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纯爱小说 现代纯爱 无晨太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相守相伴”

无晨太阳 作家梦瑞 3801 2017.04.13 22:12

  第十六章相守相伴

  此时船已开始靠岸,sun什么都没有说,此时该说什么。只能把手臂搭在秦晨的肩上,装作不经意的样子。

  “走吧。我已经叫我媳妇准备好了菜,今晚喝两杯。”易大哥从驾驶室里出来,边抛锚边对着他们招呼着。

  “好的,真是麻烦易大哥了。”秦晨马上转化成客气的笑容朝船边走去。Sun也跟在后面,他实在做不到秦晨这样的迅速变化,只想陪在他身边,不能再惹他生气了。

  “麻烦什么,我还得感谢你照顾我生意呢。这不才能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回来陪我媳妇嘛。”

  易大哥和秦晨在前面有说有笑的大步走着,sun在他们身后一脸平静的跟着,就这样走了大约十来分钟,就发现有一个小村落。然后就有很多人开始和易大哥不停的打招呼,一直拐到街道的尽头,有个三层的小平房。

  “媳妇,媳妇,我回来了。”易大哥未到大门口便开始喊了起来,然后推开门,招呼秦晨和sun进去。

  进入大门就是一个庭院,说是庭院太牵强,只是一个空地而已,后面没有带门的普通的大开间屋子,正门对着的是一张八仙桌,四条配对刻花的长条板凳,墙上贴着毛主席的像,然后侧面的两个门中间放着一张小方桌,几个竹藤的小凳子。

  秦晨和sun正观察着这个房子的时候,从侧面的门出来了一个女人。她个子比较较小,看上去应该有40来岁的样子,可是皮肤还是比较水嫩的感觉,穿着对襟的小袄,黑色的布料裤子,还系着围裙。这应该就是易大哥的妻子了。

  “嚷嚷什么啊,我不是在给你做饭嘛。”易大嫂从厨房里出来看见自家的男人带着两个小伙子,应该就是电话里说的包船的客人,看上去不像有的势力的有钱人,心里也不由的松快了一些。

  “大嫂好,今天就打扰您了。”秦晨礼貌性的和易大嫂打着招呼。

  “不麻烦,不麻烦。”面前的这个人彬彬有礼,后面年轻一点的小伙子虽然冷着一张脸,但是长的还算是正派。易大嫂一边回答着,一边心里嘀咕着。“你们先坐,饭马上就好,饿着了吧。”

  “是啊,从中午开始都没怎么吃。你快去弄吧媳妇,这里我招呼就好。”易大哥倒完茶放到小方桌上,然后招呼秦晨他们坐下休息。

  “好,你招呼着,我这快点弄好就来。”易大嫂说完进厨房忙去了。

  “易大哥,孩子没在家啊?”秦晨坐下,喝了口水。墙上钉的玻璃框里还夹着很多的照片,就像这个地方的人们的一种特殊装饰一样。

  “上大学了,这不就剩我们俩在家。所以别人都停在那渡口休息,就我一人每天晚上回来,早上天没亮就走。”易大哥边说着话,边把八仙桌收拾起来,擦擦灰,摆摆碗筷。

  “怎么没让大嫂和你一起去渡口那,这样你们互相也好照应。”秦晨茗了一口茶,本想起身帮忙收拾下,想了想又安分的坐下了,毕竟现在自己是客人,太主动了让主人也不好做的。

  “在她心中,怕是家里的猪和鸡比我重要的多,一天要喂三遍的食。”易大哥装作很无奈的笑笑,可谁都能听出他玩笑的成份。

  “是的,你在家的地位最低。”易大嫂适时的从厨房里端着菜出来,然后转过身对秦晨说到,“来坐,渔家小菜招呼不周。”

