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铸史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铁饭碗

铸史 本人不吃鱼 3104 2017.04.12 23:45

  “来了、来了!”

  村口,熙熙攘攘的人群闹哄哄的。年青力壮的小伙子巴望着远处,顿时整个村落、整片山林都寂静了下来。远处传来雷鸣般声音,轰隆隆、轰隆隆,朦胧的清晨里夜色还未褪尽。远方整片山林还尽掩在朦胧的夜色中,如同一只正在沉睡的巨兽。

  马蹄声像和山林凝聚在了一起,如同这沉睡巨兽的跳动的心脉。由远及近,挟风雷之势。这崎岖的山路,人力难行,更何况走兽?

  模糊的身影开始出现在远方的地平线上,夜色中只能看出墨色的轮廓。

  比任何电视剧中还要壮阔、还要有冲击力,奔袭的战马承载着征战的勇士。冲破朦胧的夜色,像是地狱中而来战士。以一种极快的速度俯冲到了村口,像是奔腾的大卡车。身后十几骑骑士,附其尾翼,长贯而来。

  为首的骑士一把拉住缰绳,马儿长嘶鸣。前蹄跃起,如同无数电视上最经典的招牌动作。这一刻似乎整个世界活了过来了。

  月光如水,火光如华。照在骑士的铁甲上,映衬一抹冷色。骑士翻身下马,取出身后的长枪、腰刀。掷与身前,对着身前望着自己眼中已经含有泪光的老太爷双膝一跪。脑袋磕在地上嘣嘣作响,一跪三叩首。

  “太爷,我回来了。”梗塞的声音中带着一种果断的杀伐,领头的骑士摘下头盔。双手抱在胸前,平庸之极的脸上横七竖八的有着几道伤疤。整个人无端的看起来平添了几分狠厉,壮硕的身躯绷着身上的铁甲紧紧的。双眼中含着热泪,看着这个曾经只在梦中出现过的地方。

  村子,还是那个村子。还是自己临走前的那个模样,低矮的茅舍、木屋。鸡犬相闻、曾无数次的在梦中驻足、徘徊,终归离去。

  太爷还是老了,眉宇之间有多了几分皱纹。本来看起来还是黑白相间的头发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全白色,苍白、无力,乱成了一团糟。

  “孩子,起来吧。孩子,这些年你在外边受苦了。”老太爷把陈二拉起来,细细的端详。整个人和以前几乎都不一样,无论是样貌还是气质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只是眉宇之间还有几分当年的模样,整个人从里到外散发着一种凶狠的气息,就像是大山深处的黑熊。

  太阳在东方缓缓升起,天空中才绽放出一缕霞光,刺破了重重夜色洒在众人的身上。映照出一副美丽的画卷,铁血归乡的战士、淳朴的乡亲父老、一派原始的古村、绵延不绝的大山。突然,王小二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一个真正的值得思考的问题。

  王小二心想,或许终其一生他也不会忘记今天这个画面。这是自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二百多个日夜,将近一个春秋之后,第一群来自大山外面的人。

  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样的?来自现代社会的优越感被冷酷的现实打击的凋零殆尽,改变这个世界的雄心壮志终究还是得回到最根本的吃饭问题上来。但是此时此刻,一个疯狂的念头像是一颗种子一样扎在了王小二的心头,肆意的生长着。

  士兵归乡,百战余生后而归乡,在这个冷兵器时代可谓是天大的幸运。大块儿、大块儿的烤肉被分割着,本来山里纯度不高的果子酒被一坛一坛的开启。人们谈论着以前的种种,本来大山深处的村落里能谈什么?无非就是些东家长、西家短的琐事。说多了就是那么点屁事儿,一点儿新意都没有。

  跟着陈二回来的都是些当年一起从村子里走出去的年青人,有父母的认父母、有兄弟的认兄弟。顿时是哭声一片,不绝于耳。

  认亲过后,这群归来的年青人顿时成为了全场的焦点。十多年来走南闯北的征战可不是这群深山中的人们能理解的,丰富的见识、精良的长刀、铁甲成了所有人羡慕的对象。

  “老二啊,现在外面是哪个君上啊?”老太爷问道,山里的人其实也不会问什么问题,只能看着人家的长刀、铠甲流口水,抱着那个骏马是摸了一遍又一遍,新奇的了不得。刘姥姥进大观园也不过如此吧,老爷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才提出了这么个有“标志性”的问题。

  “太爷,现在啊。外面的世道好着呢。现在啊,外面的君上不叫君上了,叫皇帝陛下。”陈二把手中的野猪大腿放了下来,擦着手对着老太爷比划着说到。双手合抱在了一起对着南边的举了一下,王小二听着也放下了手中的肉,聚精会神的听了起来。

