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神明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死里逃生

神明志 杜尧 2358 2017.01.07 11:17

  姬如云全力抗衡体内左手戾气,闻言冷笑,看也不看她,一语不发。

  李孝虞却是惊慌失色,忙护住姬如云,紧张道:“你……你站住,这是我家,岂能任你胡来。”

  红裙少女理也不理,伸出皓白的手掌,屈指一弹,一团青色流光“啵”地一声直奔李孝虞额头射来,李孝虞普通人一个,哪里避得开,只觉额头一热,全身气血立时逆行倒施,经脉大乱,浑身涨满血色,毛孔渐渐渗出细小血滴,紧接着身躯一颤“哇”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姬如云心知此时只须封住全身经脉要穴,凝固气血,逆行之势自然化解,可他此时受困戾气束缚,半点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李孝虞中招,毫无他法,当真心急如焚,忙大叫道:“妖女!你有什么本事直管冲我来,欺负他一个普通人作甚!”

  红裙少女丝毫不以为意,哼声道:“我高兴欺负谁就欺负谁,既然你不想活,那便给你个机会。”说着手指掐诀,便要施法杀人。

  突然李孝虞不要命似得向前扑来,闷声道:“你要杀他,须得过了我这一关!”

  红裙少女看他面额破损,全身冒血,实在惨不堪言,忙避过来势,奇道:“你们二人不是有过节么,方才他将你打得那么惨,你为何要这般护他?”

  李孝虞扑了个空,力不能支,跌坐地上,回望姬如云,惨笑道:“小仙长,方才急着寻我娘亲,多有冒犯。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如果能逃过此劫,还望小哥你帮我找到娘亲,可好?”

  说着眼中一红,哽咽道:“都怪我,气得娘亲不要我了,还连累你受苦……”李孝虞说到这里已是泣不成声。

  姬如云不料李孝虞竟是这般重情重义,无惧生死,心神为之一荡,强笑道:“小师弟,你若信我,便大大的放心吧,你娘她一切安好,稍后便回啦。”

  此时姬如云半边身子已失去知觉,一条光腿也泛出黑芒,他单手撑地,强自坐起身来,豪声道:“你切勿上当,凭这小妖女的微末道行,哪儿能奈何得了我?小师弟,你快走,找到我师父,他一定救得了我们。”

  红裙少女冷哼道:“你们这些人个个虚情假意、自私自利,死到临头居然还要装腔作势,那我便毙了你们看你们怕是不怕!”红裙少女蓦地面色一沉,不知何来怨恨,面孔竟透出凛然怒色。

  只见她负手而立、气度一凝,衣袂青丝无风自舞,直如玄刹仙子不容侵犯。此时她原本漆黑的眼眸蓦地散发蓝芒,莹脂玉掌泛起湛蓝的光团,一股肃杀之气以红裙少女为圆心,气荡开来,二人被那气机引动,只觉呼吸仿佛不受控制地加快起来。看她面色凝重,只怕是动了杀机,真要杀掉他们。

  千钧一发之际,那李孝虞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个起跳又扑了上来,双手紧紧抱住红裙少女的小腿,扭头大喊道:“小哥你快逃,我抱住她了,你快逃啊——”

  姬如云早已行将就木,大半个身子已被戾气笼罩,再也动弹不得,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看在李孝虞眼中,便连笑也似是哭一般难看。

  红裙少女紧咬银牙,厉声道:“愚蠢的家伙,去死吧!”说着莲步后移,轻巧挣开李孝虞,紧接着右掌拍出,一道劲风直奔李孝虞胸口而去。

  在这决断生死的一刻,李孝虞望着倏忽而至的那道劲风,蓦地安静下来,生前的一幕幕场景,酸甜苦辣喜怒哀乐,尽皆浮于脑海,犹如重演轮回。

  虽仅十余年的尘世记忆,却仍发现人生起伏、多有喜乐;虽然生活清寒、地位卑贱,却仍觉得这世间总是美好要多一些。

  只是,再多活一点该有多好……

  姬如云气急攻心,但受那戾气侵袭,身体被控犹如僵化的枯木,便连话也说不出来,眼睁睁看着李孝虞即将死于非命,却无计可施,只觉心中仿佛燃起一团烈火,吞噬全身。

  红裙少女看着李孝虞恬静的面容,心中大奇,暗想道:难道世间真有不怕死的人么?心念于此,不由细心打量起来,只见他静静地望着前方,似是望穿了虚空,望尽了苍穹,那纯净的双眸,仿佛一片汪洋,将她淹没……

  说时迟那时快,那道明黄劲风眨眼便袭向李孝虞胸口,却听“当”的一声脆响,仿佛怒海惊风、急云骤雨,那劲风撞在李孝虞胸口似是被气机反击,折回半尺,便化作点点光斑,消散一空。

  三人均是一愣,红裙少女却最先清醒过来,不待二人动作,莲步轻点,轻飘飘退后一丈,定在厢房门口,狐疑地盯着李孝虞,谨慎防范。

  姬如云见状大喜,一时松懈,那戾气侵袭更甚,两条光腿已尽成炭黑色,仿佛被火烧过的枯木一般,面部也泛起黑芒,只怕不久便要被同化。急忙收敛心神,运气抗衡。

  李孝虞本已做好赴死的准备,孰料胸口一热,似是有一块铁板护住身体,竟然死里逃生。他不解的挠了挠头,自语道:“我没死么?”

  红裙少女怒道:“乖儿子,你少故弄玄虚,有什么本事尽管放马过来!”

  李孝虞望了望红裙少女,顺势向胸口摸去,指尖触到一物,入手温凉,拿出一看,恍然道:“是翀光镜,是它救了我。”

  姬如云与红裙少女定睛看向李孝虞手掌上的那面古镜,通体凝碧,通透莹润,镜身镜背镌有纹路,人身牛头、四目六臂,见其跨足踏定、六手捻诀,大口张开吸纳万物生灵,这形象竟是古老相传的碧海沧溟兽!

  传说此兽四目通幽,六臂补天,极具灵妖异能,平日深居海底,统御万里海域,性情沉稳,少有侵犯。但若发怒,必引动翻天覆海之劫,世人皆称其“海霸王”,但凭这碧海沧溟兽的古刻便知此镜大有来头。

  再细细打量,古镜隐隐透发出濛濛光华,二人见识不浅,一眼便知,此镜必是被施加了符咒,方有这隐华之象、护主之能。

  红裙少女一见却是大惊,咬牙切齿道:“又是离火阵!老娘差点上了你们的当!”不待说完,少女娇躯一转,玉足轻点,如飞鸿般纵出厢房,不待二人反应,眨眼便消失无踪。

  二人皆是一怔,李孝虞看了看翀光镜,又望了望门外,疑惑道:“这……怎么了?”

  姬如云却是哈哈大笑起来,冲着门外喊道:“小美人别跑啊,干郎君的毒还没解哪。”

  李孝虞恍然醒悟,忙奔到姬如云身旁,关切道:“小哥,你伤势怎样,可还好么?”

  姬如云望着李孝虞面上血污遍布,想到今夜种种,委实惊险难言,心中也越发喜爱起眼前这憨厚淳朴的小师弟来,当下笑道:“嘿嘿,不碍事,小毒而已,片刻便能化解。”

  李孝虞闻言心中一缓,正要起身搀扶姬如云上床,却倍觉疲累虚弱,只觉眼前一黑,仰头栽倒地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