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神明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姬家少年

神明志 杜尧 2770 2016.12.29 17:19

  李孝虞被她笑得大窘,小声道:“李孝虞。”

  “李孝虞,孝——虞——”少女念了两遍,张口笑道:“以后就叫你小鱼哥吧。”说着少女美目一闪,把小伙计拉到门侧,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抓着小伙计的胳膊,低声道:“小鱼哥,近日你可发现有一个奇丑无比的妖女住店?”

  小伙计见少女直直盯着自己,颇有些不自在,轻声道:“没有。”

  “没有?”少女松开小伙计,一手环腰一手轻点下巴,紧蹙双眉徘徊几圈,蓦地眼中一亮,喜声道:“啊!我想起来了,那个妖女身边还跟着一个丫鬟,名字好像叫小鬼,一看就不是好人。你可曾见过?”

  李孝虞一头雾水,他在客栈当值月余,见人颇多,但奇丑妖女和小鬼丫鬟同行二人组,却着实未有印象,当即迷惑地摇了摇头。

  “难道这对妖人脚程这么慢?”少女自语道,旋即摇头道:“定是那妖人怕我寻仇躲了起来。”这般想着得意地笑了起来。

  少女看着小伙计,笑盈盈的道:“小鱼哥,想那对妖人怕我找他们计较,不敢露面,不过他们既来我越州,定然心怀鬼胎。你若是发现此二人,务必要知会我,这二人实乃奸恶之徒,不除之必然祸乱越州百姓。”

  说着玉手一晃,掌心多出一面小镜,小镜自镜柄至镜面浑若一体,清澈通透,莹碧温润,不知是何材质炼制,镜面纹刻着不知名的兽图,尽显古朴厚重。

  少女递到小伙计面前,继续道:“这是师父传我的翀光镜,共有一对,两镜本为同源天外玄石,故极具灵犀。我教你一法,你便可持此镜与我联络,待那妖人出现,便能及时告知。”

  李孝虞见这小镜通体碧色,光华隐现,心知绝非凡物,当下也不敢接,只蹑嚅道:“这等宝物我哪里用得起,倘若摔坏了我也没钱赔的……”

  少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这乃是天外玄石,远超精金玄铁,连我师傅都打不破,你若能把它摔坏,我该拜你祖师爷啦。”

  说着把翀光镜塞到李孝虞手中,劝道:“小鱼哥,你要知道,若是让那对妖人来了,只怕这沙塘镇要死许多人,你不帮我也要帮帮沙塘的百姓啊。”

  李孝虞听的这话,心中犹豫片刻,终是接了过来。

  少女附耳对李孝虞说了几句咒语,随后又演练了几遍,见小伙计运用无误,便喜声道:“我是皇甫璇,你若是这次做得好,我便替师傅收你为徒,那时你就是小师弟啦,我便带你行走江湖,诛尽妖魔,你说好不好?”

  李孝虞心中一动,想那少女的师傅定然是那高高在上的神仙,若能拜入门下,自然是天大的福气,一时心驰意动,连连点头。

  皇甫璇眼见李孝虞温良恭敬,不乏崇拜,心中大快,爽朗道:“那有劳小鱼师弟,时时防备那对妖人。以后有人欺负你,你便以翀光镜知会我,看我如何卫道除魔。师姐尚有要事,先行回去,改日再会。”

  言罢皇甫璇心意一转,剑指虚划数下,当即御剑遁空,飘然远去。

  残阳如血,大地渐渐归于沉寂,天际一群飞鸟倏忽而过,留下一串清脆鸟鸣婉转回荡。

  只见高空云霞浮凹金镂玉缕,整个沙塘镇宛若披上一层金玉绣成的锦缎,凌空宝剑上那道灵动出尘的倩影翩然飞去,仿佛要融入霞帔一般,引得沙塘镇的百姓一阵哗然。

  李孝虞一时间,竟看得痴了……

  夜深沉暮,明月高悬,天空墨蓝晕染,繁星隐曜,清光熠熠。

  借着星月光亮,依稀可见一座通天古塔矗立天地间,塔身巍峨,颇见雄壮。只是经年历久,风吹雨打,绿苔潮癣,已现岁月斑驳,却更添其深邃,仿佛亘古长存,冷眼看世间浩荡沉浮。

  远远地,传来一阵童音:“那不是昊天塔么,狗子你不是说里面住着个神仙呢。”循声看去,却是几个半大孩子缓缓走来。

  另一个孩子道:“呸!明明是个鬼塔,以前常常闹鬼呢,真是晦气。狗子你瞎编胡话糊弄人。”

  “我就是见过怎么啦,你们是不知道,那里面有个老神仙,活了几百岁了。”

