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铸史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人,是不能被饿死的

铸史 开满弓 3137 2017.04.13 23:23

  肉很香,家乡的果子酒也很醇香。好久没有吃的这么开怀了,或许只有在这个地方才能够真正的放松下来吧。二十多年的岁月,外面的世界在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可是家乡还是自己走时的模样,可是早已经物是人非了。

  陈二换了一身清爽的便装,靠在了一堆篝火旁边享受着片刻的安宁。望着这依旧熟悉的村子,曾经的往事一幕幕如电影般的闪过脑海。(虽然他不知道什么是电影)山里长大的孩子天生就是最好的猎手,即使他是孤儿。只要大山里还产出一颗坚果,还有一直野兽,山里的孩子就饿不死。、

  小时候听说父亲是村中最好的猎手,有一日在大山深处有人传来消息。山里有一个野兽成了精,成了祸患。进山的猎人不断地相继遇难,父亲便联合附近村中和村里的十几个猎人进山。从此之后便再也没有音讯,这群孩子便成了孤儿,穿百家衣、吃百家饭,依然顽强地长大。

  童年,还是那么没心没肺。如果没有那次变故,或许陈二会成为山中一个不错的猎人。娶了隔壁那个小时候偷看人家洗澡的火柴妞,生个娃,再叫他怎么打猎,稀里糊涂的过完这一生。

  那一年,大雪封山。

  那一年,兵荒马乱。

  那一年,陈二刚刚十六岁,已经是山里最好的木工和猎人。懵懵懂懂的他期待着来年开春,能在搭讪的悬崖上摸上两只鹰隼蛋,好在行商的队伍里换上两匹花布。这也能让山里最美的姑娘嫁给自己。

  “啪”的一声,这是树枝被踩断的声音。陈二回过神来,望着眼前略显局促的年青人笑了笑,摆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陈二叔,你好,我叫王小二。”王小二点头哈腰的一副狗腿子的模样,拿着一碗果酒递到了眼前这位将军面前。

  “恩?王小二?”名字似乎有些熟悉啊,王小二。陈二想了一圈,最后还是落在了自己的名字上。恩,有些相像。喝了口果酒,恩,味道还不错。看着眼前的这个小伙子别别扭扭的,好像是想对自己说些什么。

  “孩子,有什么事儿吗?”陈二摆摆手,示意王小二坐下。篝火上的烤全羊已经熟透了,烤出来的油脂滴滴答答的落在火堆里。香气扑面而来,直灌入王小二的鼻子里。陈二在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经开盖子之后小心翼翼的在烤全羊上洒了一些,然后用手中的刀割下了一块儿肉递到了王小二的面前。

  “孩子,尝尝。感觉怎么样?”

  王小二接过刀柄,咬了一口肉。肥而不腻,入口醇香。最令人惊喜的是这样的肉里有了一丝别样的味道,有些咸味儿、有些辣意。总是有些别样的味道,王小二眼前一亮。是香料,是调味剂!这应该是那个像瓶子里装的东西了吧,穿越而来的一年中嘴里都快淡出个鸟而来了。现在这块儿羊肉对于王小二来说美味程度不亚于传说中的五星级水准,王小二几乎是不顾肉的滚烫狼吞虎咽的把它塞进了嘴里。咬着牙一口一口的咀嚼着,让舌头浸泡在这种美味儿中,舍不得往下咽。

  “孩子,怎么样?味道还不错吧。”陈二眼含笑意,看来对自己小瓶子里的东西造成的效果还是很满意的。这东西虽说也不是多么的金贵,但也是这几年才流行起来的新奇玩儿。山里的孩子宗其一生都不太可能走出大山,更别提见过这种东西了。

  “陈二叔,这种东西真是太好吃了。”

  王小二抹了抹嘴,有些意犹未尽的说到,现在这种味道简直比什么法国大餐之类的强太多了。不是味道太好了让王小二疯狂,而是当兵当三年,母猪变貂蝉这样的道理在这里同样适用罢了。

  “陈二叔,您看我能参军吗?您能带我一起走出大山吗?”王小二问道,之前涉世未深的王小二怎么说也是现代过来的。在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这就是一场面试,一场面试而已。一定要放平心态,平静、平静、再平静。王小二平静的看着陈二,努力的做出一副心静如止水的样子。微笑,对,微笑,自信,千万不要慌。

  这孩子倒是不怕生啊,陈二有点儿诧异的看着眼前的王小二。记得当年的自己在人家面前可是紧张的哆哆嗦嗦的,手足无措的。难道山里的孩子也外向了?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陈二倒是没想那么多,眼前熟悉的一幕让有些唏嘘。曾经也有那稚嫩的少年怀揣着对外界的向往,走出了这片大山,在外面的世界漂泊半生,如今岁月流逝,沧桑成狗。

