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神明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殊死相搏

神明志 杜尧 2192 2017.01.04 10:30

  那光延见师父失落难安,心中不忍,暗道东方瑾英名远播,必然颇有见地。随即拜伏道:“东方前辈,那妖女不止诡计多端,更有妖法护身,连师父中下的封火毒也被她化解,请东方叔叔襄助缉妖啊。”

  东方瑾看光延浓眉大眼,鼻直口方,颇有几分无涯当年样貌,便伸手扶起他,道:“以无涯兄的功力,中了封火毒而不死便算当世高手,而如要化去,若非功力超凡入圣,只怕是另有秘术。”

  无涯奇道:“那妖女年纪轻轻,功力定然不及,只是不知何种秘术可解封火毒?”

  东方瑾蓦地想起李孝虞家中那株花树,和正房里的那道身影,暗道此事莫不是她所为?又想到她一生淡泊,又岂会觊觎这等身外之物?

  此事其中玄机重重,却也不便定论,便说道:“世间法术千变万化,这人盗走捆仙绳必定有所图谋,近日夕落山频现异象,十有八九有所关联,无涯兄便守在沙塘镇,想必能查出蛛丝马迹。”

  无涯心知此时也无他法,暗自叹了口气,道:“也只能如此了。”

  东方瑾想起李孝虞家中所见,不禁心事重重,挣扎不已,半晌启口道:“无涯兄,我还有一事相询,望你如实相告……”

  东方瑾说着神色一黯,负手转身,遥望天际,萧索道:“只是当年时局混乱,我无暇他顾,后被人追杀至苍莽山,又困于通明岛十余载,始终不得解脱。这十八年来我总是心中不安,愧疚难耐,今日便请无涯兄解我心中困惑。”

  无涯问道:“不知东方先生为何事烦恼?”

  “你可知苏溢近况?”

  无涯顿时心中了然,方知东方瑾何来苦闷,昔年他与苏溢人中龙凤,因一同效力景王而相识相知,后由景王撮合,许下结缡之愿。只是不久便爆发三王乱,他与景王惺惺相惜,一心效命,却又如何顾得上儿女私情?

  此时听他道明原委,不由感叹命运弄人,低声道:“她……她被百里无极带走了。”

  东方瑾闻言一愣,忙问道:“百里无极为何要抓走她?!”。

  “此事我也不甚清楚,这些年襄助胤王,炎昭部族的事务也鲜少过问了。”无涯叹道。

  东方瑾面色愁苦,怅然若失,心中忆起昔日种种,更觉恍惚。

  蓦地,身后传来一道声音:“苏溢早已嫁于他人,还生了个男孩,东方瑾,你可高兴么?”

  听到这番话,东方瑾脑中嗡的一响,只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险些栽倒……

  李家小院里,厢房门口被门板泥地撞得惨不忍睹的李孝虞,心急母亲下落,竟也不觉疼痛,还未爬起,便忙着抬头向厢房内看去。

  孰料眼前晃出一张笑眯眯的小脸,不是那无处留宿,栖身自家的姬如云又是谁?

  李孝虞登时一愣,悲切之气直轰脑门,顿时意乱茫然,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而那姬如云眼看李孝虞口中冒血,额头面颊更是一块块的青肿淤血,泪迹斑斑,实在狼狈不堪入目,暗道这小师弟傻里傻气,处处倒霉,便连进个门都要这般与众不同。

  登时心中大笑,想到师父一生算无遗策,怎地也算不出会生出这样一个儿子,一时爱屋及乌,不禁发觉这小师弟倒也憨傻可爱,遂对着李孝虞眉眼仔细地瞧个不停。

  李孝虞愣了半晌,终于启口道:“我娘呢?”

  “嗯?”姬如云被问得一怔,反问道:“你娘?你娘该去问你爹啊?”

  “我爹?”李孝虞也是一愣,忽然醒道:“你不是哑巴么?”

  姬如云啐道:“你爹才是哑巴。”

  李孝虞晃了晃脑袋,心想这姬如云性情不羁,嘴里必定没什么好话,便站起身问道:“方才听到厢房里娘亲唤我,你可有听到?”

  姬如云眼珠一转,笑嘻嘻地道:“方才我做梦变成了小娘们,还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我不过去撒尿的功夫,那龟儿子便哭着喊着要找我,我便说‘儿啊,莫要慌,娘在这呢。’难不成说出梦话来啦?”

  李孝虞听他信口胡诌,心想果然才不过一句话功夫,便骂上了人。不过此时也懒得理睬,想到娘亲下落不明,心中又急又悲,眼眶一红,便要出门寻找。

  姬如云忙拉住他,言道:“别急走,你不想找你娘啦?”

  李孝虞闻言一喜,忙道:“你知道我娘下落?”

  “那是自然。”姬如云拍了拍心口,胸有成竹说道:“不过你须得与我说说你娘是怎生不见的。”

  李孝虞压下悲切,哽咽道:“方才与娘说话,她得知我想学仙术,便开导我人生贵在平凡,学了仙术徒增烦恼,我虽嘴上答应但心里始终纠缠,我才端饭回房,娘便不见了……”说着眼眶一红,眼泪便又淌了出来,低泣道:“必是我惹她不快,娘不要我啦。”

  姬如云见他甫一流泪,脸上青红紫白,五颜六色,真个是垢面蓬头,鬼也似的寒酸凄厉,却也不便再去调笑,便道:“听我的,你娘过得片刻便能回来了。”

  李孝虞暗道这小哥说话向来不着边际,此时也不敢信他,含泪道:“你怎知她片刻便回?”

  “咱爷们天生天赋异禀,仰观天文俯察地理,能知前后五百年事,你就大大的放心吧。”

  “那你说我娘她去哪儿了?”

  “嘿嘿,这个嘛,少儿不宜,你娘她现在可快活着呢。”姬如云眨了眨眼,继续说道:“要我说,她至多半柱香的功夫……”说着一窒,忖道书上也未写过,这男女之事究竟费时多少,不过师父久旱逢甘霖,必是干柴烈火欲罢不能。遂改口道:“呃——两柱香、两柱香的功夫她便安好回来啦。”

  李孝虞自不信他,环顾自周,惊醒道:“那位大仙长呢?”

  “眼下还不能告诉你,不然怕你坏了他的好事。”姬如云嘿嘿笑道。

  李孝虞甫一闻言,暗道不妙,看这小哥遮遮掩掩,其中定然大有文章。今晚他本口哑不能言,此时却言语流畅、舌灿莲花,而那大仙长也是杳无影踪,再联想到母亲去向不明,必与这二人脱不了干系。

  想到自个可怜他二人深夜无处栖息,邀来家中留宿,不妨这二人心怀不轨,竟然别有用心,果然像娘亲说的那样引来了歹人,自己滥做好人、愚昧蠢笨便罢了,可竟然害了娘亲。

  登时心中大急,叫了一声:“还我娘来!”便命也不要了似得一个虎跃向姬如云扑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