  “哦,皇帝啊。那外面有几个皇帝啊?”老太爷又是一本正经的问道,山中众人也是作一脸期待状,眼巴巴的看着陈二。

  问这种问题不会被杀头吗?这也就是在这种深山老林中面对这群无知百姓们,要是在外面随便给定性一个蔑视皇权的大帽子也不冤枉啊。王小二恶意的想到。

  “太爷啊,外面现在就一个皇帝。是咱大周的皇帝,现在是开皇二十三年。也就是咱大周的皇帝当了二十多年的皇帝了。”陈二解释道,王小二在一旁聚精会神的听着呢。开皇二十三年?这是那个朝代?谁知道开皇是哪个朝代的年号?大周?哪个大周?武则天那个?好像宋朝前面也有一个周朝来着,王小二的大脑疯狂的转动着,搜索者脑海中有可能存在的一切。

  “哦?一个皇帝?那外面现在不打仗了?”老爷子十分的诧异的问道,似乎战争早已经成为这个世界的主旋律。老太爷年轻的时候也是属于那种走南闯北的人物,见多识广。战争、权谋、挣扎一直是这个世界的主题。在老太爷行走天下的记忆中,从来就没有过没有战争的年份。

  “不打仗了?你们要卸甲归田了?”

  “太爷,皇帝陛下雄才大略,旷古绝今。今天下海内一统,正是我大周万世基业之始。陛下说了,未来还会有更大的战争等待着我们,我们不仅不用卸甲归田了,还要在北方筑城,为国戍边。陛下还说了,未来他会组建商队,以后咱们这里也会有行商的人了。以后盐、铁、布、茶还有粮食会换我们我们这里的产出。咱们这里以后再也不会饿死人了。”陈二神情有些激动复杂,还夹杂着些许的崇拜。

  外面现在是盛世?王小二心中有些安定下来。盛世好啊,盛世里才好做人啊。现在的这个皇帝看来是很得民心,都快搞上集体崇拜了。

  “好,好啊。”老太爷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手有些激动,眼中尽是复杂的神色。

  在热闹和嘈杂中,这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出奇的王小二没有在这一顿免费的肉食中吃撑,在这一片复杂迷茫的眼神中王小二看着这些军士。在那些军士残言片语中隐隐约约的能感觉到他们口中的陛下的大手笔,能感觉到他们发自真心的崇拜。

  历史,真TMD太复杂了。没在站在上帝视角去观望历史,而是扎深于历史的浪潮中,现在王小二都迷失了自己。

  我?在哪?我究竟是穿越了历史,还是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样的答案,相信在这片大山中是得不到答案的。绵延上千里的大山不是说能走出去就走出去的,连狩猎都不会的自己走出村子纯粹就是给野兽送点心。就算是走出去了,自己能去哪?去做什么?靠什么生计?看看人家穿越小说中威风凛凛的,再归结到现实中来,纯粹给自己找不自在。

  现在好了,有一个忐忑崎岖看似美好却看不清楚未来的路摆在了王小二的面前,但是不论怎么说,它是条路。

  古代本就没有什么娱乐项目,吃饭、唠嗑本还就是这个村子最拿手的娱乐项目了。当然还有少儿不宜的造人运动,本来据老太爷说原来村子里确实也有这样的陪客项目。但是陈二他们也不是客人,这样招待反而尴尬。所以这一天从早到晚都是吃、吃、吃!

  从在吃到晚,王小二似乎把一年的饭量都吃够了。但是他知道这只是他的一种错觉,明天、后天该饿的还是会饿,该饿死人的还是会饿死人。只有找到一个长期的饭票才能保证不会被挨饿。

  去他娘的,想那么多干嘛!这日子越想越绝望,要是一直过着这种吃过糠咽菜还要挨饿的生活,没有手机、没有马桶、没有电脑、没有用网络,成天穿着和乞丐似的讨命。到最后说不定连一房媳妇都讨不来,这样的日子或者还有什么用???

  开始也想过这样的日子不如死了算了,但是好不容易穿越一回,就这么死了哪里能甘心?如果直接去传说中阴曹地府还好说,要是再穿回远还是世界去,那就丢人跌到家了。

  老子可是曾经穿越过的人!

  穿越?人家穿越的都这么风光,你干什么牛逼的事情了?

  我?我穿越到一个特别特别穷的地方,然后吃不起饭了。再被饿死之前我毅然决然的解决了自己?

  那还不被笑掉大牙……

  想到这里,王小二抚了抚自己的大肚子,向着那团明亮的篝火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