,他带着怪笑的望着秦晨,“你就是那个什么晨先生?”

  “我不姓晨,请让开一下。”秦晨有点不悦的用手拨开他拉住的手臂。

  “哎呦,连自己叫什么都不敢承认。”小灯阴阳怪气的说着,秦晨正准备再用力一点时,小灯突然又来了一句,“亲爱的,怎么这么心急嘛。”小灯作势就倒在秦晨的怀里,然后把秦晨朝门里推,又把自己裤子的扣子解开了。

  秦晨这下怒了,正用力推开他时,觉得小灯整个人被提起来了,Sun脸色发黑,气呼呼的站在身后。秦晨只得苦笑一下,也不想多做解释。Sun却在下一刻,一巴掌扇在小灯的脸上,“离我的人远点。”

  小灯肺都快气炸了,脸上还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你们给我等着。”

  Sun扶起被压在马桶上的秦晨,然后一边上下摸索着,一边问着,“没事吧。对不起,对不起。”

  秦晨只是笑笑,“你不怀疑我?”

  “怀疑你。”sun也笑了,“别人不了解,我还不知道我的晨先生这世界上只对我这一个男人感性趣。”

  “好了,不贫了。我们回家吧,我有点不舒服。”秦晨站起来慢慢朝门外走去。

  “怎么不舒服,他干什么了。该死的。”sun马上紧张起来。

  “只是觉得这环境吵的不舒服。”秦晨提高两个分贝给sun说。

  两人回到前厅,准备给朋友们道别,却只看到李城和阿明坐在位子上。

  “邬昊呢?”sun问着。

  “那呢。”阿明指着舞台中间,然后回头看着李城一脸的黑线,笑的灿烂。

  舞台上两个肌肉男正脱了上衣在那秀着,长裤也扒了一半了,邬昊都跟着上了舞台,尖叫声此起彼伏。

  “我的晨先生不舒服,我们先回家了阿,你们玩。”sun也陪着阿明一边嘲笑李城一边说。

  “那我喊他也走。”李城赶快起身向舞台走去,正愁找不到借口把那个酒疯子拉回来呢。

  Sun和秦晨先出了门口等他们出来,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句阴森森的声音,“就这么走了嘛?”回头看见小灯站在门口对着他们怪笑。

  “你还想怎样,扇的不够重嘛?”sun马上把秦晨拉到身后。

  “你以为你是谁,本大爷看上你,本想和你继续玩玩,你却为了这个老男人打了我。这笔账我是不会罢休的。”小灯下意识的朝后退了一步,又朝前进了几步。

  Sun正准备继续说什么,却感觉身后的秦晨拍了他一下,回头才看到马路对岸站着十几个人,为首的那一个留着大平头,一脸痞气的朝他们走过来,“有谁欺负我的宝贝了?”

  小灯马上飞奔过去,“就是他们,刘哥,你一定要为我出气阿。”

  一场恶斗在所难免,可是sun最担心的就是身边的秦晨,“我不会让你受一点伤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