  秦晨和sun便也不客气的坐到八仙桌旁,安排到正对门口的上席位子上。易大哥就坐到易大嫂的身边,还不时的憨厚的傻笑,像是在求饶一样。

  菜类不多,可是菜量很大。边上有四个盘子,分别是清炒上海青,醋溜白菜,还有莴笋火腿及一盘茅根菜。中间放着一个很大的盆子,用盆子还真不为过。盆子里面分为几层的铺垫,最下面是洋葱和土豆铺底,然后依次放着螃蟹、基围虾、鱿鱼、带鱼、扇贝、墨鱼仔等7,8种海鲜食材,最上面放了几个鸡蛋饺撒点葱花点缀了一下,旁边还放了一小碗里面是剁椒,然后还拨了几头蒜放在旁边。

  易大哥看见秦晨望着那几头蒜若有所思,便主动解释到,“我是北方人,吃不惯他们这的清汤寡水的,所以你嫂子就会给我准备这些。”

  秦晨笑笑,然后就回头看看正闷头在食物中的sun,记得曾今他问过自己这样的问题,没想到现实生活中还真就遇到了。再过个十几年以后的他们会像易大哥他们这样互相陪伴,不需言语就形成的默契吗,而他们之间还会有十几年后嘛。秦晨不想想了,最少现在他们彼此是相爱的,愿意共度的,不论以后只管现在。

  一顿饭吃了三四个小时,才开始还比较斯文的相互敬酒,品味美食,后面慢慢的就开始胡搅蛮缠,相互劝酒。易大嫂后来又拍了个黄瓜,老醋泡了个花生米专门给他们喝酒下菜。

  太阳彻底落下了山,月亮和星星都出来了。秦晨和sun坐在内庭的门墩前望着漫天的星辰。

  “这里的空气真好,可以看见这么多的星星。”sun看着天空,让秦晨靠在自己肩膀的姿势更舒适点。

  “以前想过老的时候,在乡下种一块菜园,建一栋这样的房子。逢年过节的时候,女儿带着孙子回来看看我就好。”秦晨喝的有点多,说话的时候舌头还有点打结。

  “到时记得叫上我。哈哈。”sun边笑边用手摸摸秦晨柔软的头发。

  “嗯。一定。到时…”

  声音越来越小,慢慢的sun就听见身边人低沉的呼吸声。Sun只是笑笑,然后打横抱起来,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在易大嫂略带惊讶的神情中问明了今晚睡觉的房间位置,然后就这样抱着他去房间里。

  Sun把秦晨放在床上,脱去了鞋、外衣和裤子,想了想又帮他盖好了被子,然后退出房间,轻掩上了门。他不是不想今天晚上陪着这个醉汉,只是怕毕竟在别人的家里,还是注意点,而且易大哥和易大嫂是那么好的人。

  Sun出门的时候刚好遇到易大嫂还站在客厅里,“你哥哥还好吧,需不需要我做碗醒酒汤?”

  “不用了,谢谢大嫂。您也早点休息吧,累了一天了。我是睡隔壁这间吧?”

  “是的。那您早点休息,有什么需要的喊我。我先照顾我家那口了。”

  “嗯。谢谢。”sun说完便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关上了房门,一头瘫在床上。

  Sun久久没有睡着,他回顾着今天所走过的路,他回想起秦晨看着桌上的辣酱碗时回头看自己的那个眼神,他品味着刚才秦晨说的那番话的含义。其实从一开始自己强势霸占着他的一切,从他的无可奈何到接受自己,从他寡言少语到现在的侃侃而谈,从他说爱自己到愿意与他去M国完婚。是的,秦晨有很多很多的变化,秦晨有很多的顾虑也开始慢慢的消除了,秦晨对自己再不是觉得看小孩过家家的游戏,而是认真的思考他们之间的关系了。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心里还有点慌慌的?也许是有点累了吧,sun不断的安慰自己,然后促使自己闭上眼睛。