  到如今,似曾相识。

  陈二哈哈一笑,解下腰间的佩刀。这把长刀没有现代刀具刻意营造出来的古朴、精美的样子,看起来是那样的普通。不是像日本长刀那样的纤细,反而像唐刀那样有些厚重。刀面略宽,但是握在陈二的手里却显得有些轻盈。陈二噌的一下拔出了佩刀,锐利的刀身和刀鞘之间的摩擦发出了一阵清响。不是特别亮的刀身在火光的映衬下沾染了一袭红光,隐隐之中王小二能感觉到在这抹红光之下有着一丝冷气传来。

  “好刀!”王小二很配合的,恰到好处的被“惊呆”了。实际上王小二哪里懂什么好不好刀,这把刀的样子虽说不算丑,但是怎么着也没王小二在现代刀具市场上看到的刀好看啊。更何况王小二还算个伪军事迷,什么瑞士军刀、苗族大砍刀哪一个不比这个好看?但是现在作为一个深山里的孩子,王小二深知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的道理。做一副神往痴迷状,愣愣的看着这把刀。

  “哈哈,此刀乃是本村老铁匠所赠,为当年本将从军之礼。随我征战十几载,出生入死、陷阵杀敌。今日我便把它赠与你,愿你不负本将期望,报效家国。”

  陈二一看就是很得意王小二的这幅样子,啪的一下把刀合上递到了王小二的身前。摆出一副深切期望,我很看好你的样子。王小二十分知趣的接过刀,做出一副感激涕零、不知所以的样子。脑中搜索着曾经看到过的所有的古装电视剧、电影,想着接下来应该说什么最恰当,终于王小二脑海中灵光一闪,有了。

  “承蒙将军厚爱,小的敢不以死效命!”王小二没有任何犹豫,此时此刻他化身为最专业的影帝。单膝跪地、双手承上,接过了这把刀,感激涕零,不知其所以的样子秀暴了全场。

  唯一值得遗憾的就是陈二没有接好这部戏,此时此刻陈二却不知道怎么往下接了。在十几载的从军生涯中,他招纳的兵将也不在少数。感激者有之、激动者有之、迷惘者有之、畏惧者有之,但是从来都没有这样影帝级的人物,全场下来竟是这样的和谐。

  就在王小二抱着这把佩刀,辗转难眠的时候,陈二也坐在自己屋子里。有些睡不着觉,回到了自己儿时的故乡,在最初的激动之后反而有些不知所措。故乡还是儿时的模样,只不过房多了几瓦、树多了几棵、人老了几岁。家中亲族早已逝去,此处竟然与自己格格不入。不过这样也好,了却心事一桩,今后再无留恋了。

  本来今日归乡,陈二还是带着任务过来的。山里的孩子本还就是天生的战士,只要稍加训练便能上阵杀敌。而且山里想来穷苦,如果是平原里招过来的新兵可麻烦了。要安家、要置业、每个月的月俸饷银不说,而且平原丰饶,招上来的兵源安逸太久。像是山里的人向来都是可以为了一口饭杀人放火的那种,而且山里的人向来淳朴,淳朴到思想慢慢退化成野兽,思来想去这也是自己为什么能走这么远的原因吧。

  毕竟战场上,野兽比人更容易活下来。

  所以,思来想去还是这个地方的人当兵最好了,简直就是天生的战士。本来今天已经把山里的这群小崽子们镇住了,看着山里那群小崽子们看着战马、盔甲那副羡慕的样子就知道招兵不难,但是这也太容易了吧。好铁不打钉,好难不当兵的道理。山里的孩子也是懂的,本来陈二还想第二天再招兵,没想到顺利的有些异常。

  太异常了,什么时候这群淳朴的孩子这么主动了?陈二乐呵呵躺在床上,闭上里双眼。

  王小二睁着双眼,透过漏风的窗户望着天上的明月。

  这个世界的月亮是那么的明亮,那么的冷清。王小二揣着一颗忐忑的心,像是第一次上学、第一次恋爱、第一次上大学、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一样。未来的路上迷雾重重,看不清楚影踪,像是恶魔的巨口吞噬着一切。

  王小二知道这个世界变了,自己的人生变了。本来在山中老死一生的命运,现在却变得更加的迷茫。可能自己能更清楚看清这个世界,可能自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可能过不了多久自己就是横死在沙场上。

  自己不知道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子,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几块大陆、几个国家。甚至不知道这个国家皇帝叫什么名字,但是这个有关系吗?

  最起码死之前还能顿顿吃饱,不是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