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承何道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李谷雨

我承何道 李仰山 3399 2017.01.01 16:31

  在回去的路上,唐鹤就详细的跟李道一说了和林术起冲突的原因,末了还不忘仰首捶胸的哀叹自己损失了一只大好的灵兽!

  回到城中之后,唐鹤就偷偷摸摸的从后门回了家,伤成这个样子,若是被他老爹发现,可讨不了好果子吃。

  李道一则是跟在李谷雨身后,牵着马走向李府,李道一右臂的枪伤被自己点了穴道,早已止住了血,不过整条手臂还有种灼烧的痛感。

  “搞错没,我都受伤了还叫我牵马!”李道一小声嘟囔着:“看来这不是亲姐姐。”

  离着老远,李府门口的两位家丁又早早的看见了李道一,当然也看见了走在李道一前面的李谷雨,不过由于李谷雨已经整整三年未归,加之李道一带回来的女人他们也不敢多看,所以他们并没有认出来,还以为这一年半载转了性子的少爷有春心萌动,带了个大美女回来。”

  两位家丁立刻迎上前去,接住李道一甩来的马绳,殷情道:“少爷,回来啦!这姑娘想必是八大胡同里最红的头牌了吧!少爷好手段呐!”

  两位家丁话音刚落,正欲进门的李谷雨脚步僵在门口,转过头来美目冷冷的看着两位家丁。

  “小小小小小...小姐!”

  两位家丁吓得立马跪在了地上,“小姐我们真不是故意的啊!奴才这狗眼竟然看错了小姐,实在该死,实在该死!”

  说着便开始自己扇起自己耳光来。

  李谷雨收回目光,径直走进府里。

  府里的下人们早已听见门口风声,早就个个排得整整齐齐的站在了正院里,福伯领头道:“恭迎小姐回家!”

  这倒是把李谷雨吓了一跳,略微点点头,回头朝着李道一说:“来我房间。”

  言罢便直接走进了内院。

  李道一盯着众家丁,尤其是福伯,道:“平日我回府怎么没有这么大阵仗?”

  福伯和李道一已经极为熟稔,附在李道一耳边道:“你忘了三年之前,也是年关将至。小姐突然回来,那是少爷您还在赌坊和人赌钱。小姐那次可是把少爷您......教训的一月不能下床,还几欲与你断绝姐弟关系呢!那次真是把我们都给吓怕咯!”

  李道一眉毛一挑,这才想起三年前,那时他还是真正的李道一,在赌坊里和人也赌的不是钱而是一位西土的******李道一叹了口气,这也怨不得“姐姐”啊!

  李道一垂头丧气走进了李谷雨的香闺之中。

  “喵——”

  李道一刚关上门,一声猫叫突然响起,李道一立马转身,却见他这个便宜姐姐怀中抱着一只通体漆黑,额生一眼的小豹子!

  看这样子,不是唐鹤丢掉的那只三眼灵豹还是什么!

  李道一还没见过有三只眼睛的动物,当即跨到李谷雨床边,弯下腰眼睛直盯着那小黑豹的第三只眼睛。

  这三眼灵豹见李道一盯着他,他也盯着李道一,又“喵”的叫了一声。

  “这是猫还是豹子啊?怎么在你这儿?”李道一抬起头来问道。

  李谷雨下意识的向后退了退,脸上闪过微微一丝红晕。宗门之中全是女性,自从三年前负气回到宗门便再没近距离的接触过男人,转眼之间没想到弟弟都这么大了。

  “我先早便到了长亭,看他们争执的此物生得可爱,便装在了包袱中抱了回来。”李谷雨摸了摸三眼灵豹的头道:“你先坐那椅子上,我有话问你。”

  李道一依言坐到椅子上,一边暗暗运起《道经》疗伤,一边看向他姐姐。

  “我今日,其实早就到了长亭的。”李谷雨依旧抱着三眼灵豹道。

  “什么?”李道一左手拍了下茶几,佯怒道:“那你不早些出来帮我?我能收这伤嘛我!”说着,他还指了指自己右臂。

  李谷雨淡淡低头,道:“李道一,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李道一翘着二郎腿摇头道。

  “装疯卖傻有用吗?”李谷雨说道:“三年前我回来之时,你是个什么样子,而如今,若我感觉没错的话,你已经有二阶的修为了吧?还有,你那似魔法又非魔法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你也不打算解释解释吗?”

  “李谷雨,你既然没把我当弟弟,我也就不把你当姐姐了。我有什么变化,也没有必要想你解释。”李道一起身便要离开。

  “等等。”李谷雨出言留住李道一。

  “这是我灵山圣地的疗伤灵药,你拿着,应该对你的伤势有些帮助。”李谷雨将一枚玉瓶向李道一丢来。

  李道一一把抓住倒也没拒绝,虽然他身为昆仑大弟子,身承山、医、命、卜、相五脉,不过碍于地球灵气限制,他只主修山字脉,其他的只是辅修,要是特别高级的丹药,他脑袋中有方法,但是却是无法做出来。

  “看来这大美女倒也没有真正不把我当她弟弟。”李道一暗想道。

  “那个,还有...”李谷雨突然支支吾吾道。

  “什么?”李道一揉揉耳朵,示意自己并没有听清楚。

  “帮我找些奶来...”李谷雨脸上闪过一丝红霞。

  这次的红霞李道一倒是看到了,他忍不住笑了起来,道:“奶啊,你自己不就...”

