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神明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炎昭故人

神明志 杜尧 2083 2017.01.03 12:17

  三人循声望去,不知何时前方站了一名中年文士,青袍褐带,形容伟岸,朗眉星目,青髯飘飘。

  此际皓月当空,云淡风轻,那青髯文士悠然地站在那里,便如空谷幽兰,霁月光风,三人见他面含微笑,不卑不亢,气度洒然令人为之心折。

  红髯老者仔细打量来人,却分辨不出该人来历,抱拳道:“劳烦兄台挂记,鄙人愚钝,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青髯文士遥望远方,面露萧索,幽幽地道:“三王乱一别,便连无涯兄也不认得我了么?”

  老者无涯听到“三王乱”,心中一惊,暗想此人法术高深,又曾历经三王乱,想来那时必定声名斐然,沉声道:“阁下也知三王乱?”

  身后的两位青年见青髯文士身法神鬼莫测,悄无声息欺身近前,心中忌惮不已,便回到师父身旁保驾。此时听闻三王乱,不由想起师父提起过十八年前那场天地大变,百里族与云裳族猝然兴兵,历经三年鏖战,原本大夏族一统河山的时局从此湮没尘埃,终落得三族平齐天下。

  “无涯兄可曾听过麒麟洞托孤的故事么?”

  无涯闻言身躯一震,踉跄两步险些栽倒,旁边两名青年急忙出手搀扶,眼见师父如此失态,惊疑之下对那青髯文士更加忌惮。

  而无涯却恍若未察,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盯着青髯文士,失声喊道:“你——你是东方……”

  青髯文士不动声色,淡淡笑道:“十八年不见,无涯兄斗起法来却还是这般拼命。”

  听到他这般说话已然作了回复,无涯蓦地仰天长啸,那啸声悲怆沉痛,似是积压万年的火山暴喷,不止不歇。而老者身形顿时萎顿不起,直挺的熊腰也见佝偻,颇见哀苦,再看他神情悲戚,望来已是虎目含泪。

  “我若真够拼命,又怎能让景王落得那般下场,我——我悔啊!”本是喃喃自语,说到后来却变成撕心裂肺的悲吼,无涯悲不自胜,热泪已流满面。忽然他双臂一振,推开二位徒弟,虎躯一挺,急切地道:“东方先生,少主——少主他……”

  青髯文士眼见他悲痛欲绝,想来这些年心中必也艰苦难熬,暗叹道:“蒙上天垂佑,少主他平安康健,无涯兄你切莫伤心劳神了。”

  “少主吉人天相,我等老臣就盼着有这一朝,扶持少主重启大业,鞠躬尽瘁,方不负景王厚恩啊。”

  无涯顿时心中宽慰,悲喜交加下,竟有些心神恍惚。他怔怔地望着青髯文士,依稀回到十八年前,遥望眼前男子是何等风云人物,机辩无双,经纬才识。

  可如今望去却是面含风霜,两鬓斑白,当真岁月无情,无人能免,无处可逃。

  念及于此不由心中一酸,含泪道:“东方先生,这些年生受你了。”说着忽然单膝跪地,朗声道:“炎昭旧部无涯拜见东方先生。”

  他这一跪,旁边两名青年为之大惊,想师父与三大王族之云裳族胤王兄弟相称,更得封“定国侯”,向来平起平坐,威望无二,何人能得他跪拜?心中虽云里雾里,惊疑不定,但眼见师父如此,便也扑通两声,跟着跪了下去。

  “炎昭旧部……”青髯文士蓦地失神落魄,喃喃自语道,随后眼眶一热,险些掉下泪来。但即刻宁定心神,深吸一口气道:“无涯兄,快快请起,你我兄弟何须此等俗礼。”

  无涯凛然道:“当年景王见贤思齐,待你便如师长,时时聆听教益,何等尊崇。如今景王归天,少主年幼,日后还望东方先生主持大业啊。”

  “无涯兄言重了,你我效力景王,何分彼此?”说着只手轻拂,三人只觉一股暖流袭入体内,尤其无涯更觉精力充沛,心知东方先生念他方才耗损真气,施法渡气养身。随后身子一轻,三人便轻飘飘自行站立起来。

  “来日方长,今后之事便慢慢打算吧。”青髯文士淡淡地道。

  那无涯暗道景王托孤于东方先生,其中定然大有深意,却也不必急于一时。念及于此心中大定,恍然笑道:“方才多有失态,还望东方先生不要见怪。”说着伸手分别指向身旁浓眉青年与那白面青年,道:“这是我那两位不争气的徒儿,光延、复朝还不拜见东方先生。”

  两名青年方才起身,听到师父又在敦促跪拜,纷纷望向师父,颇感不解无奈,只不知这东方先生有何来历,这般劳师动众。

  无涯瞧在眼里,悠悠地道:“为师从前与你们讲过,昔日我追随景王时,炎昭族中有一位贤达,名唤东方瑾,其人文韬武略,学究天人,你们可还记得?”

  那光延、复朝二人闻言恍然大悟,方知眼前这东方先生便是昔日那风华绝代的东方瑾。

  “这般人物便叫你们天天磕头也属应当。”无涯鼻孔出气,哼声道。

  二人心中顿时心生感佩,立时便又要跪地磕头。

  文士东方瑾洒然笑道:“无涯兄,若要人日日跪拜,我岂不成了那朽牌泥塑。二位贤侄无须多礼,唤我一声东方叔叔便是了。”

  光延与复朝忙拱手为礼,口中唤道:“小侄参见东方前辈。”

  无涯性情爽朗,立时哈哈大笑起来,心中阴霾一扫而尽,他向前一步,目光炯炯道:“东方先生,不知现下少主何在?”

  “少主今日方随我来到沙塘镇,明日便可相见,无涯兄尽可放心。今日故友重逢,却不知无涯兄何以来此?”

  “此事说来惭愧,前些时日族中秘宝‘捆仙绳’失窃了。”无涯叹道。

  东方瑾道:“可是当年景王赐给皇甫胤的那宗宝物?”

  “正是此宝,胤王感念景王恩德,平日对它爱惜有加,命我亲自施加阵法庇护。谁知那妖女颇有手段,竟破去‘离火阵’。那时我心有感应,急忙前去查看,却还是迟了一步,只来得及与那妖女对擂一掌,便被她顺势逃走。”无涯心怀愧疚,声音也带着沮丧。

  “可知此人身份?”

  “经这几日追查,这妖女身法诡异,遁术高明,实在前所未见。我追了数日寸功未建,实在有负胤王所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