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神明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会会那女魔头

神明志 杜尧 2024 2017.01.09 19:49

  醉仙楼里,今日一反往常熙熙攘攘的景况,门可罗雀、空旷冷清,便连空气中都透着一股莫名的肃杀感。

  李孝虞牵挂客栈生意繁忙,仅歇了半天,便不顾母亲劝阻,赶回客栈上工。小二哥人还未至,远远瞧着酒楼门前景况,疑窦暗生,心中莫名升起一阵不安。

  不知何时起了风,酒楼大门高挂的两个灯笼被吹得鼓荡不休,小二哥迎着风尘跨进大厅,举目一望顿时怔在原地。

  酒楼大堂一片破败、狼藉满地,只见桌椅板凳尽皆四分五裂,粉碎的盘碟杯盏、散落的酒菜油汤亦铺洒一地。

  更为触目惊心的,是地面上流淌着一滩滩尚未凝固的血水,血是那样妖红,好似毒药一般浸透空气,令人喉口窒息。

  “又是一起命案……”李孝虞暗自叹道。

  大堂内有一个伙计正一脸晦气收整地面,只见他愁眉苦脸、唉声叹气,手中的抹布软绵绵得在地上磨蹭着,哀愁至极。

  这小伙计名为王招魅,名字大为古怪,追究起来也是一桩趣事。

  小伙计原名本为王招妹,出生前便有两个哥哥,据说其祖婆父母格外喜爱女孩,却偏偏连生两胎儿子。

  家中长辈父母极其不甘,整日上香吃药,虔诚求女,盼来盼去不料三胎生出来仍是个儿子,王父越发懊恼,便连老三的名字都起为“招妹”,求女之心可见一斑。

  后来咬牙又生了一胎,许是上香不灵亦或药石吃得不够,生下来竟又是儿子。

  二老终是冷静下来,不为别的,单这四个儿子的口粮便已捉襟见肘,再这般生下去,只怕非得走上卖子求财的路子,无奈之下这才绝了生女的愿望。

  王招妹出生不久登记造册时一位老先生连连摇头,言称此名“命理阴柔、有干天和,五行刑克、亲鬼忌神”。老王家历代大字不识,这番言论虽听得糊涂,却也隐隐觉察不妙。

  王父忙恳请先生帮忙化解,不知这位先生存心戏弄还是真有门道,将“招妹”替为“招魅”,言道既可化解凶灾还仍有谐音不脱本意,老王家自是大喜,尚还设宴答谢一番,自此便有了王招魅的由来。

  这王招魅眼见李孝虞踏入厅门,忙慌乱地迎上前来,嗔道:“孝虞,你怎这个点才到,上午店里又死了人,老万心情差得狠,你可当心吧!”

  李孝虞仔细瞧了瞧王招魅,只见他右脸高高涨起,红肿异常,尚还渗出丝丝血迹,皱眉道:“你脸上这是怎了,伤得这么厉害。”

  王招魅苦着脸,怨声道:“被一个女客打了。”

  不待李孝虞询问,继续叹道:“这鬼差使要不是我爹逼迫,老子早不干啦。你还不知道,今早小赵找了老万请辞,今后这客房就只剩咱俩啦。”

  “小赵哥也走啦?”

  “这里又闹出人命,吓人怪道的,谁稀罕留在这。孝虞你可别走啊,不然剩我自己看他们打打杀杀死去活来,倒不如死了痛快。”王招魅一脸凄凉,悲道。

  李孝虞苦涩一笑,宽慰道:“你放宽心,我不会走的,不然咱这梦仙客栈岂不就要关门啦,万掌柜一把年纪,临老来祖业败落怎能经得起。”

  说着环顾满厅凌乱继续道:“这儿好端端地怎地又出了人命呢?”

  王招魅探头瞄了瞄后院的客房,心有余悸道:“嗨!还不是争客房。”

  说着他将李孝虞拉到墙边,窃声诉道:“昨夜我当值,本想安稳睡上一觉,谁知寅时来了一位女客住店,你也知晓咱店里除了天字号房哪儿还有空房,我便好言好语劝她另找别处。谁知这女客好生凶狠,非但不听劝阻,反手就甩了我一巴掌,这小娘们劲真大,我当场就被她打晕了……”

  王招魅摸了摸脸颊,龇牙道:“醒来就成了这个样子……”

  “无缘无故她打你作甚?”

  “她不是寻常人,早就察觉咱们天字号房没人住啦。”

  “天字号房?她住进去了?”

  王招魅撇了撇嘴,低声道:“哼,她不止住了,还把客房里大大小小的物事全部扔出门外,床榻桌椅也都不要,卧房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谁知道她是怎么睡的。”

  李孝虞道:“那罗神仙的铺盖衣物也被扔出来了?”

  王招魅点头道:“这才是最要紧的,天字号房向来都是罗神仙专用的,不知他怎生发现卧房被人占去了,今早派来手下问询,那两人刚骂了两句,就被那妖女打死了”

  他说着打了个冷战,心有余悸道:“就见那妖女伸手点了一下,人就七窍流血倒地不起了,真是吓人!”

  这罗神仙本名罗圈文,自封大罗仙,是沙塘镇的一名修士,道法精妙,早年创下镇上唯一的修道门派——大罗派。派中门徒众多,平日里在沙塘镇一呼百应,专断横行,却也无人敢惹。今日手下被人在自家地盘打死,恐怕难以善了。

  正当二人说话的当口,万掌柜一脸晦气地从后堂走出,恰巧瞥见二人窃窃私语,不由怒从心起,开口骂道:“臭小子,还不赶紧干活,当心扣光你们月钱!”

  两个小伙计吓得一激灵,忙低头打扫起前厅来。

  醉仙酒楼因这起人命,店中客人早就跑得一干二净,万掌柜暗自琢磨良久,咬牙道:“你们两个跟我来,会会那女魔头。”

  李孝虞闻言正要抬步跟上,王招魅一把拉住他,苦着脸道:“掌柜的,我昨儿被她打肿脸,到现在都还没好,我可不敢再去了。”

  万掌柜狠狠瞪了一眼,骂道:“没出息的东西,孝虞跟我走!”

  王招魅松开李孝虞,做了个鬼脸,欢快地提起扫把继续干活。只那万掌柜带着李孝虞,一步一步地向那天字号房走去。

  后院客房一片哑寂,一老一小踏上木梯,沿着回廊渐渐走向天字号房,行至门口老万停步,踌躇不安地搓了搓手,最终一咬牙正要敲门,房内倏地自行打开,一道曼妙的身影闪现而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