  早晨第一个醒来的竟然是sun,也可能是不习惯一个人睡在别人家里吧。起来简单的梳洗了一下,便出了门在四周转了转。太阳还懵懵懂懂的样子,空气中有着泥土混着潮湿的水汽,偶尔几股风吹来还有点瑟瑟发抖的感觉。Sun的步伐也就便的快了起来,也算是运动一下了。每家的房子外貌布局看起来差不多,应该是村里统一规划的样式,每栋房子都修有前突的门檐,挂着一面八卦镜,房门前又都落有两个木头的门墩还有门槛,像是特意考究的安排。只是配合着后面的钢筋混泥土的建筑,有那么一点格格不入,四不像的感觉。

  等sun转了一圈回到易大哥的家的时候,就看到三个人已经坐在小桌旁开始吃早餐了。

  “你出去了?我还以为你没醒,想着你多睡会儿,等下叫你呢。”秦晨看着sun从大门进来,有点惊讶他的早起,但是宿醉还没醒,让他也没有多少心思问其他。

  “嗯,随便转转。你还有点不舒服。”sun看到秦晨皱了一下眉头,有点担心的问到。

  “先吃早餐吧,小兄弟。”易大嫂给sun舀了一碗稀饭,还递过来一个卷菜饼。

  “谢谢。”sun说完坐到秦晨的身边,看见他只喝了几口稀饭,“我用软件叫了一辆车来接我们回去,你酒没醒就不坐船了吧。”

  “好。”秦晨又喝了一口粥,然后从兜里拿出了一个信封,里面看样子有点厚度的样子,然后递给易大哥,“那我们兄弟俩就不搭您船回去了,这是昨天包船和伙食费,打扰您和大嫂了。”

  “这也太多了。”不等易大哥说,易大嫂就马上搭话到,“再说既然叫声大哥大嫂就是自家兄弟了,招呼吃顿饭又咋了。你就收回去,就当到亲戚家来串个门。”

  “既然你大嫂都说了,那我就更不能收了。你好好休息一下再走,我就先去开工了。”易大哥说完,就把秦晨递的信封往怀里推了去,力量没把握好,差点把秦晨从椅子上推倒了。

  “那就太不好意思了。”秦晨见现状也是不好再推来推去,便先收回。“那我先去房间收拾下东西,我们就走了。”

  易大哥见秦晨没有再坚持,便就放心的先出了家门。

  秦晨回到房间,把信封放在床头上,然后掏出放在包里的笔在信封上写了“感谢”两个字,就拿了包出门了。

  没等他们把早餐吃完,接他们的车就来了。虽然sun说是软件上叫的车,可是看得出来其实是他爸派来的。也是,这么偏远的乡间怎么好打车来的。秦晨什么都没说,一路上只是靠在sun的腿上休息。

  约莫过了四个多小时,他们便到了sun的家。下车的第一句话,秦晨就问,“那我们行李呢?”

  “在后背箱。不用担心。”sun用臂弯勾住秦晨的脖子,“这应该不是重点吧,你都不问我们怎么直接回来了?”

  “随意,反正我也准备今天回来的。”秦晨望了一眼后面正在取行李的司机,然后就先进家门了。

  司机把行李放在玄关口就走了,sun一个人开始慢慢的收拾。秦晨躺在沙发上冷眼看着,心里其实是有点不舒服的。因为他觉得自从sun决定开始接收集团的工作后,他们之间无形的差距越来越大了。本来是这种尴尬的恋爱,又比自己小这么多,现在连唯一自己觉得经济的优势都变成了劣势。如果和他一起去了M国,那自己是不是就要变成被包养的小白脸了。秦晨想到这里,又结合自己的年龄,不由的笑出了声,刚才不悦的阴霾也突然不见了,看来恋爱中的人儿就和小孩的四月天一样。

  Sun听见秦晨没有预兆的笑声,本想询问一下,可撞上秦晨马上又变的严肃的脸孔,也就什么都不敢问的,继续收拾着。

作者感言

作家梦瑞

作家梦瑞

你认为的爱还是爱就好。

2017-04-13 22:1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