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神明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一生何往

神明志 杜尧 2030 2017.01.01 20:07

  却说李孝虞闻听娘亲呼唤,急急走进正房。

  只见正房内陈设素朴,红木卧榻坐落照壁,床头整齐摆着几叠衣物和青蓝布匹,沿窗棂一张重枣八仙桌、三把木椅,一位端庄美妇垂坐桌旁,身着一身青红衣裙,更显端雅,桌上还泡着一壶清茶,淡淡茶香盈满厅房。

  美妇人面前摆着一个小箩筐,盛着半筐刚碾过的米粒,本是在筛米却不见竹筛。

  只见美妇一只巧手在上面一抚,那半筐米粒便活了一般,随着手势在箩筐里滴溜溜的转起圈来,不见一颗溅出,转过几圈,未碾净的谷粒聚到了箩筐中央,美妇便捧出来撒向脚边的竹匾。

  李孝虞见得美妇灵术巧妙,想必早就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便行到近前拉开一张木椅,坐下道:“娘,我回来啦。”

  美妇抬起头来,望来年约四旬,眉目如画,风姿绰约,不施粉黛,丽质天成,只静静坐在那,便生出一股飘然脱尘的气质,当真人淡如菊,白璧无瑕。

  可她抬头的一瞬,那双眸子黯淡无神,直勾勾定在虚空,竟无半点生气。

  “虞儿,外面来的是何人?”李氏轻声道。

  “是两位过路的仙长,客房早住满了,我看他们没去处,便请他们来家里住一晚。”

  “傻孩子,素不相识就带人回家留宿,万一遇上歹人怎么办?”李氏这般说着,心中不由浮现出一双久违的、黑亮的眼睛,温莹深邃,清澈宁和,便苦笑一声继续道:“像你爹一样,天生一副好心肠。”

  李孝虞认真地道:“我看得出来,他们不是坏人。”

  李氏嘴角含笑,继续施法筛米,道:“饭菜在锅里热着,你去端来我们吃饭吧。”

  李孝虞正要起身,眼神落在李氏手上,见她素手拂动仙术精妙,双手泛着淡蓝的光彩,开口道:“娘,今天客栈来了个小姑娘也会仙术,她好厉害,把掌柜的胡子都给削去了。”

  李氏嫣然笑道:“那万掌柜岂不要急眼啦?”

  “他打不过小姑娘,被吓回屋里了。那个小姑娘还会飞,而万掌柜只会跑,想必追也是追不上的。”

  李氏嘴角一弯,沉吟半晌,柔声道:“虞儿,你可是也愿习仙术?”

  李孝虞唔了一声,并未回话。

  “虞儿,你觉得仙术好么?”

  “习了仙术就能做好多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我觉得是好的。”李孝虞低声道。

  李氏问道:“孩子,要用仙术做什么事?”

  李孝虞闻言一怔,是啊,往日何曾想过,即便习了仙术又要去做什么事呢?

  李孝虞呆呆的望着李氏,只觉心中霎时涌出无尽迷茫,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便如火一般焚烧五脏,直贯脑海,如何也平静不下来。

  贱役出身,殊无门径,是帮娘亲筛米,还是用仙术端盘子洗碗,一人能做二人的差事,多赚些月俸?

  这股莫名的情愫险些让他落泪,此刻他只想冲出屋外,不计一切地跑到天涯海角,极目苍天阔地,竭尽全力嘶吼一声,这一生究竟要做什么?

  一只温润的手触到他那颤抖的双手上,紧紧握住,李氏幽幽地道:“孩子,娘不愿你活得那么苦,娘只希望你平安康健,永远这般喜乐快活,不是很好么?”

  李孝虞浑身大颤,闻听娘亲说话心中渐渐宁定,强忍住眼泪,反手抓住李氏的手,悲道:“娘,孩儿知道了,我去灶房端饭。”

  李氏暗叹一声,默然无语。

  灶房在正房西厅,中间的上厅是祖先堂,供奉着李家祖宗牌位。李孝虞穿过上厅,来到父亲灵位下,迎着袅袅清烟,缓缓跪下,心中默道:“爹,您在天有灵,望您提点孩儿,孩儿……孩儿这一生要怎样才是对的啊!”

  这般跪着,重重地磕了几个头,眼泪却再也止不住,哗哗地淌满他稚嫩的小脸。

  祖德源流远,宗功世泽长。

  李孝虞望着烛火中黯淡惨白的楹联,在泪光中扭曲变形,仿佛两条蠕动的蛇影,而那三排牌位也幻化成无数黑漆漆的巨口向他咬来。

  李孝虞只觉被吞进无尽黑暗虚空,灵觉顿失,孤零零的孑然一身,冥冥中仿佛看到两道人影,一个是沙塘镇平凡无奇的穷酸野小子,另一个则是醉仙客栈劈柴烧火日日如是的低贱店小二,一时身心俱疲险些栽倒。

  沉郁半晌,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跌跌撞撞行至西厅,端了饭菜便回到东厅,竟空无一人,环顾四周哪里还有李氏的影子。

  李孝虞急忙放下饭菜,唤了两声,却无人回应。想到娘亲双目失明,在这深夜却失去踪影,不由心中大急,忙踉跄地跑出屋去,大声叫道:“娘——娘——你在哪儿啊!”

  黑黝黝的夜色中,五指难辨,李孝虞喊了几声也无人回应,只觉一盆冷水浇下,顿时寒到心底,仓皇失措中,眼泪又忍不住掉了下来,啜泣道:“娘,你去哪儿了,你不要虞儿了么?”

  念及于此,剜心之痛霎时袭来,身子一软便跌坐地下,呜呜地哭道:“娘,虞儿以后听你的话,再也不要学仙术了,求你不要离开虞儿好不好,求你回来好不好……”

  李孝虞心中苦痛万分,想到娘亲离家弃己,从此只剩自己孤零零地活在这间屋子,独自行走在这凛冽尘世,一时生机断绝,只觉不如死了的好。

  这般想着悲怆更胜,忍不住趴在地上嚎啕大哭。

  蓦地,厢房里烛火亮起,里面传出一道声音:“儿啊,莫要慌,娘在这呢。”

  李孝虞乍一听到声音呼唤,心中狂喜如闻大赦,涕泪交横的小脸立时展出笑颜,慌不迭爬将起来,匆匆向厢房跑去。

  哪知正要推开门房,却因跑动过急,脚下被石阶一绊,身子失衡,便直挺挺向地下跌倒,门房一同被撞开,而李孝虞也摔了个狗啃泥,一时磕得嘴破脸肿,口鼻冒血,惨不堪言。

  李孝虞殊无察觉,兴奋地又爬了起来,抬头望去,看到一张笑眯眯的脸,不由愣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