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神明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火面真君

神明志 杜尧 2404 2017.01.02 15:34

  遥夜沉沉,万籁俱寂,似是只有此时,世界才得安宁,才有那天圆地方,万物归融。沙塘镇顺应天时,告别尘嚣,仿佛蒙上了一层纱霭,沉入梦境。

  然而只得那片刻宁静,便闯进几位不速之客。

  沙塘镇的一处屋顶,立着三道人影,当中老者年约五旬,身长八丈,紫袍玉带,赤面红髯,铜铃大眼凛如喷火,直似火神当世,威风不可直视。

  红髯老者两侧各有一位戎装青年,只见左首那位浓眉大眼,鼻直口方,望来耿直豁达。而右首那位则体瘦面白,眼细唇薄,周身透冷。

  三人时而高飞高走,时而停驻探查,也不知在寻什么物事。

  此时三人站在屋顶良久,也无动静,那浓眉青年叹道:“师父,那妖人在此地失去踪影,不知又躲到哪儿了。”

  只见红髯老者大袖一拂,气急败坏道:“这妖人实在奸诈可恨,他日若被我捉住,定要打断她的腿!”

  “师父,我们早该调动人马将这沙塘镇包围,管保她插翅难飞。”却是那白面青年淡淡说道。

  “你以为我不想么?”红髯老者面露怒火,哼道:“若非胤王不允,我早已设阵拘住这妖孽。”

  浓眉青年苦笑道:“师父,我们追了三日,每次都让她逃脱,现下连封火毒也被化去,搜灵术也探不到,这可怎么办?”

  红髯老者心情烦闷,正要咒骂几句,忽然眉头一皱,忙分开二人,深吸一口气,双掌虚揉,只见红髯老者袍袖无风鼓荡,身前瞬间幻化七颗赤色火丹,念珠大小,呈北斗连环,七颗火丹晶莹红润,以流火接驳,兀自旋转不止。

  刹那间火丹大亮,赤光猛烈射出,在黑夜中如同七轮太阳,目不能视。

  旁边的两位青年本已退出两步,却仍感炙热刺目,急忙闭上双眼,只觉空气仿佛被点燃,全身毛发也似烤焦了一般,心知师父已尽用全力,不由又退后几步。

  须臾之间,红髯老者断喝一声,双掌已然向前重重推出,七颗火丹随着掌势愈飞愈急,愈飞愈大,眨眼涨成七团磨盘大小的熊熊火球,旋转间俨然化成浩荡真火轮,电光一般呼啸而去。

  火球飞去的方向是一处巷道,小巷本是漆黑一片,此时火球过境,登时被照得大亮,三人看去却是空无一物。

  红髯老者目光微眯,缓缓呼气,心道自己连日缉妖,不得片刻松闲,忒也敏感紧张,疑神疑鬼。正欲转身,蓦地身躯一凝,浑身僵在当场。

  两名青年不明所以,浓眉青年忙转看火球方向,顿时一愣,喃喃道:“黑了……”

  “什么黑了……”白面青年说到一半,不由脸色大变。

  原来是巷道黑了,而火球,却消失了,未被击溃,更无声响。要知北斗七星炎以三昧真火催发,收放自如,便算不能命中对方,也应遥感于心自行回体。

  但此刻,凝聚了师父毕生功力的杀招,竟悄无声息的消弭一空。

  二位青年心中大骇,想到师父人称“火面真君”,一身修为几近天人,纵横云、越二州难逢抗手。

  这招“北斗七星炎”更是源自仙家秘典《遁火真诀》,集天地众火之精于一体,以火入道,攻伐犀利。师父修炼半生,号称真炎出世,神鬼辟易,十余年来无人破解。

  如今却被对方弹指间悄然化去,此人究竟何人,藏匿何地,来自北方还是东方,是人亦或妖?

  正在二人心头大乱,神思不属的当口,红髯老者更早已心神激荡,想他浸淫遁火真诀二十余载,今朝却被人轻飘飘化解,更让他忌惮的是,对方自始至终不曾现身,算来实为生平少有大敌。

  想起身边两个徒儿技艺尚浅,此番涉险不知能否安然离去,身上不由冒出冷汗。

  “不知是何方道友,何不出来一见哪?”红髯老者这般说着,暗运功力,双掌又泛起暗红火光,潜心防备。

  孰料过得半晌,却无半点回应,红髯老者神情肃穆,沉声喝道:“阁下道法高深,定然有名有号,又何必藏头露尾!”

  这声低喝用上了秘术“焚音鸣”,眼见以老者为中心沸起一圈音波,浩浩荡荡向四面八方传开,听来并不甚响亮却字字清晰,仿若从心底传来一般,无从寻觅声源方向。施展此招不止功力深厚,更兼音术和合之道,足见法术高明。

  语音方毕,不容红髯老者再言,却见巷道忽尔亮起一道光,那光不甚明亮,在夜色掩映中却极为醒目。

  三人仔细望去,光分七星,阵列北斗连环,却正是红髯老者施展的北斗七星炎,不知为何消失而又重现,看那七星静静地悬在空中,好似被拘禁半空,分毫不动。

  不待细想,那七星缓缓转动起来,先是旋成一道圆圈,猛地光芒大作,七星纷纷射出赤光向中心灌注,眨眼间便已融为一星,光泽也早已由赤色化为水蓝色。

  随后星光表面闪过几道符文,突然化作一条三尺青龙,那青龙摇头摆尾有如活物,只听“昂呜——”的一声清冽龙吟,那青龙便如火牛流星般,裹挟着凛冽劲风由巷道激射而来,来势竟比方才北斗七星炎更为猛烈。

  水波青龙迅如奔雷,愈飞愈大,不待三人有何动作,便已倏至五丈之内,而那青龙早已化为三十余丈的庞然大物,只见斗大龙睛,磨盘巨口,清光玄鳞,神威凛然骇人。

  “退——快退!”红髯老者面色大变,仓皇转身向两个徒弟各自拍出一掌,两名青年借势遁出十余丈,却也未再离去,只待与师父共进退。危急关头,两名青年正想提醒师父当心,却发觉前方劲风犹如千万条刃刀割来,浑身欲裂,寸步难行,竟连口也张不开。

  红髯老者方推开徒儿,那青龙便已堪堪临身,情急之下,硬提全身真气,双拳猛力对擂,只听“砰”地一声巨响,身前顿时浮现一个玄奥符文。

  老者口中喷出一口鲜血,那符文与鲜血交融,迸出万千光华,瞬间化作一层赤焰笼罩全身。光芒映照下,红髯老者须发倒立,犹如发怒的赤甲天神。

  “纯阳炎罡!”

  这赤焰火甲甫一出现,那青龙便已重重撞到老者身上。

  两名青年眼见师父祭出精血,强行施展护体炎罡,暗道不妙,却也只能在心中苦苦呐喊,拼命瞪大眼睛望着眼前一幕。

  红髯老者勉强施展“纯阳炎罡”,已是耗尽真气,一时面如金纸,神色委顿,身子轻颤不止,仿佛风吹即倒。

  正在三人心中绝望,等待噩运加身的当口,却发觉身周灵气蓦地消散一空,再看那青龙好似虚幻泡影,空荡荡地穿过红髯老者,随即愈来愈是黯淡,最终竟化作点点水色波光,漫天散去。

  三人都是一怔,当场愣住。

  这时,一道清朗的声音传来:“无涯兄,多年不见,近来可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