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神明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不速之客

神明志 杜尧 2195 2017.01.05 20:59

  那姬如云本在琢磨师父久旱甘霖,此番翻云覆雨巫山之乐不知能坚持几个时辰,正暗自偷乐的当口,猛听一声大喝,便见李孝虞张牙舞爪地扑了上来,大惊之下,灵念急转,一掌便拍了出来。

  只听李孝虞一声闷哼,便“砰砰啪啪”几通乱响,可怜的小伙计被姬如云一掌打得离地倒飞,硬生生撞在门板上,门板受力一弹,又将李孝虞重重摔在地下。

  “你莫要急,你娘亲真的很快便能回来啦……”姬如云不忍直视,别过头道。

  李孝虞被摔得口中喷血,七荤八素,神志不清,身手却极利落,只见他手脚并用爬将起来,不容他多言,大叫道:“我跟你们拼了!”话音未落,便又向姬如云扑来。

  姬如云方才惊惶之下出手颇重,心中大悔,此时见小师弟衣袍脏乱,披头散发,脸上血泪纵横,更是愧疚不安,暗道不好,这小师弟看样子要与我拼命,我又不能真个伤他,这可怎生才好?

  而师父又未传他封穴术,心中不由一慌,只能双手连摇,大声道:“你听我慢慢道来,千万别拼命啊……”

  饶他聪明绝顶,此时也是无计可施,不待多想,那李孝虞便已冲上前来,双手一探便狠狠掐住姬如云的脖颈,手上狠狠用力直把姬如云勒得面红气短。

  姬如云被李孝虞掐住脖子,只觉脖颈生疼,呼吸困难,霎时便天昏地暗,眼冒金星,暗道这小师弟不通法术,手劲怎地这般大,今晚若被他活活掐死,那可真是大大的冤死鬼,急忙出手招架,却也不敢再用法术。

  堪堪架开李孝虞双手,好不容易喘上两口气,那李孝虞脚下猛踢,又把姬如云踹的腿痛腰弯,小伙计趁势双手又猛地抱住姬如云腰腹,肩膀一扛,便欲将他摔倒在地。姬如云忙拍向李孝虞双臂,脚下一点,身子便轻飘飘后扬。

  姬如云身法一出,双腿便已空出,只消一用力,无论膝盖还是双脚均可重伤敌手,更能借势远遁。故按常理对方必然起身退让防守,伺机而动。

  孰料李孝虞不通体术,只死死抓住姬如云裤腰,殊不退避,这般打法姬如云哪里见过,却也不能运气踢坏了他,姬如云心头一乱只顾得向后逃遁。

  只听“嗤拉”一声,姬如云的裤子鞋袜便被李孝虞撕了下来,立时便露出赤条条的两条毛腿,姬如云面红耳燥,手上生出一股气劲,身子一折,立时止住后仰之势向前倒冲,正要夺回长裤,却见李孝虞反手便是一抛,竟捞了个空。

  还不待向前抢夺,却见那李孝虞竟抄起木凳,迎面砸来……

  在这小小的厢房里,本是夜深人静、暖榻安眠的好光景,两名少年却手忙脚乱、大喊大叫,扭打在地。

  一个浑身狼狈不堪却小脸含怒、苦大仇深,不要命似得连连欺身而上,拳脚虽无章法,却招招粗暴、屡败屡战。另一个光脚光腿又蹦又跳,直如毛腿猴子,逢上李孝虞这般胡搅蛮缠的打法,却不能运气伤他,也不敢掉以轻心,只得小心闪避格挡,当真是哭笑不得、屡胜屡退。

  二人一个追一个逃,书桌板凳、茶壶被褥也化作上阵武器,飞来砸去,乒乒乓乓,直斗得人仰马翻、鸡飞狗跳……

  正在二人纠缠扭打,难舍难分之际,忽然听“吱呀”一声,厢房门便已被推开,紧接着便是一阵狂风自门口刮来,火烛顿时被风势熄灭,厢房随即陷入黑暗。

  二人乍失光明,眼前一黑,已是目不能视,惊诧之下便停手罢战,随后那狂风猛烈袭来,纷纷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尤其那姬如云,赤裸着双腿,裤子也不知被扔到了哪里,更觉风寒体冻。

  片刻功夫,眼睛稍适,便见到一道模糊人影自房门一闪而入,房门也随之关闭。那身影极为迅捷,仿佛没有重量一般,如鬼魅幽灵轻飘飘地围着厢房转了一圈,随后便停在书桌旁定下身来,似是在打量二人。

  二人顿觉鼻端传来阵阵清香,姬如云不知何人闯入,急忙立定叫道:“什么人?!”

  李孝虞闻到那股香气,正如娘亲身上的香气一般无二,那香料取自院中那棵花树——幽蝶嶂,这花树秋时开花冬季结果,李氏便常取其花朵果实制作香包,自己身上也还戴着一个。

  想到娘亲归来,李孝虞顿时心花怒放,大叫道:“娘!你回来啦!”说着猛地向前一扑,双手便抱了上去,只觉怀抱温软好不舒服,一时想到今晚险些失去娘亲,心中委屈之至,呜咽道:“我还以为你不要我啦……”说着便呜呜地哭了起来,顿时小脸上鼻涕眼泪血渍掺杂横流,便一股脑抹擦在对方肩膀上。

  “小畜生!敢占老娘便宜,看我不宰了你这败类!”却是那道身影冷然道。

  李孝虞犹在委屈啜泣,甫一闻言便觉有异,未待多虑,双手已被人反手扣住,不知对方如何作法,便察一股沛然之气由双手钻入体内,只觉那股热气犹如附骨之疽,直直钻入髓脉,顿时肺腑燥热,血气狂涌,险些喷出一口血。

  电光火石之间,厢房蓦地一亮,原来姬如云趁来人不注意,悄悄地点着了火烛。此时烛火照映下,姬如云放眼望去,只见对面一名少女神色不善,正将李孝虞狠狠扣住,而李孝虞呲牙咧嘴,面露痛苦,便连话也说不出来,显然中了那少女算计。

  姬如云暗道此女凭空闯入,素不相识,非但不顾礼数,手段更是这般狠毒,必不是寻常人物。此时担忧李孝虞真被那少女害死,也不敢直言指责,遂豪声道:“这位姑娘,你我素昧平生,我这小兄弟不过一时认错了人,何苦这般折磨他?”

  “哦?我为何不能折磨他?”少女嘴角含笑,轻佻问道。

  姬如云被她问得一愣,随即反驳道:“世人常说善事须贪,恶事莫乐,你如此作为岂是君子之风?”

  那少女眼中闪过一丝戏谑,也不急着回话,只笑盈盈地打量着姬如云。

  方才情势突然,姬如云不及细辨少女容貌,此时一见不由心神动摇。

  只见她着一条绛红长裙,黄带束腰,身姿挺秀,凹凸有致,身后披着绛红大氅,素白毛皮嵌边,更显雍容大方,青丝洒落肩上,堪堪遮住颈项。再看她月貌花容,风流蕴藉,尤其一双秀眸,水盈盈的透着光彩,一望之下便觉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