  先前骂他的那个孩子叫道:“要是真的,你便带我们去看看那老神仙。”

  狗子道:“要去自个去,我偏不带你。”这般说着,几个孩子好奇心作祟,仍是不急不缓的向昊天塔走去。随着几人走近,昊天塔渐渐现出轮廓,却隐隐有两道人影立于塔前,一动不动,在夜色中颇显诡异。

  “哇呀,有鬼啊!”不知是谁突然叫了一声,一帮孩子登时大乱,一个孩子当先扭头便跑,其余人紧随着一哄而逃。众人叫喊着奔向远方,不久便融入暗夜中。

  此时塔前的那两道静立的人影,一老一少,年长之人年约四旬,朗眉星目,青髯飘飘,形容伟岸,极尽道骨风姿,只是面上些许风霜,令人顿生迟暮之憾。

  他身侧的少年,年约十五,生得极为俊美,面如冠玉,气宇轩昂,一身月布长袍纤尘不染,好一个翩翩少年,英气非凡。

  这二人默默伫立,不发一语。

  许久,青髯文士轻叹道:“昔年妖族举族兴兵犯我人类,无人敢挡,却是他大溃神妖王,伐兵千里,助世人避过涂炭凶灾。然今人损誉各一,足见人心思变,不得安宁。你一意开天复国,却是求得什么?”

  言罢半晌不语,却不见少年丝毫动作,疑惑地看了少年一眼,询声道:“你平日性急聒噪,哪里听得长篇大论,现今怎地如此乖巧?”

  只见少年鼻孔气粗,一双星目翻了翻白眼,显然心中气愤,却仍旧一语不发。

  青髯文士又道:“想必你是恨他葬送你姬家王朝罢,可姬家又何尝不是取代前朝,坐封天下的呢。”青髯文士瞥了少年一眼,蓦然叹道:“莫说你这般年纪,当年我追随景王,何尝不想重建炎昭族之伟业,成就一番功名啊。”

  青髯文士自顾自地说着,那少年却始终沉默不言,青髯文士每说几句便要瞧他几眼,似是想听他见解,奈何少年闭口不答,只得摇头自语下去。

  “当年临危受命,景王将你托付于我,以他那时心境,大抵是不愿你背负复国重担的,可他不说,我也不便阻你。十几年来,你千方设法偷习鲲鹏术,非我敝艺自珍,以你的心性实在难有所成啊。”青髯文士叹道。

  “难得你能听我老人家啰嗦这么多,你若常常这般乖巧,或许早便入了我道。”青髯文士拍了拍少年的肩膀,老怀欣慰。继续道:“既你一心光复祖业,我便传你鲲鹏术,只是你须得耐住性子,唔,为师还需想个法子。”

  “云儿,你今日这是怎地,莫不是当真转了性了?”青髯文士盯着少年问道。

  却见少年面上铁青,额头青筋鼓起,眼中似要喷出火来,青髯文士一拍额头,干咳两声,赧然道:“为师心急赶路倒是忘了,午时封了你的穴道未解,难怪见你半晌不语。”

  青髯文士说着大袖一拂,白光一闪,少年登时呼出一口大气,恼哼两声,叫道:“老头子你尽耍心机,有种来明刀明枪的决斗!”

  “哦?决斗你便能赢了么?”青髯文士笑道。

  “姬家之人光明正大,我姬如云即便技不如人,也绝不做那下三滥的勾当!”姬如云大声道,目光灼灼。蓦地面色一变,喊道“啊!你——”。

  却见青髯文士笑意不减,又是大袖一拂,姬如云空张着嘴巴,口型不断变化想要说些什么,只是喊破嗓子也发不出丝毫声音,显然又被封了穴。

  青髯文士慢悠悠地道:“那等你技艺过人的时候再说罢,解了穴道就开始聒噪,这般下去不知生出多少乱子,还是这样乖一些,走罢。”

  言毕便转身离去,姬如云气怒交加,抬脚便向青髯文士臀部踹去,却见少年的脚还未触到衣衫,青髯文士身后蓦地白光一闪,只听“咚”的一声,这一脚便如踢到铁板一般,痛的少年龇牙咧嘴,急急打转。

  姬如云目中喷火,恨恨地瞪着他,青髯文士却是头也不回,大笑着离去。

  这一老一少渐渐远去,消失在夜幕中,此地也便再度静了下来。只有那通天古塔黯然立于原地,借着浅墨的夜色,依稀可见一个模糊的剪影,仿佛一阵风便能吹散,又仿佛烙印在天地间厚重雍容。

  似一座丰碑,却无人凭吊,桀骜萧索,沧海桑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