  话还没有说完,李谷雨便怒道一声:“你!”

  李道一心知她修为高强,还真怕她羞愤难当来修理自己,吓得赶紧跑了出去。

  “倒也不是真的那么冷漠嘛!”逃出去的李道一心中想到。

  “福伯,去市场买只大母狗,奶水足的那种。”李道一叫来福伯吩咐道。

  “少爷你...”福伯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李道一。

  “瞎想什么呢?!”李道一翻了个白眼道:“捡了只小狗而已,快去快回!”

  不多会,福伯牵了只大黄狗回来,李道一此时正在自己房间内疗伤。

  不得不说,李谷雨所给的碧玉丹效果十分显著,按照这个世界的标准至少有了三阶灵药的标准。李道一刚一服下,一股暖流便在体内散开,李道一驱动体内灵力,将这股不弱的药力趋向右臂,虽然伤口依旧狰狞,但一直存在的灼痛之感却已消失殆尽。

  李谷雨所给碧玉丹一共三颗,李道一只服下一颗伤势便已好上不好,他自知药力强大,不宜一次服完,便将那玉瓶揣入怀中,将伤口稍加包扎,便牵着屋外那大黄狗走到了李谷雨的院落。

  “咚咚咚”李道一敲门道:“奶来了,奶来了!”

  “进来吧。”李谷雨的声音依旧是一样冷漠。

  李道一便牵着大黄狗推门进去,却没想刚进门,那大黄狗便呜咽着不肯再进一步。

  “嘿,你这胆小狗!”李道一只好一指将这大黄狗点晕,拖进了房间。

  李谷雨暗瞟了一眼李道一指法,却没有多言。

  “来!”李道一抱起大黄狗,将它的**对着三眼灵豹的小嘴。

  “喵喵”

  三眼灵豹颇为委屈的叫了两声,用小小的爪子将**推开。

  “挺刁啊。”李道一看着李谷雨道:“居然不吃?难道让我给他打一只母灵兽回来?”说着,李道一又把大黄狗**对着三眼灵豹,并且用右臂将他的脑袋夹住,不让他乱动,惹得小豹子“喵喵”乱叫。

  “丹药服下了?”李谷雨见李道一双臂都可活动,便问道。

  李道一闻言从怀中取出玉瓶,道:“你这灵药不错,这个情我便承下了,还算你念着点旧情。”

  “谁与你有旧情?”李谷雨冷哼一声道。

  “嘿嘿,旧时的姐弟之情嘛!”李道一笑道。

  说话间,却见那三眼灵豹突然将李道一手中玉瓶一把打下,玉瓶落至地上,两粒清亮亮的碧玉丹便散落出来。

  三眼灵豹欢快的“喵”了一声,一下从李谷雨怀中跃至地上,将两粒碧玉丹吞了下去。

  “什么情况!”李道一瞪大了眼睛道:“这我的灵药啊!”

  李谷雨俯身抱起一脸满足状的三眼灵豹,严肃道:“以灵药仙草喂食,这是四阶以上的高阶灵兽才具有的本能。”

  “四阶?”李道一伸出四个手指头比划道:“不会吧,我看这家伙除了喵喵叫什么都不会啊,还不如我们府里那只花花呢!”

  “喵!”

  在李谷雨怀中昏昏欲睡的三眼灵豹仿佛听得懂李道一的话语,朝着李道一做出了一个自以为很凶狠的表情。

  李道一给了他脑袋一个爆栗道:“吃了我的灵药还敢凶我?真以为自己是四阶灵兽了?”

  把小豹子吓得赶紧往又往李谷雨怀里钻了钻。

  李谷雨护住小豹子淡淡道:“我估计这小豹子尚在幼年,申通还未能显现,四阶灵兽已通灵智,会记仇的。”

  “嘿嘿,记仇那说明也会记恩咯,这灵药可是我的!对了,这灵药,你还有没有?”

  “此次走得匆忙,丹药却是只有这一瓶。”李谷雨答道。

  “什么?那我这伤...”李道一不由焦急道。

  “你那伤不过是光明神枪一道偏芒,本就不是太重。一颗碧玉丹可祛除灼伤,两颗伤势便可痊愈,三颗对你已无太大作用。算来,一颗也已足够。”

  “不会吧?你大过年的,也没从你那什么圣地带点土特产什么的?”李道一苦着脸问道,本看李谷雨随意就给了他一瓶,便以为李谷雨定然还有不少,没想到仅剩的两颗还被这三眼灵豹吃了去。

  “此番回家,乃是师门有要事在身。还好此次看你有些长进,否则定让你知晓我灵山圣地的特产。”李谷雨摸着已经陷入沉睡的三眼灵豹说道。

  “师门要事?”李道一眉毛一挑,心里重复一遍。说实话他对这个世界的修行很是好奇,或许在这个世界便能一窥天道奥秘。

  “叫他什么好呢?”李谷雨看了看怀中熟睡的小豹子,难得露出了笑容。

  这一笑却把李道一惊艳了,不禁呆了一呆。李道一赶紧摇了摇头,默念了几遍《清心决》才将心情平复。

  “你不是说他是四阶灵兽吗?那就叫他小四好了!”李道一故意偏头不再去看她姐姐。

  “那就叫你小四好啦。”李谷雨轻轻的抚着小豹子柔声道。

作者感言

李仰山

李仰山

元旦快乐~

2017-01-01 16:3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